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 從不會法文到L'OREAL巴黎總部的行銷路

六年– 從不會法文到L'OREAL巴黎總部的行銷路

2013 / 5 / 5

via CY Chang

via CY Chang


張淳絪,年紀輕輕便擔任 L'OREAL 巴黎總部國際專案經理 (Chef de Projet International),負責開發 L’Oreal Paris 品牌亞洲區保養品。
被彩妝、保養品圍繞不提,工作地點更是全世界浪漫指數最高的都市。在許多女孩眼中,她有全世界最棒的工作。
同時,這也是她花了六年才爭取到的理想工作。
台大經濟系畢業後,淳絪在金融與行銷業中抉擇,因為拿不到行銷面試,她先進金融業工作,伺機尋找機會轉行,或更正確地說,製造機會。
她到巴黎高等商學院 (HEC - École des hautes études commerciales de Paris) 攻讀 MBA,在 L’OREAL 巴黎總部實習,回台灣 L’OREAL 工作四年後,她重返巴黎。
這是一則真實的,理想實現的故事。

Q1. 我們先從妳什麼時候開始有這個法國夢聊起!

應該是大學法文課吧。

via CY Chang HEC campus

via CY Chang HEC campus


我大學選修法文,才學了一點就跟朋友去法國自助旅行。對我來說那二十五天的旅行是很特別的經驗。我們在台灣接收到的「西方資訊」多半是「美國資訊」而非整個西方世界。實際用腳在歐洲走一趟後,我對許多事物留下深刻的印象。
學生時代,行銷就是我的興趣之一。但大學畢業後嘗試投行銷工作,我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
為了得到想要的職業,我設定「工作→進修 MBA →轉行」的路徑,替自己增加機會。
選擇 MBA 時,我把目標鎖定在歐洲學校,特別是巴黎高等商學院 HEC,因為我想去的公司幾乎是法商。比起學校在台灣的知名度,我更在乎哪裡可以讓我找到不一樣的機會,我想換個方式跟其他求職者競爭。
 

Q2. 你在巴黎唸書,也在 L'OREAL 總部實習,為什麼最後選擇回到台灣?

MBA 畢業後,我一開始找實習,連續收到六封各大精品美妝集團的燙金感謝信,文雅又殘酷地拒絕我。最後才爭取到 L’OREAL 在巴黎總部 Asia Zone 的實習機會。
實習時不只有語言挑戰,面對亞洲 12 個國家各種問題,和 L’OREAL 內部賽車般的運轉速度,讓我在六個月內大幅成長。實習結束後我面試正職,儘管已經全程用法文,卻還是因為語言的緣故被拒絕了。
當時我很沮喪,實習的老闆特別把我找去,不但肯定我的工作表現,還鼓勵我想想自己的中文優勢,建議我回亞洲看看,累積第一線市場的經驗,才更有機會回巴黎做上游的品牌開發工作。
當然,我曾經懷疑過這只是安慰的台詞,但最終我選擇相信,因為,我想要的是在巴黎做喜歡的工作,不是在巴黎做個還可以的工作。
人可以跟很多事物妥協,唯獨不能跟理想妥協。所以當時雖然有其他公司正在跟我洽談,但我接受了老闆的建議,他立刻將我的履歷轉回台灣 L’OREAL。
往好的方面想,經過這麼多年,我總算拿到行銷正職的面試機會。
 

Q3. 在巴黎,你參與產品在亞洲區整體策略規劃,在台北,你從第一線儲備幹部做起,是什麼感覺?

via CY Chang

via CY Chang


在台灣 L’OREAL,我跟剛畢業新鮮人一樣從儲備幹部做起,即使我有工作經驗、有 MBA 學位。
老實講,面試時聽到這個職缺,我有些不滿,台北的人資總經理看出來了,她說:「我知道讓妳從儲備幹部做起,妳會很不情願。但我們不是一間讓員工職涯發展倒退的公司。有實力的人,將來的路不會跟別人一樣。」所以我決定接下這份工作。
她說的沒錯。調整心態後,我發現儲備幹部有很多優勢,起先看不出來,但會隨著時間慢慢發酵。做儲備幹部輪調的九個月,我得到各部門前輩的寶貴叮嚀,好像帶著通關密碼上路,之後更常得到這些人脈的幫忙。同期的同事儘管在不同品牌部門,依然常互相鼓勵,我並不是獨自一個人努力。
美妝市場變化迅速,競爭品牌各出奇招,行銷的工作又繁雜,需要隨時保持彈性、同時處理多件任務,才不會被速度感吞噬。L’OREAL 是業界有名的「混亂」,很多事沒有清楚的職掌和章程,儘管不確定感帶來巨大壓力,但對我這種喜歡自己找機會的人來說,卻是「能照自己方式做事」的大好時機。幾年下來,我見過很多高手,各自有一套生存之道,我喜歡到處偷學大家的武林秘笈。L’OREAL 雖然混亂,卻是個讓人能敢於冒險,容許犯錯的地方,也是有可能少年出英雄的地方。
我們同事間常開玩笑,進這間公司就像被丟進游泳池的小寶寶,要自立自濟,如果有本事游上岸,就再踹一腳踢下去。聽來似乎可笑,但某種程度來說,市場激烈的競爭不也正是如此嗎?
在台北工作時,每年的年度評鑑我都和公司擬定績效目標,評量我要進巴黎 DMI (品牌開發部門)尚須達成的能力標準。
這期間,我曾累得想放棄,但最終都堅持下去。經過了四年,終於有面試的機會。
 

Q4. 我們一直說這是你理想的工作,能不能介紹你目前的工作內容,以及你為什麼這麼喜歡行銷?

via CY Chang desk top

via CY Chang desk top


我現在在 L’Oreal 巴黎總部做行銷開發 (DMI, Développement Marketing International) 的工作,與歐洲和美洲的團隊,開發未來的產品和廣告素材。
DMI 的主要工作是提出未來三到五年的品牌策略落實到新產品、並創造出「產品概念 (concept)」。
產品概念,是要替這還在孕育的產品寶寶創造一則吸睛的故事。大至廣告視覺,小至產品顏色、氣味、觸感……包裝設計、科學功效測試,都是故事的一環。你得專注在每個細節,才能堆疊出美感,但同時又得保持創造力和控制成本才能看清楚全局,這是非常有挑戰性的。
對行銷開發人而言,今日市場上發生的事情已經是歷史,我們得從已知的歷史找到品牌的未來。這其實正是許多人對行銷的終極夢想—開創品牌的未來命運,甚至改變市場。
我這六年來從實習生、第一線產品行銷、到現在開發未來產品概念,正是一步步朝這個方向努力,現在在總部從事行銷開發,終於滿足了這個夢想。
 

Q5.    你從台灣外派到巴黎,面臨到哪些挑戰嗎?

調到巴黎後,我才發現許多事要重新學起。以 Manager 的身份外派的困難點在於,一接下新工作就得粉墨登場,加上得適應新的生活環境,種種難題,前六個月我常常問自己:「不就是一份工作,選這麼難的幹嘛?」

via CY Chang

via CY Chang


幸好同事幫助我重新適應法文,讓我先過了一陣子聽法文說英語的雙語環境。他們居然還安慰我「DMI平均九個月就會上手,妳要堅持。」比起一般工作預期三到六個月的緩衝期,同事居然說「九個月」就行,當下我有點傻眼。卻也更萌生一股鬥志, 我從沒想過要打退堂鼓。
這裡有世界各國的佼佼者,聰明、專注力高,與他們共事讓人充滿鬥志。有些同事沒有第一線市場經驗,但是他們對美感很敏銳,不受商業思考的限制,創意爆發力十足。像我這樣在市場待過的人,看到一個產品,則立刻能畫出它的延長線,知道該怎麼操作行銷跟競品對打,推測消費者可能的反應。這些都是過去幾年累積下來的基礎。
我的求職之路雖然拐了幾次彎,但每段路都走得很值得。

Q6. 終於到巴黎做著喜歡的工作了,你是如何制定跟規劃目標的呢?

photo credit: TaylorMiles

photo credit: TaylorMiles


我原本是個愛規劃的人,記事本上總是寫滿滿的。
但關於規劃,我有一次很特別的經驗,發生在當年唸 MBA 連實習都找不到的時候。
那時我向一位老師請教該怎麼辦,他要求我試著去過一個沒有規劃的周末。
周末來臨時,我起先有點慌亂,因為不知道要做什麼。但靜下來後,我記起一些想做但始終沒時間做的事。最後,我整個周末都在做「想做的事」而不是「規劃好的事」,意外地過了個很充實的周末。
這個經驗讓我學到,雖然規劃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了解自己。
多跟自己對話,找到自己喜歡什麼,適合什麼。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才能追求對的目標。目標錯了,再完美的規劃也只是枉然。我不相信「堅持就會有結果」這種話。不過我相信,了解、認清自己,當理想自我與現實自我在天秤上能夠達成平衡時,才會真的開心。

Q7.    可以和我們分享法國的工作哲學嗎?

via CY Chang

via CY Chang


法國人很重視家庭與生活。法國青年就算住外面,每隔兩周左右也會回家拜訪父母。法國人常給人懶散的刻板印象,正是因為他們家庭觀念重,認為該把時間保留給家人, 保留給自己的私人生活。他們認為工作是工作,跟生活是兩件事情,法文「工作」這個單字 travail 其實源於拉丁文的 tripalium,意思是「折磨人的刑具」。對法國人來講,只會工作的人沒什麼好驕傲的,他們更重視經營生活。
重視家庭、重視私人時間、重視經營生活,這幾樣加起來,才給人一種法國人不重視工作的懶散印象。這影響我很多,因為我發現能夠豐富生命,讓我快樂的,並不是單純的工作成就感,而是自我實現的成就感。
這兩樣乍看之下相似。但代表的是不同的價值觀。也因為認同這樣的價值觀,我當初才選擇回台灣,而不是硬待在巴黎。
不過,全球化浪潮席捲下,法國人現在也提高工時。法國的工作可以分成兩類: Non-Cadre 和 Cadre 。前者屬一般職位,法定一周 35 小時,後者屬專業職,能升遷至管理階層,工時相當於責任制。像我通常八點左右下班,許多同事也跟我差不多時間。但比起加班的人,更多人是八點以前就提早到公司,為了準時離開。
說法國人都工作不認真,其實是有點不公平的。

8.    對於還沒進入職場,或還在職場裡迷惘的年輕人,妳有甚麼建議嗎?

photo credit: pamhule

photo credit: pamhule


我覺得台灣的社會風氣和教育最大的問題,是沒有引導大家在成長過程中發現自己是誰。每個人都深怕當異類似的,盡在「主流」的路上競爭。殊不知所謂的許多「流」,往往只是有時效的「潮流」。
我們必須先突破追逐主流的迷思。
台灣過度推崇了「努力就有收穫」這個觀念,又不相信「人各有天資」,喜歡搞假象的平等。好比龜兔賽跑,我們都下意識地會站在烏龜那邊吧。但這故事的本意應該是警惕兔子們勤勞的重要,不是去鼓勵烏龜去跟兔子賽跑啊。
能力分班、升學門檻這些制度原本立意良好,能充分發揮每個人的特質,只是台灣現在的相關配套很弱,職技體系不受重視,社會又充斥著唯有讀書高的氛圍,彷彿不擠身「主流精英階級」就無路可走。
這時,政府和師長還一直拿龜兔賽跑來激勵我們,蹉跎青春在沒效率的努力上。
在我看來,厲害的兔子是根本不會偷懶的,這樣,烏龜再怎麼努力也不會贏。
我相信每個人都是某一條跑道上的兔子。與其勉強自己做一隻跑不贏的烏龜,不如做一隻不偷懶的兔子,找到你的跑道,快快樂樂的跑,那時,誰都贏不了你。

9. 如果有,請和我們分享您的人生楷模 (role model ) 或者人生格言

「我努力,是為了有一天可以只做我喜歡的事。」
很少有人能夠一開始就做到喜歡的工作,但就算從不怎麼理想的工作開始,還是可以享受往目標邁進的過程。無論是因為轉行、還是升遷,每當往夢想更靠近一點,工作中喜歡的部分就會再多一點,討厭的部分再少一點。
對我來說,「喜歡的工作」是「喜歡的生活」的一部分,不想為了生活被迫去做一堆討厭的事。
為了越來越接近這個願望而努力,感覺不是很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