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事業成功的女性,背後都有個…全心支持的男性

這些事業成功的女性,背後都有個…全心支持的男性

2015 / 6 / 9

「每個成功的男性背後,都有一位偉大的女性。」過往我們用這句話,來代表傳統女性的堅忍付出。但有心經營自己職涯的 CAREhER 會員們,當然也希望能在專業領域中有自己的一片天。這時候,擁有自己的支持網絡-也就是家人的理解和協助,變得非常重要。如果婚姻關係是妳人生藍圖中的一塊,那麼與另一半的良好搭配,更是不可或缺。
身為號召全球職場女性挺身而進(lean-in)的頭臉人物, Sheryl Sandberg 不只一次提到,因為另一半的支持,讓她能兼顧家庭與工作,因此呼籲年輕女性,慎選能尊重女性工作發展的伴侶。今年五月初,Sheryl的丈夫、這位被稱為「一位有影響力女性的最佳伴侶」,同時也是雲端問卷蒐集統計網站 Survey Monkey 的 CEO- Dave Goldberg ,卻在旅行中意外過世,一片驚訝與哀悼中,我們也藉此重新討論「成功女性背後的男性」這個議題。

Supportive Husband 是影響女性職涯的最大因素

一般印象中,成為母親後的女性,會花費較多的時間照顧家庭,相對減少工作投入,因此孩子似乎成為成功女性攀登職涯的最大阻力。但根據哈佛商學院 25,000 位畢業校友的調查,女性並不因為結婚而「主動選擇退出」(Opted-out)職場,在 32 到 48歲女性生育的黃金年齡,只有 11% 選擇擔任全職媽媽,絕大多數女性仍在職場工作,且其中有 74% 每週工作超過 52 小時。
相較於一起畢業的男性同學們,這些職場媽媽雖然身在職場,但是對於家庭,心中卻更願意犧牲:調查發現,剛畢業時,過半數女性畢業生認為自己的事業發展,將比父母那一代更上層樓。但踏出校園 10到 20 年,生活階段走到女性婚姻與生育的高峰期後,超過半數的女性讓出了自己工作的優先權,轉而以各種形式支持丈夫的工作;反觀同年齡的男性,有 70% 認為自己的工作比太太的更重要。
也因此,當夫妻雙方都有各自夢想要追逐,男女平權落實到家庭分工時,可能就不是喊喊口號那麼簡單。不過有心向上的職場女性也不必悲觀,根據 2014 年資料,名列 Fortune 1000 的 27 位女 CEO中,已婚比率為 93% ,相較於全美平均結婚率約 64% ,女 CEO 已婚比率高於全國;另外,兼任母親角色的女CEO比例為 84% ,也高於全國平均 74% ,說明了這些有事業心的女性 CEO 並沒有犧牲婚姻,或者怯於成為母親,反而勇敢地成為其他女性「家庭與事業兼顧」(have it all) 的典範。
美國本特利大學(Bentley University)女性與商業中心執行長 Betsy Myers 曾在全球各地訪問過上百位專業女性經理人,她發現,另一半的支持(Supportive husband)是成就這些傑出女性的重要原因,尤其對於已婚女性而言,幾乎可以說是她們成就的共同答案。
即使擁有另一半的支持,擔任公司中 C 字頭職位的女性仍須面臨許多挑戰,除了在偏向男性主導的專業領域力爭上游,還需面對傳統社會對女性擔任母親與家中主要照顧者的期待。此外,麻省理工學院(MIT)講師 Donald Unger 在他的著作《Men Can: The Changing Image & Reality of Fatherhood in America》認為,許多 C 字頭職位的女性擁有「A 型人格(Type A personality)」,對工作、家庭與自我都有高標準,不會輕易放棄任何一方。擔任美國紅十字會 CEO 的 Gail McGovern ,先生是惠普的高階主管。 McGovern 分享,雖然各方兼顧並不容易,但如果你同時熱愛工作、熱愛母親角色,並且挑選對的員工與對的另一半,這個理想就可以實現。

家庭分工模式

Betsy Myers 將高階職場女性職涯與另一半的分工劃分為三種類型,CAREhER 讀者們可以想一想,自己適合哪一種職涯途徑,以及與另一半的分工方式:
1. 大器晚成型(Late Bloomer)

這類女性有潛在事業心,在孩子年幼時,她們選擇擔任幕後工作,把較多心力放在照顧家庭,當孩子長大獨立後,她們的職涯才開始起飛。

Brenda Barnes 曾離開 Pepsi 六年,照顧她的三個年幼孩子,重返職場後,她在 50 歲出頭,晉升食品與日用品公司 Sara Lee 的 CEO。美國最大的手工啤酒公司之一 Shipyard Brewing Company 的 CEO Judy Forsley ,她在孩子還小的時候從事會計工作,當時她一週只能工作 40 小時,必須每天 5 點下班以照顧孩子和家庭,雖然她並不後悔當時的選擇,但她總是為自己無法全力工作感到沮喪。現在她的孩子已經 20歲,她終於能隨心所欲地工作。

2. 勢均力敵型(Power Couple)

夫婦雙方都擁有良好工作能力與專業工作,彼此也專重對方工作熱忱,代表人物是剛成為人母的 Yahoo CEO, Marissa Mayer 與她從事創投工作的丈夫 Zack Bogue,以及 facebook COO, Sheryl Sandberg 與她的丈夫 Survey Monkey, CEO David Goldberg 。這類夫妻的特色之一是常需要把家務外包給保母或其他親戚。

協助獨立創作者進行產品發表網站 Daily Grommet 創辦人兼 CEO Jules Pieri ,她的丈夫擔任業務與行銷工作, Jules 形容她的婚姻像是一場芭蕾舞,有人領頭、有人殿後,有人挺身、有人蹲下,不時錯身互換,他們必須經常決定誰需出差、誰該留在家當保母、誰加班、誰處理家務等等。 Dell行銷長 Karen Quintos 曾為了減少夫妻通勤時間,跟隨丈夫轉職到 Citibank ,幾年後丈夫又跟隨她一同進入 Dell ,當她開始攀登職涯階梯,丈夫願意成為家中後勤,保持工作穩定性,甚至帶著小孩一起工作,以此顧全工作與家庭生活。

3. 負擔家計型(Breadwinners)

女性為家中主要經濟來源,或者另一半的工作較有彈性,因此能夠支援家務與照顧小孩。Gail Galuppo 是提供銀行訓練平台的芝加哥公司 Bankers Lab COO 。她在 31 歲成為 GE Capital的 VP ,當時她丈夫從事業務工作,他們有一位非常棒的全天候保母,但保母畢竟無法 100% 代替父母的工作,因此,當其中一位孩子出現學習困難的狀況,她與丈夫討論誰該在工作上退一步。她的丈夫認為她有機會攀登職涯高峰,因此願意成為留守在家。多年來,她的丈夫是孩子活動的主要參與者,甚至負責家用品採買與清理打掃,丈夫對她說:「我希望妳專心工作,不必煩惱這些小事。」

Xerox CEO Ursula Burns 是第一位名列 Fortune 500 CEO 的非洲裔女性,她曾在促進女性權益的非營利組織 Catalyst 年會上,幽默地建議有事業抱負的年輕女性「選擇『老』丈夫」。 Burns 的丈夫比她年長 20歲,因此當她開始晉升高階要職,需要頻繁出差、長時間投入工作,她的丈夫已屆退休年齡,正好責無旁貸幫忙家務。

從性別分工到能力分工

華頓(Wharton)商學院教授 Stewart Friedman 曾在 1992 年調查 450 位校友對於雙薪家庭與家務分工的態度,2012年 他又進行一樣的調查,以研究不同世代態度上的差異。結果發現,年輕男性態度上較接受雙薪家庭,實際做法上也願意多分攤家務。 Friedman 認為年輕男性支持妻子工作,其中之一是考量現實,雙薪有助於增加家庭收入,但也的確男女平等觀念更加根深蒂固,因此有助未來女性職涯發展。
綜合以上,未來家庭分工的趨勢,也將向職場一樣,更偏向專業分工,而不再單以性別為劃分面向。夫妻兩人中,誰的工作戰力強大,另一方就退居大後方支援,等有朝一日前方戰情匹變,或者孩子獨立不需照料,暫居後方的這一位也有餘裕大展身手。如果雙方都是衝鋒陷陣的悍將,這時候大後方只好另請高明。女性不必再犧牲自己的事業心,反而應該展現亮眼的成績,爭取成為先發的那一位。
 
圖片來源:Kurt Bauschar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