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繭而出的乖乖牌–社企流創辦人林以涵

破繭而出的乖乖牌–社企流創辦人林以涵

2014 / 4 / 20

有人說性格決定命運,就像有時看到某個人就覺得他天生就是老師的料;
就像有個隱形導演指導人生中每個決定;就像甘地再怎麼對社會不滿也不會變成梟雄;
有人說命運不會被性格掌握,自己隨時可以決定是否打昏導演
 
林以涵 (Sunny) 無疑是那個自己執導演筒的人。
幾年前,台灣知道社會企業的人比看過 UFO 的還少,新創網路平台「社企流」上線不過兩年多,卻引起台灣社企旋風。「社企流」是台灣第一個華文社會企業資訊匯流平台,介紹社會企業概念、各地社企案例、以實體活動建構交流平台,成為許多台灣人對社會企業的啟蒙。不只引起公部門高度興趣,「希望打造更美好的世界」的想法,也讓很多難以被職場討好的年輕人躍躍欲試。
「社企流」累積超過 70 萬網路訪客,日前舉辦的兩周年論壇更吸引將近 1500 人擠爆會場。而這個網站最初只是創辦人 Sunny 的副業罷了。 28 歲的 Sunny 常被朋友笑稱是台灣社會企業界林志玲的她,已成為台灣社企代表人物之一。
今天,這個爸媽都是公務員、自稱一輩子都在迴避風險的女生,要跟我們分享她充滿驚奇(或驚嚇)的創業之路。
 

Q1. 妳從大學到研究所都唸公共行政,這種看起來是安全牌的料,怎麼會走上最不安全的創業之路?

公共行政系的確就是公務員的搖籃啊(笑)。我爸媽都是公務員,考大學填志願時我爸說這個不錯,結果不小心真的上了。
我的同學不是立志考公務員,就是轉考其他領域的研究所。但其實公共行政領域很廣,除了政府部門之外,也牽涉到 NPO 管理。我從以前就對公益有興趣,所以希望繼續到國外學習。也因為同學們不是在考公務員,就是在考別的研究所,所以我還拿到唯一的獎學金。
跟台灣的課程設計不同,公共事務研究所的課程,除了制定政策背後嚴謹的邏輯與判斷外,我在課堂上還認識到了社會企業,回台實習時,學習社企做事的邏輯,後來回去後就選擇在社企相關的顧問公司 Social Enterprise Associates (SEA)實習。
SEA 的工作讓我接觸到許多以前沒有想過的概念,像是社企交易所、債券等,更覺得台灣的夥伴也需要瞭解這些資訊。SEA 讓我認識不少有社會創業精神的人,也發現他們之間沒有平台串聯、無法產生縱效,就覺得可以做一些事改善。

via Sunny

via Sunny


我自己是個典型的風險趨避者,想很多,也喜歡選保險的路。所以根本沒想到會變成現在的情形。一開始只是單純憑著自己的興趣,從能力所及範圍開始。我做的事情很簡單,就只是先翻譯跟架網站而已。但後來發現自己力量有限,骨子裡超不喜歡麻煩別人的我,還是硬著頭皮寫了企劃書,沒想到以前的實習夥伴和大學同學看完後,馬上說要當志工,那一刻我超感動!
如果我還是那個不說、老是怕不好意思、或擔心被拒絕的女生,社企流永遠不會開始。也是那時候才了解「分享是找到夥伴的第一步」。
 

Q2. 很多人把夢想掛嘴邊,真正有膽跳下去的卻沒幾個。SEA 工作彈性、領美金、工作內容有趣新穎,還能讓妳兼職作社企流,為什麼最後還是衝創業?

社企流上線快一年半時,當時是全志工組織,我自己也因為兼顧 SEA 和社企流兩頭燒,但我不希望社企流總停留在「有你真好」的狀況,我想要做到讓大家覺得「沒你不行」的感覺!要有這樣的突破,沒有全職人員很難做到,況且,如果連主事者都只付出一半心力,怎麼能期待其他人投入?所以我開始考慮辭職創業。
全職創業的念頭讓我很焦慮,到處問前輩意見,甚至飛回美國找指導教授。前輩們意見分兩派,有人覺得應該左手打工右手創業、另外一批人覺得一定要全職投入才有成功的可能。
對我來說,最大的掙扎反而是因為深知自己個性中不適合創業的那部份:保守、喜歡一切自己來、要承擔風險就會卻步。我知道一定要克服這些心魔,但我又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做得到;可是另一方面,我又強烈地希望社企流可以有所突破,畢竟我已經確定知道這是我志業,我想要它有更多的可能。
為此,我找了以立的創辦人 Kevin 長談。Kevin 不同於許多事業有成後投入社企的創業家,他很年輕就創業,狀況與我相似,因此他的話對我影響特別大。談話中他幫我突破心理關卡,說我也沒有什麼好失去的(苦笑),只是看我準備好了沒。
我該準備什麼?當時的我大概可以列出一百樣我還不足的事(現在應該也可以),可是回想起來,其實我最常問自己的是:「怎麼樣做比較不會後悔?
我想任何決策都有後悔的可能,但如果用刪去法就比較簡單了。如果維持原本的路,以後會怎樣?希望自己和社企流的未來變成怎樣?當時我覺得:最會讓我扼腕的是,如果明明可以做得更好,但我卻放棄了。從時機點看,再晚一點也不見得更好,又會喪失現在的衝勁、資源、時間......  想了很多之後,我還是衝了。(笑)
 

Q3.     創業有哪些難關,妳覺得最難的一關是什麼?

困難很多耶!其實從一開始要成立協會或公司就快想破頭了。

via Sunny

via Sunny


最直接的是營運的壓力。畢竟要養人,一睜開眼就是花錢,這種心理負擔會讓脾氣變得很不好(笑)。加上行政事務的負擔和政府對新創公司的限制,我不是故意要說政府什麼(畢竟是公行系畢業的對吧),但像「申請公司電話必須要負責人親自到場」這種規定實在是...…。本來以為全職投入後時間會變多,後來發現好像多出來的時間都花在這些事情上了。
另外我自己最不適應的,還是朋友變客戶後,氣氛完全不一樣:以前免費分享的東西,現在要收費。直到有前輩提點我:如果連這種心裡準備都沒有,就是還沒準備好要創業。尤其社會企業,一方面是台灣觀念還沒普及,另一方面本質上就是拿資本主義的武器做社會主義的事情,本來就要有所覺悟。
隨著一步步突破困難,關關難過關關過,我後來發現:

只要決定方向,問題都可找到解套的方法。

我自己也在這些困難中學習承擔風險。
甘地那句「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一直是我的座右銘,老實講我還是不太確定自己個性是否合適當創業者,但為了志業,一直突破極限的過程是很美好的。
 

Q4. 從 6 個人到 50 多個,妳的同事大部分是志工。他們既不支薪、也不欠妳人情。妳如何創造氛圍和向心力,讓志工為了共同的願景,願意無薪做下去?

早期我們沒有志工的退場機制,掌握度確實比較低,也發生過一些不愉快。現在我們透過不同方法克服:

(1)設計資深/初級志工制度:是希望大家在社企流中的參與有可預期的 career path,願意參與較多的人變成資深志工,有較多權力義務,可以經驗傳承達到較高效率,而無法 commit 的志工也有退場機制。

(2) 充分了解並盡量安排志工有興趣的事情:有些人喜歡翻譯、有些人是來找些創業的想法,我們盡量讓他們得到/學到想要的東西,也鼓勵主動溝通調動工作。

(3) 工作切割:這是我覺得最難的,要把一個大工作切成幾部分,再找到有興趣、有能力的人負責。如果一個專案可以由志工負責 80% ,其他 20% 就要由我來支援。一則不能造成大家太大負擔,再則也要了解自己的能力所在。

(4) 提供附加價值:社企流會為志工舉辦定期聚會,志工參加相關研討會公司可以贊助報名費、印名片等等,平常內部也會開課,提供教育訓練,讓大家覺得在這邊除了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之外,自己也可以成長。

另外,管理上我自己也在學習調整,初期最難突破的是放權。除了不喜歡麻煩別人,也覺得自己來比較快。但最後搞得自己很累,同事也不知道標準在哪裡。後來我開始逼自己從執行者變成管理者:練習不要感到歹勢、事情丟給其他人做。例如剛開始他們可能只做到 7 分,我就陪著一起做到 10 分,之後就放手、鼓起勇氣承擔所有後果。
 

Q5.     妳怎麼規劃社企流的下一步?

社企流現在分編輯跟社群兩塊,大概辦了 20 場活動。台灣有個特別的現象,只要你找 A 咖講者來辦售票演講,馬上就會有人找 B 咖、C 咖來提供免費演講,最後大家都不想付錢了。所以其實辦活動能不能繼續下去也還在觀察。

via Sunny

via Sunny


除了知識中心(網站)、交流中心(活動)外,我們有個比較實驗性的想法,希望社企流成為創業者的支持平台。有點像育成中心,但又沒那麼沉重,主要希望給剛開始的社企創業者一些支持,就像當初有許多前輩支持社企流一樣。
老實說,創業就是計畫趕不上變化,反應要很快,要能隨時適應、隨機調整,我現在做的事情跟三個月前計畫的完全不一樣。像當初評估辦某些活動不錯,真正做下去才發現大家累得苦哈哈,結果獲利只有 1%。目前能確定的,只有會繼續免費提供網站內容,其他都還在摸索。
 
Q6.     社會創新、社會企業現在很夯,吸引很多熱血想要投入創業,妳有什麼建議? 妳贊成年輕人畢業直接創業嗎?
創業真的需要衝動,但不能太浪漫耶(語重心長)。
你必須先想清楚自己的能力、資源、還有最壞的結果。尤其是社會企業。

創業一定是想解決某個社會問題,但你對那個問題真的夠了解嗎?有做過長期蹲點調查嗎?是否能夠掌握問題的全貌、以及每個利害關係者之間的關係呢?

我贊成先工作幾年再創業,甚至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創業的人,也建議先找個不排斥的工作。因為一旦創業,你就開始消耗之前的一切,包括知識、經驗、人脈,幾乎是忙到完全沒有時間再去學、去建立;這時如果基本功不紮實,很快就會倒。舉例來說,很多創業者都是白天當業務、晚上是企劃,但業務溝通的 sense、寫企劃的技巧都必須在創業前先培養好。
創業確實讓人快速成長、抗壓力會變強,但你也會需要犧牲、需要為了公司做自己很討厭的事情。想好、準備好再上。
 

Q7.     最後,跟 CAREhER 的讀者們聊聊,在大部分都是男性的創業環境中,妳覺得年輕女生有什麼優勢嗎?

年輕人創業和社企創業常碰到的挫折就是:長輩從本質上就不相信你做得起來
當然,長輩跟我們的成長環境不一樣,也有他們自己的道理,思維不同很正常。我會覺得慢慢耕耘,如果有辦法一直端出很厲害的牛肉(成功實例),讓他們看到成果,久了他們也會被你說服。
而女性創業者的強項就是對人的關懷。我是巨蟹座,想得比較細、比較容易交朋友。其實社企流可以走到現在,真正回想起來,關鍵就是認識很多願意幫忙、不求回報的前輩和夥伴。
女生另外一個優點是比較彈性、謹慎、會先想好後路。這個特質在新創公司特別重要。我們遇到困難會想別的方法、會求助於人,這點好像對很多男生來說反而是障礙。再者,女性創業家比較少,相對容易被記住。女生如果可以克服心魔,其實很適合創業。
 

從保守到突破擔憂

看到 Sunny 的故事,前半段看起來有點熟悉:因為分數到了而唸了某個系、身邊人勸考公務員、對未來不確定、不喜歡風險、凡事想很多。這種人,大概定存解約的那一刻世界就會徹底崩毀;創業,根本是賭命。
可是我在 Sunny 身上看到一種韌性,當爸媽勸說考公務員,她覺得比較想出國讀書;當老師說全職創業太冒險,她覺得一定不能後悔。甚至長輩覺得你就是做不起來啦!她就花更多心力,組織團隊、辦活動;她不是天生反骨,她只是想用自己的步伐走自己的道路。
在光環與壓力下,Sunny 其實是一個愛聊天、細心體貼的女生。而當人們總說她勇敢、讚揚她的影響力,她把功勞歸於夥伴、感謝父母的支持,也坦承自己還是害怕、甚至已經想好可能失敗的原因。但無論多麼擔憂,她從不退縮,依舊充滿力量,還有一種甜美溫暖的影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