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你的熱情,找到轉職的下一步-專訪美國數位行銷分析師 Sharon 翟翎琇


【CAREhER ✕ Women Who Code Taipei】系列專訪 Ep.4

歡迎收聽六月份 20-20 women lead podcast,我是這集節目的主持人Yenting。

今天我們邀請到是 2019年被選為 Girls in Tech Taiwan 40 under 40 科技女性 Sharon 翟翎琇。Sharon 畢業於西北大學整合營銷研究所,專精數位行銷領域,先前在 Gap 服飾集團旗下的女性品牌 Athleta 擔任首席行銷組合分析師。在接受我們訪問時,也正準備要去 UBER 擔任 Regional Manager 負責美國、拉丁美洲與印度的行銷業務。

Sharon 本人非常的開朗有活力,在這集節目中也分享了許多她個人在數位行銷產業裡的學習和經驗,提到了他如何在團隊中建立自己的不可替代性,並在最後分享了幾點他從個人經驗出發如何為自己設立職涯目標,以及想給科技領域女性的建議。

讓我們一起來聽 Sharon 的故事。

歡迎追蹤我們的Medium帳號或是Women Who Code Taipei 粉絲專頁


1.首先可以跟我們介紹 Athleta 是一個什麼樣的公司嗎?

我在 Athleta 大概一年四個月。大家如果聽過 Gap 服飾集團,這是很大的組織,Athleta 是他在十幾年前買下的一間小品牌 ,專門做女性的 Active Wear、Yoga apperal;比較熟悉的可能聽過 lululemon,他是 Athleta 的競爭對手。Athleta 算是非常培力 women and girs,公司的文化是提倡每個人都有無限的潛能,只要你有對的心態,不只是你自己要成長,也是在幫助身邊的女生朋友和小女孩能一起成長。

我在裡面一年四個月主要的貢獻除了是在公司的部門之外,還有很大的一部分是有很多可以去創造社會影響力的機會。大家如果聽過 B Corporation 這個組織,他會認證除了賺錢還有回饋社會的公司,那 Athleta 就是一間 B Corp 的公司。

2.妳覺得過去所學的技能與經驗,是如何幫助你現在的工作?或是如何整合應用在 Athleta 裡面的工作?

我覺得最大的是心態,我在西北大學學到的 Customer-centric (以客戶為中心) and Data-driven (數據驅動)的心態 在 Athleta 運用得非常多。

Customer-centric and data-driven 講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上運作的非常需要你有很完整的資料的蒐集,不只是點擊資料而已,最好的狀況是要有客戶層級的 CRM(客戶關係管理),像是客戶名字、連絡電話、 e-mail與活定行為的表現怎麼跟實際的交易數據做連結。

當你在一間服飾零售商工作,畢竟不像科技公司,比如說 Google、Facebook、Uber、Lyfft 這種新創公司公司所收集的資料基本上是 digital native,而沒有所謂線上、線下這麼複雜的問題需要解決。

傳統零售業最難要解決的就是線上跟線下的整合,那這種就是非常需要你有資料庫的概念,就是如果我需要蒐集這樣的資料,那背後的數據要長甚麼樣子。

我在研究所其實有學到很多這樣的概念,就是你知道說各個資料庫的 database 長甚麼樣子,如果要自己去抓資料,你需要每個資料庫有怎麼樣的 unique key 去做連結才可以去抓資料。

工作上的硬技能 (hard skills) 其實基本上就是靠自己的努力了,最重要的是統計的技能 ,比如說跑 model。假設有 5個 variables ,那要怎麼知道哪些 variables 跟 sales 是有關係的,要怎麼去 序,這就要跑 model ,才知道 5個裡面可能只有 3 個跟 sales 是有直接影響的,再去跑3個裡面哪些是 immidate ,只要這個 input 給你、sales 馬上就會發生;另一些 varibles 是需要有 latency (潛伏/醞釀期) ,假設你今天收到廣告,你可能要等到兩個禮拜才會開始有 transation,所以這就是要跑 model 可以出來的。

再來是,如果你要做網站的分析,例如 Google Analytics 或是 Adobe Analytics,這就有很多工具,比如說要做 attributions,要知道在消費者買之前踩過五個點,有 Facebook、email、Google Search、Natural Search,那怎麼去 attribute,比如說你買了 100 塊錢,假設你有 5 個管道,是不是一個管道只有20 塊錢的獲益? 那這將你才可以去公平地估算哪個管道是否有效,這就是統計與 Web Analytics 的 hardskills。

3.我們假設在數位行銷領域裡的 hard skills 都有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你會是在哪一方面突顯自己的優勢,建立自己的不可替代性?

我覺得優勢跟不可替代性不會立馬顯現出來,第一個我覺得還是需要靠時間跟你和 business partner 建立的關係,建立關係就是講信任。假設你到一個新的公司,怎麼樣去透過你的努力和你被交代的事物上持續付出,也就是很持續的去打造穩定或是越來越好的品質和成果的時候,這樣子就會慢慢地被注意到。因為大家不會立馬地注意到說你的哪個技能很強,一個新人進到一間公司,需要慢慢的建立大家對你的信任感。這方面我自己還滿有意識的,我會很專注地去聆聽我的 business partners 他們要的是什麼。

另外我自己的處事方式是,別人叫我做一,我一定會去問這個一做的有沒有價值、持續性如何、能不能解決核心問題。因為很多時候,領導階層會因時間的壓力或是在緊要關頭需要做決策,會需要很快的回答這個為什麼會這個樣子。但是如果你有數據支撐的話,你其實要去質疑這些決策是不是真的能夠回答核心問題,你還是可以去挑戰說我覺得這個問題還可以用更好的方式回答,並且跟你的主管或是 business partner一起重新思考問題。

我覺得這個能力真的是需要花時間的,第一對這個產業裡所需的 hard skill 要有一定的能力,第二是對這個產業的敏感度,第三還是要了解每個公司的歷史跟他們做事的方式。以我自己的狀況來說,大概六個月的時候可以感受出來這個公司的文化,跟他們做事既有的行為。當我大概知道這個既有的行為然後慢慢試著融入之後,到一定時間就會建立自己的 credibility 之候便可以有禮貌的去提出疑問或挑戰。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而是說你有批判思考能力的時候可以去做這樣的事,我覺得在我們公司是還蠻欣賞團隊成員有這樣的能力。

所以你自己講到這其實是,要先時間培養關係,然後可能你要循序漸進去挑戰,或是去想不同的解決方式。

4.你覺得現在的領域,有哪些是你覺得很重要的核心價值?就是一個理念型的價值,你覺得在數位行銷的領域你覺得最重要的一些key word?

我覺得key word很多人都會講,像很多人說 "Customer centric, data driven",我覺得很核心,但是執行起來非常之困難。另外一個我也蠻有興趣,但是我還沒有做到太多的是做 AB test 。雖然說可以做 model可以forecasts,去預測下個月的sales是300萬好了,但是我剛說過要移媒體,就是假設我把Facebook上的預算移到google上去。那我怎麼知道我移的那個是好的決策還是壞的決策,那如果你一次把所有的都移過去,把全部都投放到google去,那你就沒有辦法比較A跟B說給和不給之間的成效差多少。

你需要去結合AB testing,去看你的成效和strategy到底是好還是不好的。所以我覺得,講到核心價值,marketing mix model 不是完全的解決方案。其實很重要的核心價值你是要結合AB testing,然後有一個非常敏捷的流程,若你沒有一個很彈性很敏捷的工作模式。你決定了說你要移多少的預算,但是你沒有一個流程去設計測試,但這個時候你的 prime time已經過了,但 model 其實是有時效性的,會根據你data截下來的時間。所以我覺得是要結合一個快速的流程才有效用,假設我移了200萬,那就要去想怎麼去設計AB testing才有效用,然後要怎麼跑以及怎麼做分析報告。

我覺得核心價值是要快,是說整個組織的速度以及組織的人,人是最需要但也最難整合的。

因為如果你不是像科技公司一樣已經有很成熟的PM 制 (product management) 的制度。若你在一個比較功能導向的組織,finance,inventory,marketing,sales 等部門職能都分的非常開,當你要去AB test 設計,沒有一個橫向整合的人,其實會非常花時間。因為要去確認誰負責什麼,什麼時候要交,沒有一個橫向整合的 product manager 的話,是非常難抓到各組織需要的資源,去支持你的AB test。所以很多的情況我看到是,大家知道去做AB test很重要。但是沒有人去負責一個組織的橫向整合時,有很多溝通在email裡或會議裡面會遺失掉。所以核心價值真的是速度,然後橫向整合,AB testing還有modeling 是要同時進行的。

之前在做訪談準備資料的時候,Sharon 有提到有兩個主題特別想和大家分享
1. From nothing to everything
2. Self-awareness and Growth mindset

5.Sharon 是從哪一些經驗感受到 From noting to everything ,具體來說在你身上又是什麼樣的體驗呢?

針對第一點, 這個觀念是當時在美國時參加一個個人成長與 Self- leadership 的一個課程學到的一個概念, 主要是訓練自己的self - awareness ,把自己的心態歸零的狀態, 例如:凡人在工作/家庭/生活中會有很多你正在經歷與需要解決的問題,人如果一旦進入了這種為了過日子的模式,就很容易出現自動導航的狀態,就很容易失去自己最真實聲音的時候,因為我先生曾經也有上過此課程。

當你在自動導航時,你很容易失去自己最準確的判斷,因為就很像交給機器去做決定一樣,很容易忘記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與自己的熱情,這個課程也會教導一些工具,讓你自己去忘記,回到歸零的狀態。

6.我覺得這是蠻好的提醒,但我也很想問,當你沒有包袱的時候,你可能什麼可以做。但那歸零以後要去哪呢?雖然說哪裏都可以去,但不會感到有迷失方向不知道要去哪裡嗎? 就好像得到一張環遊世界的機票,雖然很開心,但不知道第一站應該去哪比較好?

我覺得要找出要去哪裡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問自己,我的熱情是什麼?但其實兩年前我自己也是找不到熱情。我想這跟台灣的教育有關係,因為從小就是為了在考試中得高分,拿到更多的證照,制式的教育,固定的ABCD的答案,無法思考與揮灑自己的情緒。

但在很安靜的狀況下,問自己,你的熱情是什麼?答案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在沒有包袱且安靜的狀況下的時候,每個人其實都有能力去回答這個問題的,找到自己真心的熱情。

問自己自己的熱情是什麼,就會找到自己的下一步要去哪裡。例如當時我在美國找工作需要從第一份工作換到第二份工作的時候,其實第一份工作到最後真的很無聊,真的不想要每天都在做一樣的事情,因此思考自己到底做什麼樣的工作才會讓自己開心、讓自己每天都會想去上班。所以我就問我自己,Where’s that passion? 我就定義出來我自己的熱情:我要站在行銷、資料跟人的這三個交叉點中,只要工作中有接觸這三個點,我就會很開心,這是我的熱情所在,這是我自己去創造的,每個人都有能力去創造這個的。

7.所以你當時覺得很無聊的時候,你去定位你自己的熱情,因此找到這三個點,但當時你在尋找的路程中,你有掙扎過嗎?

有啊!一開始是有面試就會去,但當時為了更多的面試機會,勉強自己去套入每個面試要求的 Job description,那時候也面試的不開心,先生問我為何不開心? 你不是想換工作嗎?那你面試應該要開心啊?
但我覺得我不開心不起來,因為這些工作都不是我想要的,我還要強裝我自己很會。

例如, Data Scientist,聽起來很酷、很Sexy,可以賺很多錢,所以我就去面試了,但我其實沒有很喜歡每天都在跑模型、建立模型,我還是很想要有跟人相處的工作去解決問題的能力,從此以後只要 job description 中有出現讓我稍微疑惑的點,覺得這可能不是我想要做的事情,我就不會硬逼自己去成為他們想要的人。

我會盡量讓自己 Really be who I am,找工作的時候就會真的去講我的熱情,並不是說 Job descripton中只要有提到十點,我就會跟對方說這十個點我都會。我不會再像考試一樣的心境,我反而會說這十個點我只會六個,但我其實其他點加起來我是非常厲害的。相較之下,真正有表達出來我的熱情拿到的 offer 都比那一些我免強自己去符合 Job description的好。我講我熱情的事情,講為什麼我會喜歡這些事情,我可以貢獻的是什麼,這時候的結果就會是不一樣的,心態也會轉變成非常有力量的感覺。

蠻有趣的歷程,一開始說到數位行銷與資料科學家的時候,以為只是單純的不想要天天跑模型,沒想到後面有一段歸零的故事。

8.所以這可以連結到一開始你說到的 Self-awareness 跟 growth mindset 的部分嗎?

Growth mindset 成長型思維,其實是我在Athleta 時非常崇尚的一個文化, 成長型思維的相反是 Fixed mindset 固定型思維 —— 說一就是一,my way is the way。Growth mindset 就是一定會有更好的解決方式的這種心態,那比如說 Fixed mindset 就是避免挑戰,遇到困難就要放棄,別人給你回饋都覺得別人在批評我,或者是別人成功就覺得自己受到威脅。相反的成長型思維在看到任何困境的時候,都會轉化成這是一種挑戰、這是一個機會,遇到任何的阻礙都會想說我不能輕易的放棄,我一定要想辦法突破,一定會花時間聆聽別人的回饋,從別人的回饋去學習與成長,會慶祝別人的成功而不是受到威脅。

我在接觸成長型思維的這一年多中領悟到領導力,領悟到成長不是只有自己的成功,當你到一個經理的職位,需要帶人的時候,你是需要讓共同的人一起成長。

成長型思維我自己的解讀是,自己一個人的成功其實是毫無意義的,因為畢竟是為一個組織為一個團隊貢獻,要成功的時候,應該是要我自己的圖隊或是跨領域的伙伴,一起變得更好。不見得是每一次都是成功的,但當失敗的時候,我們還是要學到東西,還是要往下一步去前進,這是一個整體的成長,並非我自己一個人成長。 這個思維也讓我在公司被突顯,我就是一個非常團隊合作,並非只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很棒很自私的人,是為了要讓整個公司和團隊都一起進步的人。 這個方面對我來說是是非常有幫助的。

對我而言,我在帶團隊的時候,運用到非常多成長型思維的,雖然在 Athleta 我還沒有帶團隊,但我下禮拜一要去Uber 報到的時候,我就會帶領團隊,不只帶美國團隊,也會帶拉丁美洲與印度的團隊。

9.你有什麼建議給想要踏入這數位行銷領域的人們?

1. 自我的認識:不侷限在認識自己怎麼思考,要去認識自己是否有一些沒看到的盲點,可以去參加一些自我成長的工作坊,或是找自己的role model聊聊,這些都是自我認識的過程。

2. 要找到自己的熱情:但這跟第一點其實是環環相扣的,找出自己的長處,認知自己的短處,並想辦法去培養出可以互補的能力。

3. 去 connect:其實國內外都有非常願意幫助年輕人的傑出人士,台灣人不管到哪裡都是非常團結的,他們都非常願意給你feedback的,像是LinkedIn,不要小看自己的能力,即使是一個email一個訊息或是透過人介紹,甚至是自己主動去連絡一些很酷的組織,像是 women in data science,也是我看到報導後去主動聯絡 。不要害怕,在這個數位時代,什麼人都遇的到,沒有什麼不可能的。 只要你夠勇敢,臉皮夠厚,不要怕被拒絕。

我很喜歡的座右銘: Life is about opening your heart, having it get stone on, and having the courage to do it again,中文就是說,你要敞開你的心,縱然被踩踏,你還是要有勇氣再次敞開心房。一定會有挫折,但你發光的時刻就是當你不斷的在挫折中復原,然後去找到你下一個熱情。但這是需要練習的,不要放棄。身邊不論男女,只要有你想跟他們學習的人們,不要害怕,直接去跟他們聯絡與學習。

謝謝大家收聽20-20 women lead podcast 六月份的節目,我是這集的主持人Yenting。我們下個月 20號邀請到的是 Shopline 的 COO & CO-founder Fiona。如果你也想了解更多科技女性的故事,別忘了訂閱我們的 podcast喔!

本集節目製作人是Yi-ying Chen & Jane Shih 。也特別感謝製作團隊 Tai Tsao, Jean Wang, Olivia Lin, Lily Hsu, Elisa Chang, Rafeni Lee, Joy Kao, Rae Chen, Rene Wang, and Vanessa Leung

我們下個月見。


/ About

20-20 Women Lead Podcast 希望能鼓舞科技女性勇於突破,逐漸消彌「科技業」兩性主管的比率差異。 透過訪談,帶聽眾了解,正在/已經踏出與眾不同一步的科技女性所作的事與心路歷程。

在 2020 年前我們將訪問 10 位女性、製作成 10 集、20 分鐘的節目、在每月的 20 號發佈。希望能啟發科技女性,率先採用新的技術、設計嶄新的產品/服務、或創造新的模式。鼓勵女性勇敢踏出「與眾不同」的一步、接受挑戰。

2019 / 6 /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