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最高品質的客製化服務−英國佳士得高階顧問黃偉婷

對歷史文物、藝術品有著濃厚興趣的黃偉婷,在政大外交系畢業後,在杜拜的廣告公司工作了一段時間後,又到了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攻讀碩士。因緣際會下開始從事英國的藝術品骨董拍賣產業工作。 目前於佳士得擔任亞洲客戶的高階顧問的偉婷,覺得在拍賣市場中,為了要和客戶介紹參拍物品,就必須不停地學習各類知識,包括藝術品、化石、珠寶等等,感到既有趣也充滿挑戰。當然,一錘定天下的拍賣產業,背後更是需要無數的細心跟耐心,位在客戶服務的偉婷要告訴我們她看到的拍賣世界。
24 Shares
24
0
0

哈囉!大家好,今天越洋連線邀請到在英國的藝術品骨董拍賣產業工作的黃偉婷。偉婷之前在倫敦蘇富比負責亞洲區業務的開展,現在在佳士得擔任亞洲客戶的高階顧問,在歐洲拍賣市場專門負責東南亞跟台灣藏家的深耕與開發。
我們請偉婷今天來跟大家分享,政大外交系畢業以後,到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攻讀碩士,以及現在拍賣事業擔任高階顧問的這一過程。尤其在英國的工作環境、轉換工作方面有什麼評估跟選擇。
各位 CAREhER 的聽眾讀者大家好!
拍賣事業對大部分人來說是非常陌生的產業,台灣目前在這個產業大約是 20 位左右,偉婷妳主要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呢?
我的工作內容分成兩大部分:第一是負責讓已經在歐洲參加拍賣的亞洲私人買家,獲得最清楚、最好、最即時的資訊跟服務。希望提高他們在歐洲參拍的意願跟購買層級;另一部分是持續開發新的亞洲客戶,為公司的歐洲拍賣帶進更多私人買家,一方面照顧現有客戶,他們可能今天買 50 萬,我希望因我的協助明年讓他買到 100萬。
能不能跟我們介紹拍賣整個運作過程?
拍賣我想是世界是存活到現在最古老的行業之一,我很幸運在兩家拍賣行都工作過。蘇富比,它創立是在 1744 年,18 世紀中期,那佳士得是 1766 年,這兩家公司都一直經營到現在。
我自己覺得這個行業,最特別的地方有點像是很多年前,奇摩線上拍賣廣告標語叫「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比如佳士得倫敦在今年夏天拍賣了一架噴火戰鬥機。這是英國在二次世界大戰當中最重要也最具代表性的戰鬥飛機,當初這場慈善拍賣在英國當地的媒體產生了很大迴響,我們其實也拍賣洋酒、珠寶,甚至愛馬仕包,再到名人手稿、化石、甚至非洲部落的藝術品等等。我的想法是,在這個所有東西可以大量複製跟生產的後工業時代,拍賣行業的是一種對美學的追求、生活的情趣、跟品味的提升,這也是為什麼拍賣行可以延續到現在的緣故,我想對美的追求是歷久不衰的。
另外,很多人不曉得,拍賣行也提供銀行上的融資服務,有藝術品收藏客人,有資金需求,他們可以藝術品來當抵押品做融資。
如何維護客戶呢?
我作的客戶業務部分,不能說是勞力密集,但每個客戶的脾氣、喜好都不一樣,對每個客戶關係的經營,我都有不同的做法。
這是非常客製化的!所以妳需要對每個客人的要求都非常理解。
對,客人他考量點不一樣,喜歡的東西、類別、甚至喜歡的藝術年代也不一樣。有時我看到某件東西,會覺得可能這個客人會感興趣,雖然他之前沒有買過,或表示過興趣,但我對於他收藏品的了解,我猜測他可能會喜歡,我也會主動推薦。
你覺得這份工作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我這個部門負責最重要的私人藏家,這些客人通常是有很多年的藝術研究,且通常是長輩。因為亞洲重視長幼有序,他可能有時覺得我年紀這麼輕,我要怎麼在很短的時間內讓他信任我,並且溝通交流十分輕鬆愉快,這有時候蠻不容易的。
相較業務的的得心應手,反倒是人有很大的變數,所以你要花比較多力氣在上面。
對,不管是什麼行業,人永遠是最花力氣的。
其實你在到英國以前,也在杜拜的廣告公司擔任 AE,之前也有台灣的工作經驗,你覺得在英國、杜拜、台灣,工作的文化上,有什麼不同之處?
嚴格上來說我在台灣的工作經驗很有限,就是學生時期的打工,加上後來的兼職等等,不敢說我真的有體驗到台灣的工作文化,這我想讀者們會比我更了解;我在杜拜的期間是 2008 到 2010 年,是我結束學生生涯後第一份正職,那時中東杜拜正在泡沫化的頂峰,我對杜拜的第一印是現實版的海市蜃樓,覺得蠻不可思議的,當地社會福利非常優渥,政府為了鼓勵當地人投入職場,規定所有企業必須要雇用相當比例的當地人,當地人的保障比外派的人來得多。
印象中當時杜拜的規定是,如果要到杜拜設公司,必須要找個當地人做生意夥伴,而這個生意夥伴還必須大於投資的外商。那次深刻體會到,一個大有為的政府,對他的人民可以產生多麼大的助力跟保障。我覺得是蠻令人佩服的,當然他的模式不一定適用在每個地方,不過我當時印象真的很深刻。大家認為外派很光鮮亮氣,但在杜拜當當地人更好。
我當時工作的廣告公司,同事來自世界各地,我記得有二、三十個不同國家。其中以黎巴嫩人為最多數。歷史的關係,黎巴嫩人基本至少會講三種語言:阿拉伯文、英文跟法文,那也因為這樣他們很愛說話、聊天、辯論。導致一個會,我們可能一個下午都開不完。我那時候的主管是黎巴嫩人,他告訴我因為黎巴嫩長年內戰不斷,很多時候都不知道有沒有明天,他們就養成了一個很樂天的態度,叛軍今天晚上轟炸東邊,他們就跑到西邊去開趴,黎巴嫩人真的是最好玩的 party 咖,可是每次到案子截止日,永遠是我一個人在著急,可就是因為這次經驗,我才知道什麼是活在當下、享受生活,從那時開始,我才漸漸允許自己不需要與台灣這種好像奴性很強,非常敬業、一定要以公司為重的態度過生活。
英國我想大家都知道還是一個階級意識很明顯的國家,我覺得那時最大的困難是要聽懂同事跟主管的話中話,這是我當初覺得比較困難的地方,文化我倒覺得很輕鬆自在,因為他們很尊重員工跟公司之間的時間跟生活配置,這是我覺得最好的地方。
是什麼原因讓你決定到歐洲工作的呢?
我唸書時對歷史和文物就非常感興趣,也受到歐洲很多元深厚的人文所吸引,之前到英國讀碩士是受到蔡英文的啟發,後來是因緣際會跟倫敦蘇富比接洽上,所以又到了倫敦。
所以原來是有個 role model 的,原先有想過要從政是嗎?
有,我是念外交的,我那時候就想當台灣的外交官阿。
英國蘇富比和你接觸後,一腳踏入了拍賣領域,就決定要在這個領域待下來了?
到目前為止,我做得蠻愉快,當然中間的低潮跟挫折也是很多,但我想每一行都是一樣的,這就是一個很迷人的行業,我很享受每天工作可以看到這麼多歷史文物,我甚至可以親手去摸它,看到這些博物館沒有的東西。每一次拍賣的東西,都會先給我們上課,因為要跟客人介紹,所以我一直在學,我今天學珠寶、明天學化石、後天學印象派畫,我覺得這很有意思,如果對這方面的知識感興趣真的是蠻好的。
從前面提到的職涯轉變包括杜拜的廣告公司,台灣這邊甚至當過  freelancer 的作家,什麼原因你會不斷的有這些變化?在心態上這些轉折點對你有何影響呢?
我相信每個機會的到來都有它的原因,所以只要不是壞事我都很願意挑戰,我也很享受學習新的東西帶給我的刺激,所以有機會我通常不會考慮太多就跳下去做。我個性是蠻好奇的也有一股傻勁,我覺得幫助跟影響應該是對於許多領域都略有涉略。
我現在工作內容很多時候是在短時間內跟客戶建立一個良好互動,這些過去的經歷跟學習就成為我跟客戶互動的資訊跟養分。所以除了談本行的藝術文物跟珠寶,我也可以聊文化衝擊、全球政治等等,簡單來說就是可以講很多故事。很多拍賣行的客戶其實都是商場上很成功的前輩跟領導者,他們對於時事的關心,我不能什麼都不知道。他們今天問我報紙上講了什麼,我也要可以回答得出來,我覺得過往的經歷跟學習都是很好的資訊來源。
你覺得挫折最大是什麼時候呢?
在拍賣場上是「一槌定江山」,拍賣鎚子一敲下去就沒有辦法回天了。有幾次我可能因為太累,在數字轉換時說錯數字或是拍錯東西,這些都有發生過,事後的彌補跟挽回都非常困難,這時候我就會覺得很生氣。
若讀者對這方面有興趣,有什麼建議或技能你覺得現在是可以開始培養的?
拍賣行主要分兩大類,一是專家部門,就是各個部門的專業,比如印象派、當代藝術、研究化石、研究手稿等等;另一個就是客戶的業務部門。
如果讀者對某個藝術的門類有非常強大的熱情,可以去上專門的課程、受訓成這領域的專家,專家必須要真心熱愛他所在的這個門類,因為工作上為了要編寫每次拍賣的圖錄內容,還要答覆資深行家五花八門的問題,必須要做無止盡的學術研究。如果沒有強大的熱情做後盾非常難支撐下去;如果是我所屬的客戶部門,第一必須要對人感興趣,有讓人喜歡接近的特質,能夠在短時間內跟客戶建立良好正向的互動,第二就是要能吃苦,能夠處理瑣碎、非常龐雜的細節,而且要細心,第三我想是抗壓性。
我們今天非常謝謝偉婷,大家可以參考偉婷這一路走來的經驗。
謝謝!

24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