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sic

葡萄牙酒莊第 15 代繼承者- 擅於說故事的 Francisca

葡萄酒家族的第 16 代 Francisca Van Zeller, 我們問她身為女性在製酒業有沒有任何的不方便,如果硬要說的話可能還有一些優點吧,特別會說故事等等。我覺得任何女性只要認真的做自己有熱情的事情,都是很大的優勢啊!
0 Shares
0
0
0

葡萄酒一直都帶點文化的隱喻,不管是精緻餐飲在重大節日或慶祝時運用的搭配,還是都會女性下班在家來一杯紅酒的場景,懂葡萄酒喜歡葡萄酒總暗示了「懂生活」- 這個繁忙的職場人想追求的平衡。

偏偏葡萄酒豐厚的層次我一直沒機會領會到,因此當朋友說遠從葡萄牙酒莊的第 15 代繼承人 Francisaca 要來台灣拜訪時,我急著做功課。當我問起朋友葡萄牙酒的特色時,他只跟我說:「波特酒,她們國家最有名的是波特酒,適合搭 cheese 」

真有幫助。

和 Francisca  相約在星期六的中午,她剛剛從美國芝加哥參展巡迴到台北。雖然知道前一晚皇家馬德里打贏球賽,但我只確定 Christian Ronaldo 是葡萄牙人,印象中歐洲人很在乎自己的國家定位。散步在午後的民生社區,大學在倫敦唸傳播的 Francisca 和我聊起了在酒莊長大到繼承經營的點點滴滴:

Q. 很少亞洲人在紅酒製造產業中長大,身為葡萄酒家族的第 16 代可以跟我們分享那是什麼樣的生活呢?

我很幸運的生長在一個充滿了酒的家族- 我的父親是酒莊繼承人,而媽媽的家裡是化學工業,在二次大戰的時候她們把酒做成粉末在軍隊中可以飲用。

我對酒的第一個記憶是波特酒 (註1) 的氣味,是來自於 Quita do Noval 酒莊的酒桶。我的家族擁有這酒莊超過200年,但在1993年出售了。初次品嚐波特酒的記憶是在飯桌旁,我坐在我爸爸的大腿上,用我的手指在酒杯中浸沾著。記憶中那是一個多汁的液體,有果醬的口感和帶辣的刺癢感。很相像於我曾嚐過的覆盆子果醬。我想就是這樣不知不覺在葡萄酒的世界中長大的。

到了大約是我 10 歲左右,我跟著父親到實驗室品嚐他創建的各種混合酒。之後我告訴他,當我長大後,我想成為一個“煮酒師 (wine cook) ”,因為所有的混合過程讓我聯想到,所有與祖母一起烤蛋糕度過的下午。我父親後來解釋說,這便是作為一位釀酒師的過程。

Q. 要在這個產業大學有相關科系選擇嗎?怎麼會想到新聞系呢?

到了要選擇大學的科系的時刻,而我始終渴望去不同的國家學習釀酒的藝術。但是父親卻告訴我,在葡萄酒世界中最重要的藝術之一 – 是說故事的藝術。

認真思考父親的話後,我便按照我的第二愛好,雙修歷史系和新聞系。但是這並沒有和酒的藝術不相關,我覺得在酒的世界中,保持開明的心態很重要,傳遞酒莊本身的品牌和背後的故事也很重要。這些跟我的科系是習習相關的。

我在大學學會怎麼述說整個製酒的故事,也讓我打開心胸學會擁抱不同的文化,找到相似的地方,這些對我的工作都很有幫助。比如說日本跟葡萄牙的食物是很相似的,像說到日本麵條就可以聯想到義大利麵等,這些類比在餐酒的搭配上也可以有很多類似的地方

Wine is about sharing a culture without imposing on the other culture

我一直覺得學習品酒是要讓酒融入喝酒的人文化中,而不僅僅是把原產地的文化整套搬過來,所以最有趣的便是在這過程中發現到不同的場合或者食物和酒可以怎麼樣互補與搭配。

Q. 怎麼決定何時該回去家族酒莊幫忙?

我從來沒有離開過酒的世界,因為我總是會回家,或是去參加各種不同國家的品酒會,像是有一股潛在的力量在鼓勵著我。 我參與了家族每一年的收成,也親自“踏入 (foot tread ) ”了芊塔瑪利亞的第一個年份 – 1996年的酒。

經過 5 年在各個不同方面的經驗,我開始覺得只在葡萄酒世界邊緣學習,並不足以滿足我對酒的熱情和好奇心。因此,我申請了一個位於葡萄牙南部的知名葡萄酒公司中的職務,從此得到了廣泛的葡萄酒業務經驗和知識。

2013 年開始,我終於正式和我的家人在千塔.瑪麗亞學習釀酒。我承認這是讓我害怕的一大步,因為我感覺到這將是一個巨大的責任、一個重要的角色,我的一生將會被其所牽絆。正式踏入醸酒一年後到現在,我可以肯定的說,我從來沒有為了自己所擁有的一部分,感到如此地自由及美好過,因為我得以延續著那個在 1620 年就開始葡萄酒貿易的家族故事。

Q. 可不可以給我們這些初學者一些怎麼選酒的建議呢?

如果你不懂酒卻想學習,我建議你找信任的釀酒師或者代理商直接詢問,那些證書或是認證等其實只是初步的篩選,不一定可信,但是從值得信賴的人口中得到酒的知識,例如餐酒的搭配、各種場合例如婚禮應該要用哪種酒等等,可以有很多收獲。

即使是像我自己要去南非,我也是從身邊的人開始問起南非有什麼非嘗不可的酒類。另外,我也會從一些專業的刊物像是雜誌等認識新的酒類,透過閱讀,我可以知道整個酒莊的歷史、釀造法等等。

Q. 葡萄酒業是一個女性會特別受矚目或是有任何不公平對待的行業嗎?

如果有不同,我想也是優勢。

我在葡萄牙和我的朋友們正在建立一個 Protugal Wine Ladies 的協會,這是因為葡萄牙的媒體朋友機緣巧合下成立的。我們 12 個人一起參與拍攝紀錄在不同酒莊工作的女生,因為背景類似大家認識後並且決定一起互相幫忙。

身為女性在製酒業沒有任何的不方便,如果硬要說的話可能還有一些優點吧,特別會說故事等等。

我覺得任何女性只要認真的做自己有熱情的事情,都是很大的優勢!

所以我們是因緣巧合之下就創辦了這個協會,目前有 12  個酒莊,發起人都是在她們公司中佔有重要的角色,希望能夠透過這個方式向世界推廣葡萄酒。也因為這個組織,我們互相分享資源,才得以去芝加哥參展。

在歐洲人身上總有種不用力的優雅,葡萄酒是生活的一部份,非關身分非關品味,而是一種生活態度。 Francisca 談到對亞洲(尤其中國大陸)飲用葡萄酒的觀察。她相信紅酒在中國市場會越來越蓬勃發展,「因為在北京時候,晚餐吃好久開好多酒,重點是喝了很多後還是可以跟我談生意。」

談到餐飲跟酒的搭配還有品酒習慣,她也侃侃而談出許多亞洲城市的觀察,言談如她自己說的「保持開放的心胸來認識不同的文化」。臨別前,高挑的她熱情的說:「妳們如果來歐洲,一定要來我們酒莊,八九月莊園收成釀造,我們會很累但是訪客來最好玩的日子。」

那瞬間我發現 Francisca 為了接掌百年家族酒莊,一直在充實調整自己且樂在其中。

加入 CAREhER 擁抱更多他國文化

註1. 波特(葡萄牙語:Porto,英文:Oporto)

是葡萄牙北部一個面向大西洋的港口城市,17 世紀後大量的波特酒從這裡運出,波特酒的名字便是從此而來。這個地區因為很熱,葡萄很早就熟成,因此波特酒通常比較早出產,波特酒的特色是特別甜。

0 Shares
1 comment
  1. 很喜歡這篇!尤其是提到「說故事是葡萄酒世界中最重要的藝術之一」,強調傳遞品牌及背後的故事,品酒不只是品酒這麼簡單而已。我絕對相信故事打動人心的能力。下回有機會品酒,首先了解它的來歷和背景文化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