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下生理時鐘的暫停鍵-凍卵手術

按下生理時鐘的暫停鍵-凍卵手術

2015 / 12 / 1

「我希望在 35 歲變成高齡產婦前生完孩子。」這曾是許多年輕女性心裡設定的人生規劃。但曾幾何時,隨著平均結婚年齡不斷提高,正值生育年齡的女性、或者還想要享受單身時光、或者全力衝刺事業,延後懷孕生子變成這個世代輕熟女們普遍的課題。
生活步調或職涯的規劃可以操之在己,但生理時鐘卻分秒不等人。一般 35 歲後懷孕,由於卵子品質下降,母親與寶寶的的健康風險均會提高,不論是妊娠高血壓、唐氏症、流產等等。這些現象迫使 30 出頭的女性,必須在職場剛站穩腳步,同年齡的男性們準備攀登職涯階梯之際,也需要把找對象結婚、準備懷孕當成人生要務。

不是不當媽,只是晚一點

如果成為母親是妳的人生版圖之一,但又不願意急就章。現在,妳可能有另一種選擇-冷凍卵子。
冷凍卵子(Oocyte Cryopreservation)算是新興的科技。美國生殖醫學會(ASRM, American Society for Reproductive Medicine)2012 年才宣布凍卵技術通過「人體實驗」,成為市面上的消費者也可以自行採用的手術。根據ASRM的 統計資料,2009 年全美凍卵女性約 500 人,2013 年則成長十倍增加至 5000 人。而提供凍卵諮詢服務的新創公司 EggBanxx 公司也預估,2018 年選擇凍卵女性將成長至 76,000 人。
即使是樂觀的市場預估,這個數字還是佔女性人口的少數,因此也被視為是少數人的選項。但凍卵話題卻在近來受到重視。究其原因,其實是因為 2014 年底,矽谷科技業指標公司 Apple 與 facebook,宣布將凍卵納入員工福利項目:任職 Apple 與 facebook 的女性員工,若選擇凍卵手術,公司將補助相關費用美金 20,000 。根據美國國家公共電台 (NPR) 報導,即使沒有公開說明,已經有部分金融業與保險公司加入補助凍卵的行列。
Apple 和 facebook 藉此表態重視性別議題,並做為招募年輕女性人才的賣點。facebook 表示,提供凍卵補助是回應員工要求;Apple 也強調將會妥善照顧女性員工生活層面。
這項既創新又有實質效益的福利措施,讓凍卵手術的知名度大增,有此需求的女性開始認真考慮凍卵計畫。EggBanxx 積極在紐約、舊金山等大城市的舉辦「Egg Freezing Party」,鼓吹凍卵手術,目標對象是收入高、自我要求也高的都會白領女性。
「突然間,我們都從朋友圈中聽聞,又有人接受了凍卵手術。」Elizabeth Richards 是一位媒體記者,她自己已接受凍卵手術兩次,並把這段經歷寫成《Motherhood, Rescheduled》一書,認為凍卵能舒緩女性的「嬰兒恐慌症(baby panic)」,幫助女性更自由規劃結婚生子。
Brigitte Adams 是一位在新創科技公司的行銷人員。她創立 Eggsurance 這個社群網站,讓成員分享凍卵的醫療資訊、財務方案與心情故事。Adams 自己也在 39 歲時自費凍卵,她認為凍卵手術就像許多人念 MBA 學位一樣,是一種自我投資,但不要求要有 100% 回饋。30 歲的 Laci Texter 在曼哈頓擁有一間行銷公關公司,她將全副精神都投入在發展公司業務,但另一方面,她從去年起每個月存$ 400 元,準備 35 歲時接受凍卵手術,Texter 表示自己很想當媽媽,但很可能無法在 5~10 年內實現,因此選擇凍卵,讓自己無後顧之憂。
凍卵手術可視為暫停女性生理時鐘的一種保險方案。40 歲、居住在紐約的自由工作者 Tina,38 歲時身邊 6 個好友同時懷孕,她驚覺原來自己也渴望成為母親,且即使習慣工作與生活無拘無束,生理上仍必須遵守大自然天生的限制。她也分享,「過程很辛苦,但為自己感到驕傲。即使未來沒有使用這些卵子,也選擇了最佳保險方案。」
我們也透過管道接觸到在台灣有凍卵經驗的女性。她表示,之所以在 33 歲決定凍卵,是希望能夠藉此減輕懷孕生育年齡限制帶來的壓力,她希望能夠更專注在工作上,而不必屈服於壓力而必須隨便選擇對象。如果有經濟考量,有興趣的女性可以先透過抽血檢驗,看看醫學建議下,自己最晚什麼時間必須要凍卵。而這些血液測試的費用並不高(約 1000 元左右),大概兩個禮拜就能夠知道結果。

暫停鍵按下的背後

不少女性視凍卵技術為福音,但另一方面,質疑與反對的聲音也不少。身為科技業少數的女性 CEO Sabrina Parsons 就認為,Facebook 和 Apple 的凍卵補助,等於告訴年輕女性,必須在工作與家庭間二擇一,「如果想在工作上有成就,就要選擇凍卵,延後結婚成家的時間。」而已經有小孩的女性員工們,也可能要求公平對待,將補助凍卵的同等金額,用於支付採買奶粉尿布、雇用褓姆等。
Parsons 認為,facebook 與 Apple 還不如用這筆經費來蓋一間員工專屬的幼兒園,讓家長們更能心無旁騖地專心工作,並感念公司的體貼。
前述訪問的台灣女性也認為,如果希望正面看待凍卵政策,必須建立在企業提供選項讓女性員工對於人生規劃有更自由的選擇的前提上。而不是用凍卵政策綁架單身女性員工,期待她們因此在工作上有更多表現。
除了凍卵福利背後的意義,手術費用、醫療過程與成功機率等,這些攸關自身權益的事項,都應該事先了解清楚。由於凍卵市場尚在起步階段,相關統計資料並不多,ASRM 也語帶保留:不建議女性透過此技術來延後懷孕生子,「以免期待落空。」因為想要成功生育除了有健康的卵子以外,試管成功的機率也是一考量因素。
時代雜誌訪問曾任 ASRM 主席的醫師 Dr. Kevin Doody,而 2012 與 2013 年,冷凍卵子後成功孕育新生兒的案例都低於 24%。因此,醫生通常會建議有凍卵需求的女性,必須冷凍多一些卵子,以提高成功受孕機率:醫療機構 Shady Grove Fertility Center 在生殖醫學年會上發表統計數字:根據 130 個凍卵案例,35~37 歲的女性若冷凍 18 個卵子,有 70% 能成功生產一個寶寶,40% 有機會迎接 2 個寶寶。
增加生育的彈性,而不是人生的替代方案
其實歸納出來大部分選擇凍卵的女性在理解手術、受孕率不可能百分之百等可能的風險後,都把這項福利視作是目前人生規劃的另一重保障,而非就此就選擇另一種路線,譬如一選擇凍卵就埋頭工作等到 40 歲才生產。也看得出來這些女性不僅對這項決定感到開心,甚至有人形容因為選擇彈性增加,更讓自己的人生充滿力量 (empower)。
但一旦討論公司是否該提供凍卵政策時,企業所抱持的態度將會決定公司到底是把人才視作重要寶貴資產,還是只是希望她延後生小孩的時間。我們或許現在無法從公司的新聞稿中得知是哪種考量,但可以觀察企業是否會持續提供更多對人才有保障的選項,例如彈性工時或是遠距工作的選擇。
凍卵儼然成為 30 世代女性關心的新話題。凍卵技術的發展是否能幫助女性在職場、婚姻、生活更多自主性,我們都拭目以待。如果妳也是有凍卵需求的女性,不要遲疑,勇敢向醫療院所諮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