《藝術專欄》藝術大無畏 by Nunu Fine Art
#1 當代藝術商業模式

CAREhER 的首個藝術專欄由藝廊主人 Nunu 執筆,她說,當代藝術是知識性的產業,藝術家透過創作表達對議題的看法。那麼,是什麼影響了藝術品的價格? 藝術家和商品就如同一般的市場運作,也需要被行銷,第一集的《藝術大無畏》,就先從談談當代藝術的商業模式為專欄揭開序幕。
37 Shares
37
0
0

CAREhER:《藝術專欄》全新開張 ! 首個專欄由 Nunu Fine Art 創辦人 Nunu 主筆。她相信,藝術是知識,也是力量,因此將她的專欄名稱定為「藝術大無畏」,透過當代藝術的角度,切入社會、環境等議題。

未來,我們也將陸續策劃和邀請各領域的專業人才,一同為 CAREhER 的讀者打造更豐富的觀點和生活風格。

最近我在 Netflix 上看到一部紀錄片 “Pretend It’s A City” ,內容是名導演 Martin Scorsese 和經典紐約人、也是我非常喜歡的作家 Fran Lebowitz 的對話。第一集片子裡討論「人們為何會在紐約活下去」 時,Lebowitz 挑明「是因為有趣、好奇和韌性!」而活下來的假設,立刻把離開紐約六年的我,瞬間拉回04年決定去紐約、並且想留在那個城市的心境。

做一個活在當代藝術裡的藝廊主人

我叫 Nunu 。這個可愛的名字是在我還真的挺可愛的時候就有的小名;之後去了講英文的世界,就讓小名變成 ID 上的正式名字,現在演變成金山南路一段上我的藝廊的招牌:Nunu Fine Art 的一部份。我不是念藝術出生的。因此當一個不是念藝術出生的人懷疑自己的眼光和品味時,請轉身看看有些念藝術長大、也不一定看得出當代藝術所以然的人。去了紐約十年,在前老闆、同事、藝術家朋友們的相互刺激下快速的吸收,加上勤跑美術館和藝廊看展,從一個不小心踏入當代藝術打零工的人,變成活在當代藝術裡的人;然後在 2014 年回到台北,成為擁有一家專做當代藝術的藝廊主人。

這個專欄的開箱文,想先跟各位聊聊霧裡看花的當代藝術商業模式,以及這個模式當中被推廣的藝術家以及藝術品。(進入課堂的狀態…)

當代藝術的商業模式

當代藝術裡粗略來分,會分成一級市場 (primary market) 和二級市場 (secondary market) ,一級市場泛指藝術家工作室仍有作品產出,並且是收藏者透過不同平台可以購買的藝術市場。如同其他的產業,這個市場中的藝術家和商品還是需要被行銷,不過因為藝術作品的特殊性,最有力道的方式就是在學術聲量上堆積他們的價值,因此千萬不要懷疑也不用過度驚嚇,如果在紐約大都會美術館的 annual gala dinner 上,看到一個叫不出名字的威尼斯雙年展(La Biennale di Venezia)助理策展人被安排在主桌,隔壁是地表上一手市場最有權利的藏家夫婦之一 Edythe L.& Eli Broad 夫婦。二級市場多指已過世或是產能極低的創作者的作品,在市場上因為稀有性,所以大多經由拍賣上共同競價的方式來取得作品,至於上拍場買的作品一定比較好嗎? 這就見仁見智,有點像是在台東排2小時的隊為了一包沒那麼好吃的藍蜻蜓炸雞是一樣的道理。

(圖片提供: Nunu Fine Art)

除了一級和二級市場,在藝術市場裡有一群隱形權力掌握者,就是站在學術高塔上的策展人、美術館藝術機構的主事者、編輯室裡的藝評們,這些大頭目們以其寒窗苦讀幾十載的青春,所積累的學術成就和眼光,換得了藝術圈之中的聲望,透過不同的展覽策劃和白紙黑字的話語權墊高一級和二級市場藝術家的作品價格。然而這些學術中的「真正」具有高度影響力者,往往盡力讓自己的那隻搖籃手不要在商業市場裡有太多的攪和,以保持自身的中立性。我有一位老朋友是美國一本很重要的雜誌的總編輯,他曾經很明白的告訴我,在他們的辦公室裡有個非常明確的規定:業務部的人是不能走進編輯室的,以此避免下廣告可以左右媒體曝光率的猜疑。我想這應該是台灣不知多少藝術編緝朋友的夢想吧 !

當代藝術是一個知識性的產業。我總是會跟我的客戶說,我和他們之間不只是作品的買賣,更重要的是我們對於追求知識和討論議題的承諾。在每一次他們的收藏過程裡,這個交易記錄中其實更深刻的是我們對於知識的交換。當代藝術裡,藝術家是透過創作來表達他們對於各種議題的看法,而我也深深相信,當代藝術裡不單只是看似美以及舒服的表相樣貌,更重要的是藝術家終其一生追求和挖掘的信仰!因此我希望能透過接下來的專欄,經由我樸實無華的筆觸,聲聲道出這些年來為什麼這個行業如此吸引我,令我深深著迷至今。

藝術家對藝廊主的信任,是一手市場代理機制的基石。Nunu 攝於紐約藝術家 Rodney Dickson工作室。(圖片提供: Nunu Fine Art)

圖為路由藝術將於 2021 年 2-3 月展出古巴藝術家雙個展。兩位藝術家深受國際策展人肯定,並曾於威尼斯雙年展 (2019) 古巴館展出。(上圖為埃爾南德於威尼斯雙年展展出的〈自然的狀態〉、下圖為孔蒂諾之〈懺悔〉) (圖片提供: Nunu Fine Art)

  • 作品與藝術家簡介:

精心裁切、分層的紙張,構成了廣闊、靜謐的純白風景─紙張始終是貫穿古巴藝術家:阿拉姆娜.孔蒂諾  (Ariamna Contino, 生於 1984 年) 藝術實踐中最常用、也最引人入勝的媒材。

擅長解構社會政治或經濟題材、將深沉的主題埋藏於沉著平靜的白色紙面下,孔蒂諾 的作品往往令觀者以最安靜、也最猛烈的方式仔細思量。

孔蒂諾 的裝置作品:《懺悔》(Penitence),結合了壁畫尺寸的淨白剪紙森林,和成排樹的樹木幼苗。藝術家將製作該作紙雕所需的紙張數量,換算成欲彌補自然資源損失、而需償還的樹木數;在展期中, 盆中的幼樹慢慢抽高、開始佔據更多空間;最終,這些小樹被贈與觀者,讓它們隨機自由散佈在世界上。

「森林以這種方式生長,就像大自然一樣自發、不受控制。」 如此,孔蒂諾 的贖罪姿態也從個人走向集體、從單一地點指向多個地點。

筆者介紹

Nunu Hung,路由藝術(Nunu Fine Art)主人,紐約藝壇深耕十年後,將累積的視野和藝術美學帶回台灣。代理合作的藝術家多受機構肯定,如紐約大都會美術館、當代美術館、巴黎龐畢度中心、倫敦泰德美術館等;不僅如此,也不斷地向歷史上重要的藝術家推手看齊,放眼台灣、東南與東北亞等區的中生代創作者,持續挖掘並培養藝術新血。

活動快報

5 月 29 日與 CAREhER 一起離開繁忙的城市,到陽明山上跟著 Vicky 老師做正念瑜珈,聆聽兩位截然不同的新世代商業女性代表,分享她們如何在多種角色中轉換、蛻變,培育自己、他人,甚至是一個品牌,並與 50 位會員共度優雅的午餐交流時光。利用一個週六上午,找尋身心靈的平衡,過更有意義的生活!
37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