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好人生的每次洗牌

各位有沒有過在某些時候回首一路的選擇,或現在正在從事的工作,反思為什麼我會從這麼多岔路中走到此刻的位置?無數次隨機擲骰子? 外在壓力,現實考量下,被巨大的社會左右的結果? 這結論或許只有一半是對的,我們無法決定自己的未來,但真正影響我們的,是來自自己內心深處那自己都無法改變的,將每件事物賦予不同程度的X的意識。
1 Shares
1
0
0

任何人在夜深人靜(或得知是初戀情人結婚)時,多少都曾回首從小到大,一路走來,所做過的影響人生的種種選擇吧。有時候加班累了,甚至會彷彿靈魂出竅一般,從上往下看著端坐在辦公桌前的自己。這些時候的我們,常自問:
為什麼,我會從人生中的這麼多岔路,走到此刻的位置?
各位聽過蟻群演算法(Ant Colony Optimization)嗎?
哲學家會藉著觀察自然萬物領悟人生道理,理工人則會在一朵花前爭論它的品種。不過,身為理工人,我得說我們不只擅於用專業知識破壞氣氛,還懂得師法大自然,從學得各式各樣的技術。
好比說,「為什麼螞蟻總是可以找到巢穴到食物之間的最短路徑?」,我們就從螞蟻身上發現了蟻群演算法
藉著其他螞蟻在走過路徑上,留下的費洛蒙氣味強弱,每一隻螞蟻都可以判斷自己該往哪走。氣味越濃的路徑,表示被較多螞蟻選擇,在群體意識至上的要求下,自己也該跟著走這邊。
An instance will do more than a volume of generalities to make my meaning clear

—《Flatland》

請稍稍忍耐一段枯燥時間,讓我舉例解釋蟻群演算法:
假設一千隻螞蟻從巢裡出發,每隻都像選舉時的政治人物為了拜票一樣,到處趴趴走亂繞。好不容易發現了選民。不,食物,便默默揹起一小塊食物,帶回巢中。因為螞蟻不會坐在一起喝珍珠奶茶聊天,自然也沒辦法討論剛剛誰走了多久,誰比較聰明,發現從巢穴走到食物所在的捷徑了。
不過,那一千隻螞蟻中,或許有一兩隻特別幸運的螞蟻能走到最短路徑。
一小時後,走到最短路徑的幸運螞蟻,搬了最多食物回家。同時,因為來回的次數最多,他在最短路徑上遺留了媲美夏天不開冷氣不開窗公車裡那樣濃密的費洛蒙氣味。其他螞蟻一聞到,不得不被自己的鼻子牽著走,紛紛改變自己的行經方向,走上幸運螞蟻的最短路徑。
越多螞蟻加入,留下的氣味更濃,更多螞蟻步上這條路徑。最終,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就是一條黑色細線的螞蟻大軍。跟我差不多年紀的人在沒有筆電手機的童年,可能都玩過用橡皮擦螞蟻路徑中擦一下,螞蟻的路線就會亂掉,這就是因為看不見的費洛蒙線被破壞了。
這樣的生物啟發演算法 (bio-inspired algorithms) 常被詬病缺乏理論基礎,不夠嚴謹。不過我倒是對它非常有好感,總覺得因為觀察動物行為而有所啟發,除了實用價值高以外,更能讓人發出「不虧是大自然啊,嘖嘖」的讚嘆。
 

人生每次洗牌的演算法-擲骰子

回到人生的主題。
因為數學好而保送師大附中、因為高三成績進步很多,考前又去捐血積德所以考上台大電機(但是上學後,發現竟然有人是因為考前一個月還在玩才掉到電機系的現實)、因為沒錢又不想在國外待太久就在台灣念博班、但又想要至少出去看看一年所以決定跑去德國,因為老爸的督促所以再去了一次、最後又因為老爸,回到台灣,開始寫作,開始推廣科普數學。
這樣的人生,感覺上既像是擲骰子,又彷彿在冥冥中有一隻看不見的手,推著我走到現在這條路上。
但最近想想,或許,其實是不經意中,我執行了蟻群演算法
每天,未來的各種可能都以不同的形式出現在生命中。
我們好像每天都在抓周,起先隨機亂抓,從各種事物中得到了暫時以 X 做代號的元素。有些事物具備的 X 大,有些則比較少。累積一定程度後,潛意識睜開了眼睛,偏向了那能得到最多 X 的未來。之後,在這條人生的路上,我們累積的 X 越來越多,更堅信自己該往這邊走,最終認定這是自己一生的志業。
這就好像決定求婚一樣,不是某天睡醒,伸懶腰時忽然決定這麼做的,而是不知不覺中,潛意識已經在默默計畫這一切了。
我們常以為未來是在外在壓力、在現實考量下,被巨大的社會環境左右的結果。
這結論或許只有一半是對的,我們無法決定自己的未來,但真正影響我們的,是來自自己內心深處那自己都無法改變的,將每件事物賦予不同程度的 X 的意識。
 

主導我們選擇的意識- X

那麼,X 又是什麼呢?
最直覺的猜測,X 同等於「幸福」或「快樂」這樣的正面字眼。
但寫著寫著,總覺得好像也不是這樣,假如這麼簡單,那社會上也不會有這麼多不幸的事情發生,大家也不會抱怨薪水太低、主管太機車、同事太偷懶。早上進公司的電梯裡,應該也充斥著如遠足般的喜悅,而非現實生活中,如赴刑場的肅穆之氣。如果說所有的行為都是為了累積幸福與快樂,那太牽強了。
可是,那不然又是什麼呢?
叔本華(或者,艾倫狄波頓引用的叔本華)說過:

我們的絕大多數行為是由一種名為動物本能的意識主導,理智被排除在決定圈之外,只能負責事後解釋的任務。

X 過於複雜,不管是哪種領域的理智也無法三言兩語解釋,但終究,這是來自自己內心深處而選擇的,或許在作出「正確」的選擇之前,弄清楚屬於你自己的X應該是必要的前置工作。

1 Shares
2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