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感同身受投入醫療產業:台灣 Mundipharma 藥廠產品經理 Andrea Wang

因為對於醫病治療的熱情,原本念生科的 Andrea 決定投身臨床,加入 Mundipharma ,一個全世界排名 50 名的家族藥廠。Andrea 從香港公司到台灣,從醫務醫事部門到行銷,她要跟我們分享在藥廠工作的經驗
21 Shares
21
0
0

Hello 各位 CAREhER 的讀者大家好,今天我們人生轉變時的語音專訪邀請到一個特別的朋友,目前她在 Taiwan Mundipharma ,一個全世界排名 50 名的外商藥廠擔任產品經理,我們歡迎 Andrea!
Hello 各位聽眾大家好,我是 Andrea

先請 Andrea 跟大家介紹自己的工作,因為大家比較常聽到的是科技業的產品經理,那藥廠的產品經理他們的工作是什麼呢?

我現在工作的是在一個外商藥廠,雖然是藥廠,其實跟很多其他產業一樣,我們也需要經過整個研發、查驗登記、生產、物流,最後到行銷銷售這些步驟,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們提供的產品是用來治療疾病或緩解症狀,而我們的客戶群是專業的醫護或醫藥人員,但是依我現在的工作 ─ 產品經理來舉例形容執掌的話,就是這麼多部門、各類活動就好像交響樂團裡需要很多樂器,而產品經理就是要確保這些樂器在演奏的時候可以互相協調,大家一起合奏出一章好聽的交響樂章。

而且這個交響樂章還和我們的身體健康息息相關,所以更重要。
我比較好奇的是妳大學唸的是生科,到後來是到美國德州念研究所才開始念跟藥學相關的,為什麼會想要加入藥廠這個行業呢?

這個歷史有點久遠,因為我十四歲的時候得到甲狀腺癌,在那段期間主治醫師的醫療團隊非常細心、周到的照顧,所以讓我非常感動,也希望等我疾病痊癒之後,我可以貢獻我自己的所長,幫助整個醫療的整體環境及療法的進步。
所以後來在念研究所的時候,我就加入癌症的研究團隊,除了基礎研究的訓練,找出新的療法、target (治療標靶)之外,其實我也有臨床訓練,包含跟著主治醫師跟診,參與新的病人治療計畫的訂定,從中我學習到非常多,也非常有興趣,間接了解到除了基礎研究找出新的藥物發展標靶之外,還有臨床照護中間,還有一個角色其實就是這些藥廠,它可以幫忙提供更新更好的治療選擇,給臨床第一線照護病人的人員使用,之前我沒有選擇做第一線臨床醫師是考量到我還在做治療,痊癒之後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足夠的體力,可以完成醫師的養成訓練。大家都知道實習醫師、住院醫師的養成過程,非常辛苦,所以當時就想說依自己的專業,還是想要投入在治療的進步的話,還有哪些角色可以選擇。
除了技術研究之外,畢業以後就決定加入藥廠這個行業,因為它剛好是離臨床還是比較相近,同時將自己的所長來幫助引進更多的治療藥物到市場。

因為妳身體遭受病痛的經驗,讓妳在選擇職業時有很完整、深入的考量,妳的工作態度是否因為生病而有所改變?

真正生病之後,深刻體驗到生命是非常短暫,希望自己在能力所及之處,如果有任何能嘗試的新機會,我都更積極地做不同的嘗試,因為現在不做之後可能就沒有機會。
現在整體社會轉變很快,無法控制未來,你可能有新的疾病或意外或任何其他轉變,讓你無法接受新的選擇。

感覺妳在工作中最重要的是成就感,能為社會貢獻什麼,而非物質的原因?

從一開始生病的時候,我的初衷是希望貢獻自己的所長,回饋社會。
所以我在工作選擇的時候,我會評估這個工作是否能引起我的熱情,而非只是看短期能賺多少錢來做衡量。人生的路程本來就有很多高低起伏,如果我選擇真正有熱情的,它能讓我堅持下去,度過重重難關。

在職位和工作內容上妳也有很多不同的經驗,當妳的履歷表上職位或經驗轉換太快時,面對客戶端、未來雇主、團隊質疑時,如何解釋妳在履歷表上職位的快速轉換?

我從加入藥廠工作直到現在做產品經理之前,其實我轉換過非常不同的角色。
從一開始業務、醫學事務部,最後轉到行銷專員,其實我現在待的公司是一家快速成長的公司,從我在香港 Mundipharma 調回台灣辦公室只有七個人,到現在短短一年半的時間,我們已經擴張成 48 個人,在這樣的環境下,會有很多新的職務和機會出現。
像其他大公司也都會有人才培訓計畫,目的其實是讓有潛力的人,能在比較短的時間更快了解這個大公司,這台大機器裡面不同的功能是怎麼運做,之後要做統籌時,可以想得更深入、考慮得更周到,所以我並不會擔心快速轉換,我在 Mundipharma 每個轉換步驟都學習到很多,同時如何告訴自己在快速轉換、學習之外,仍能夠幫助公司達成他們想要達成的目標。

前提是要在同一個公司或組織裡面,在職務上的轉換是可以說因為你在學習不同的職責,反而是有利於你未來的競爭力?

我覺得路不會白走,如果大家想要像指揮家一樣去協調各式各樣的功能運行,當我們還年輕的時候,各種歷練都是非常好的養份。

像指揮家熟悉各種樂器後,更有助於你當一個指揮。

剛剛提到妳之前從香港的 Mundipharma 調回台灣,有待過香港和台北的辦公室,即便都是華人都講中文,一定還是有一些文化上的不同,你在那段時間有沒有甚麼感觸?

的確,雖然大家都說我們是同文同種,但香港的醫療產業、制度和文化,跟台灣不一樣。而且是講不同的語言,他們還是喜歡講廣東話,我在香港辦公室這段時間除了開放心態,跟海綿一樣盡量多學習他們的操作方式,這個職位、技巧之外,要另外多花時間學習他們當地的語言。公司也有支持我 (替我支付廣東話學費),下班之後去上當地的粵語課程。

粵語應該不好學吧!

的確和國語很不同,他們有很多重音,台灣只有四聲,粵語有七聲。那時候我想的是如何快速地即學即用,因為你就生活在這個環境,所以我一直更積極地跟他們互動,把所學的應用出來,他們其實也能感受到你的積極和熱情的時候,就會進入一個正向的回饋循環。像我現在不在香港辦公室,在那段期間建立的人脈,也更開拓我的視野。

等於說跟其他國籍的人才都有建立交情,他們應該也有感受到妳學習粵語的用心吧!

有,他們說我是他們看過學廣東話最快的。

其實還蠻訝異的是大家會以為在香港講英文中文就可以,沒想到廣東話還是有優勢?

我會打一個比喻。像現在台灣大部份還是講國語,但到中南部有些區域,你講臺語他們會感到親切,讓他們覺得說你也會跟他們講當地方言的時候,無形上的感覺就會不一樣,你會跟他們更貼近,更容易融入他們香港的團隊。

台灣在藥學相關領域的女性其實蠻多的,妳有在其他辦公室待過,又在一個外商藥廠,能給正在藥廠工作或想在藥廠工作的女生什麼生涯規劃的建議呢?

女性本來就有很好的特質,在醫療領域工作有很大的優勢,包含女性有很堅強的韌性,我們很細心、很體貼,所以用這些特質去發展時,除了把工作做完之外,可以讓客戶體會到我們的用心,對整個團隊來講都是非常大的優勢。
比如說我們在接待外賓或客戶的時候,我們不是純粹的談說,在這個會議的時間點直接到那邊會合,我們可以考量說他同時還有其他個人規劃,或是中間的時間我們如何促進,讓整個企劃跑得更流暢,或是我們跟他們溝通的時候,如果是外國人的話,我們怎麼去促進他和台灣醫師中間的互動還有文化交流等等,其實客戶們都會感受到,你越細心、注重細節,或許我們在拿到職業描述上並沒有要求我們這樣做,可是女性有這樣細心特質的能力可以無形中讓整個企劃,人跟人之間的互動更圓融。

對方有感受動你用心安排,有考慮到他的其他需求,也更願意跟你合作,合作也會更長程。

還有沒有其他鼓勵對藥廠有興趣的女性的建議,可否和大家分享一下爭取其他office的機會?

我會建議大家不要先侷限自己,就像 Sheryl Sandberg 講到女性不需要因為考量自己可能之後想要結婚、生小孩,在工作機會上就減緩,看到其他機會時沒有主動爭取,其他國家的工作也有一些語言的要求,如果想要有這樣的機會,在平時工作之餘,也要撥一部分時間充實或發展自己的個人能力,當機會來臨時你才抓得住,依外商藥廠來舉例,在不同國家的辦公室其實也會有開職缺的機會,所以其實我也會持續去看有沒有其他機會可以拓展自己的視野,當然也要和公司內部人達成共識,如何把個人發展目標和公司發展目標結合,你幫團隊完成里程碑時,有新的機會出現時,公司也能幫助你到其他舞臺。

謝謝 Andrea,她克服了病痛上給她的改變,因此她在工作上也更加積極,願意擁抱不同機會,甚至好好準備自己,當機會來時她就能夠在更大的舞台表演,也希望其他對藥廠有興趣的朋友能在這次的語音中獲得繼續去嘗試的勇氣。

21 Shares
1 comment
  1. 感謝分享!在文章中,可以強烈感受到Andrea對於人生態度上充滿積極熱情、工作態度的細心謹慎,做人處事上都更加顯現與別人的差異化,「現在整體社會轉變很快,無法控制未來,你可能有新的疾病或意外或任何其他轉變,讓你無法接受新的選擇。」這提醒我們要更加把握當下,在這充滿trade-off的人生中,時時學習著接受新的挑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