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女力:安倍晉三的「女性經濟學」

溫柔女力:安倍晉三的「女性經濟學」

2014 / 8 / 26

在日本,女性受高等教育培養的機會與世界上其他先進國家一樣 - 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簡稱經合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統計,在各項高等教育統計數據中,日本女性都名列前茅。
但是當這些女性離開學校後,她們的潛力才智通常都是英雄無用武之地(造成此現象原因很多),也造成日本經濟的一大隱憂。日本女性的勞動參與力是 63% ,遠低於其他經濟大國。並且,當這些女性有了第一個小孩,其中 70% 的女性又會選擇回歸家庭;在美國,卻只有 30% 。
為了改變這種情況,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 2013 年 4 月時宣布,讓女性重返職場以助重振日本經濟是「安倍經濟學( Abenomics )」中最重要的成長策略
安倍也將致力達到 2020 年三成以上主管皆為女性的目標。日本經濟新聞頭條也指出,Toyota 與三井物產計畫在 2020 年前增加三倍的女性管理階層。 安倍經濟學當中的「女性經濟學」(Womenomics ) ,提高女性的就業比例,將有助於日本提高經濟成長力,甚至可提升外資潛在的投資意願。

日本傳統文化下的女性

日本的保守派官員長久以來認為,如果國家的「生產機器」可以全心全意地孕育下一代,勞動人口也能因此上升。但事情卻不然,即便保守的自由民主黨鼓勵婦女不外出工作而是全心全意當家庭主婦,日本的生育率始終低迷,最低時,平均一個已婚婦女只有 1.26 個小孩,最高也不過是 2012 年的 1.41( 2013 年世界平均是 2.47 )。
其實,同時擁有小孩跟留在職場工作說不定是緊密關聯的。在很多富裕的國家,高生育率通常也伴隨著高女性就業率。在日本,更可以看出,在比較多女性外出就業的鄉下地方,生育率反而較高。
不過日本稅制對家庭主婦似乎真的比較「體貼」,對全職婦女則較為不利。舉例來說,只要戶長(通常是男性)的配偶所得低於 ¥ 1.03m (百萬),就可以減免稅賦 ¥ 380,000 ($ 3,700)。這樣的稅賦制度,根本是變相鼓勵女性追求有限的所得。
另外,日本也有鼓勵外國人至日本就業的政策。
今年三月開始,外國人最短只要在日本工作三年,即可享有永住權。但這兩種角色,卻也是日本就業市場上較弱勢的對象。而此經濟變革面對最大的挑戰便是 – 根深蒂固的男性中心商場文化。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健康.勞工福利部)2012 年資料指出,日本女性職員與同階級男性職員薪水相比,平均收入少約 30.2%,私營企業的管理階層中,女性比例只佔了 11%。

消失的女性受薪階級

公司文化應該是日本女性遇到的最大障礙,其強調的「忠誠度」也是員工無法跳槽的原因。
在日本企業家眼中,一個對以前公司棄若敝履的人,絕對不值得信賴。在日本,能力強比不上資歷深,這樣的情況下,階級制度很容易就形成、蔓延開來。研究顯示,日本女性離開職場的原因主要是對工作不滿意、權力被架空不受重視;反之,美國女性通常是為了照顧小孩或長輩而離職。日本企業在聘請大學新鮮人時,通常沒有性別差異,但挑選管理職員工時,則大都傾向選擇男性。
多數國家的女性勞工參與力在結婚或扶養小孩時會下降,然後幾年後再回升,唯獨這樣的情況在日本特別明顯。即便是留在職場,她們也都是做著非專業、管理職的工作,女性更佔日本兼職勞動力的 77%。
日本首相安倍承諾將增加孩童照顧設備讓職場媽媽更方便。但是如果真的要女性就業人口上升,她們不僅需要政府政策的助力,更需要日本企業的改變。
公司必須提供女性實際的就業機會,並且提供透明的升遷管道。日本銀行的第一位女性分行經理 Tokiko Shimizu 才在受訪時談到,「我嚴重質疑,管理階層使用對待男性下屬相同的標準來對待女性下屬。」她更強調:

如果女性不被指派重要的任務,日後這將成為公司認為她們不能勝任管理階層的藉口。

日本職場女性困境

婚後繼續留在職場的日本女性表示,日本嚴格的工作時間規定並不符合照顧家庭的需求。社會以「全職工作」的期待來看待「母親」的角色,照顧小孩或年長都是她們的責任。平均來說,職場媽媽每天比另一半多花四小時在家務上;嚴苛的勞動法規讓她們很難找到可以負擔得起的家事幫手,並且不像其他國家女性,日本的職場媽媽是無法聘請外籍保姆的。
為了將這些有能力女性留在公司。企業應該把「彈性工時」當成首要任務。將近三分之二的受訪女性表示,如果彈性的工作安排是可行的,她們其實不會離開職場。日本未來若要走向「女性經濟學」,需面臨到的現實層面與文化背景的改變,實為一項挑戰。
有些女性受訪時表示,她們必須提早離開公司到托嬰中心接小孩。但是她們會感受到男性同儕的壓力(反而不是直屬上司),特別是其他部門的,因為他們不理解為何這些職場媽媽必須早退。
我的日本同事,也是職業婦女,她完全無法在公司多待一分鐘,有一次我下午 5:02 左右打電話給她,已經找不到人。跟她聊到這件事時,她提到托嬰中心不等人,日本通勤時間電車又擠,她 1 分鐘都不能浪費。她其實會利用小孩入睡跟家事都處理妥當後,打開電腦處理一些白天沒有做完的工作,並沒有減低她呈現出來的工作品質,甚至還可以獲得升遷機會。
如果日本女性想要留在職場,最好是選擇外商公司(這是根據很多調查歸納出來的論點),因為大多數美商或歐洲企業都有友善女性的工作環境。這些公司根據妳的表現跟工作品質來決定妳的升遷,同事跟上司總是鼓勵妳盡情表現。她們可以不分階層暢所欲言,直接的表達意見

日本的未來 - 女力崛起?

日本在上半世紀一直是創新中的國家之一。但人口危機不輸給天然災害,大大地威脅著整個經濟體系的重整。根據日本總務省所發佈的數據指出,2014 年日本總人口數為 1 億 2643 萬人,相較於去年約減少 24.3 萬人。出生人口僅比去年小增 955 人,然而死亡人口卻大幅提昇至 126.7 萬人,創歷史新高。
日本開始邁向高齡化社會,預計 2060 年老年人口將佔人口總數四分之一之多,並且總人口數會減少將近 30%,種種現象即將影響日本經濟的長期前景。
國際投行高盛 ( Goldman Sachs )指出,適當的發揮受過教育或有經驗女性的潛力,將女性勞動力提升至與男性同樣水平,可增加 800 萬左右的工作人口以振興日本日漸縮減的勞動力,並可提高 15% 的 GDP (國內生產總值)。尤其女性在許多購物決策上掌握主要決定權,若是增加女性的收入,必能刺激消費。
在日本已經有一些 " Herbivore men, carnivore women "的現象重新定義性別:男性不想按照父母輩的家庭觀念,不想承擔太多責任;女性則開始在工作上擔任要職。 事實上,近來日本媒體紛紛指出,年輕的男性接替照顧小孩工作的趨勢已在國內悄悄展開
日本女性已經準備就緒讓日本的未來更好,也期待企業能共襄盛舉帶領這個變革,再加上政府政策的臨門一腳。讓這些女性跟他們的另一半,都在這樣的趨勢及政策下受惠。
 
參考資料:
Japanese women and workHolding back half the nation
What’s Holding Japanese Women Back
Sylvia Ann Hewlett:Japan’s Working-Woman Prob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