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 MBA 畢業四年後回頭看,這個決定值得嗎?

動輒台幣數百萬元學費的 MBA ,應該要怎麼規劃,成為一項超值的投資,甚至是「一生一次」改變人生的珍貴機會。 在荷蘭修習 MBA 的 Elaine,在國際化的環境下接受來自同學、老師、課堂、產業界的刺

做決定前找出妳的不公平優勢 – 華頓商學院副教授 Laura

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的副教授 Laura,在台灣出生,紐澤西長大,甚至到過比利時、新加坡、上海,也在加州 Irvine 拿了 PhD,目前在費城教書,還替美國許多知名的新創團隊做顧問。 她的職業生涯中有

Finding your unfair advantage – Wharton associate professor – Laura Huang

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的副教授 Laura,在台灣出生,紐澤西長大,甚至到過比利時、新加坡、上海,也在加州 Irvine 拿了 PhD,目前在費城教書,還替美國許多知名的新創團隊做顧問。 她的職業生涯中有

大小女孩:放心出國唸 MBA 吧!

擔任台灣 University of Chicago 秘書長的明聖,接觸到許多來自美國芝加哥大學優秀畢業校友,近年來成功申請就學女性甚至比男性還多。他就這些優秀的女性畢業生,以及其他所認識的女性 MB

給 MBA 的青春和金錢能不能十倍奉還?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對於女性申請者而言,兩年的MBA代表更大的機會成本和換不回來的青春歲月,尤須審慎考慮,殊不知MBA 學校喜愛女性申請者多過男性。不過,申請MBA這條路是異常辛苦折磨人的。也許在決定去

女孩們,你其實可以不念 MBA

一份哈佛研究發現,擁有某項哈佛專業學位的畢業生中,MBA 學位女性的勞動力參與程度最低;所以如果一個正在考慮哈佛 MBA 學位的年輕女性,從學姊作出的選擇來看,她更應該對這個學位帶來的價值持懷疑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