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有權力的女性公益大使 Melinda Gates

最有權力的女性公益大使 Melinda Gates

2016 / 1 / 5

不是 Fortune 500 大公司的知名 CEO,也非內閣政要。卻是全球最有權力的女性之一 -Melinda Gates 。
她掌理全球最大的私人公益基金會-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能夠自由運用超過 400 億美元資金。該基金會的前身是比爾蓋茲與他父親成立的 William H. Gates Foundation,目的是讓微軟的產品及電腦能夠普及於所有美國教育組織, 1999 年她們重新整合資源成為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會,而使命也從宣導微軟產品變成消除四個領域的不平等、包括健康生活、教育普及、數位資訊,以及幫助貧困國家婦女的家庭計畫及創業。
全球富豪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的蓋茲夫婦, 1993 年結婚前,倆人第一次同遊非洲,初衷本是欣賞遼闊草原與各式各樣的動植物,卻在走訪極度貧窮的區域後,開始討論如何以微軟的利潤回饋社會,從此深切關心世界貧窮問題。1997 年,她們從一篇文章中,得知每年有許多孩童死於腹瀉,Melinda 在 TED 上談到,「當時我們反覆自問:『在美國,你只要去趟藥局;在貧窮國家,卻是攸關生死,世界不該如此不平等。』」她們自此開始集合科學家,正式成立基金會,投入公衛戰場。
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會在公衛領域貢獻卓越,資料顯示,藉由推廣天花、麻疹等疫苗,全球 5 歲以下兒童的死亡人數,從 1997 年每年超過 1,000 萬人,2015 年已下降至 600 萬人內。

用同理心與商業嗅覺提高公益政策推廣效率

Melinda 曾行腳孟加拉、印度,與許多非洲國家,她喜歡在旅途中,以無名西方婦女的身分與農村居民聊天。當她原本是希望由談話中了解基金會所贊助的兒童疫苗,在當地的使用狀況,卻意外發現婦女們對 Depo – Provera 這種長效型避孕針需求殷切。
Melinda 回憶,雖然在全球公衛會議上,專家們信誓旦旦表示-「開發中國家保險套庫存充足」。但只有從當地婦女口中,能得知她們無法強迫丈夫使用保險套,因為「那代表懷疑自己或他感染了 AIDS」,但這些婦女又亟需避孕工具來延長兩胎的間隔時間,或降低懷孕機率,才能把有限的資源好好發揮在已出生孩子們身上。Melinda 因此了解,適用於歐美國家的避孕方式,未必在非洲可行;報表上的數字,未必能反映現實全貌。
除了深入第一線,了解需求,曾在微軟擔任產品經理的 Melinda 也善用她的商業策略嗅覺。建議非營利組織,應該向可口可樂這樣的全球企業取經,讓政策推廣更有效率。她在 TED x Change 上分享:「有朋友覺得在非營利組織做事,像在黑暗中打保齡球,你將球拋出,聽見彼端球瓶倒下的聲音。但因為太暗了,必須等到燈全亮起來後,才知道打中了哪幾支球瓶。」;相較於非營利組織在推廣上的困難,可口可樂卻能全球無遠弗趨,深入非洲地區。
因此她呼籲非營利組織學習可口可樂的成功之道:例如即時監控各銷售點的銷售數據,與在地企業家合作,並利用正面的價值行銷,為人民描繪「幸福」的樣貌,進而讓「可樂」與「幸福」產生連結,消費者自然願意買單。

讓更多女性擁有幸福

TEDx Change 激勵人心的演說結束前,Melinda 感性地提到,對她而言,幸福是「一位母親,懷中抱著一個健康的孩子」。
為了讓全球女性都能體驗這樣的單純幸福,母親需要擁有生育的自主權。Melinda 克服自己身為天主教徒的掙扎,與可能出現政治爭議,站出來主張節育;同時,為了讓孩子能健康成長,並擁有接受教育、獲得更好生活的機會,她投入支援婦女創業的計畫。根據聯合國報告,全球最窮的人口 60% 是女性,女性也占文盲的三分之二。由於資源分配不均,女性的生存環境更窘迫,Melinda 認為,貧困跟性別歧視是一體兩面的問題,解決性別歧視就能消滅貧困。
2015 年 9 月,Melinda 應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之邀,參加 G7 全球女性高峰會議,與會者還有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賴比瑞亞女總統瑟利夫(Ellen Johnson-Sirleaf),約旦王后拉尼婭(Queen Rania),前丹麥總理桑寧-施密特(Helle Thorning-Schmidt),挪威首相索伯格(Erna Soldberg)與通用汽車(Genernal Motors)執行長巴拉(Mary Barra)。會中 Melinda 熱情地發表演說,鼓舞女性爭取在各行各業成為領導者,並回頭培育後進女性。她也賦予自己使命:為全球女性代言、促進女性權益。

創造自己的最佳團隊

身為基金會共同創辦人與共同執行長,當 Melinda 挺身為婦女說話時,充滿自信;同時,她也是不帶隨扈旅行、深入非洲村落的公眾人物,這方面她又顯得樸實親切。不管是面對世界領袖或是落後地區人民, Melinda 看起來收放得宜,能夠獲得在場人的敬重與信任。
但 Melinda 也並非一開始就能在各種場合表現自在,她回憶,從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畢業、微軟上班的第一天,與她同梯的一位新進同事 A,在員工導覽中,因為細故與負責接待的資深員工發生爭執。往後她與 A 在合作過程中成為好友,發現 A 其實待人謙和有禮,Melina 問 A,為何上班第一天要表現得如此「難搞」?A 回答,過往商學院的教育告訴他,對任何事提出批評質疑,才算積極作為。
這種爭鋒相對、強出頭的文化,也讓剛開始帶領團隊、在 Microsoft 擔任產品經理的 Melinda 感到沮喪,她一度因此考慮離職。但她轉念,「何不試試自己的方式,如果最終失敗而離開,至少沒有遺憾。」她開始嘗試用合作代替對立,傾聽代替批評,最後,她成功了!她建立了一個高效率的團隊,成員們都更樂於付出、更有效率,也更能互相依靠。
除了團隊外,大家是否也好奇,她與最親密的夥伴- Bill Gates 是如何一起共事?
相較於重視圖表數據的 Bill ,Melinda 更傾向感性訴求。Melinda 自己也分享,她們切入問題的方式或許不同,但都樂於聆聽對方的觀點。她們通常分開旅行,「但我知道,回家時比爾會對我的見聞有興趣;同時,Bill 也知道,我會對他發表的演講、數據或學到的東西感興趣。」Melinda 說兩人並沒有每分每秒在一起,卻有著密切的合作關係。
藉由這些經驗與默契,Melinda 建立起自己的領導風範、在任何場合也都能從容以對。她也建議年輕的職場女性,能夠傾聽心中的聲音、相信直覺,並站出來為女性發言。因為「那將是強大到足此改變世界的力量。」
Melinda 的力量來自於傾聽自己的聲音,那麼妳呢?
圖片來源:Mak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