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邊有這樣的公主病人嗎?

你身邊有這樣的公主病人嗎?

2014 / 11 / 18

每年到了年底業務報告會議,總是需要檢討今年展望明年,說明為何今年業績達成此成績,競爭對手做了甚麼,我們做了甚麼等等,不論業績成績好壞,都需要把今年的過錯與損失加以檢討,並擬定明年的計畫。那一年,我們部門業績很差,主管在年會上說,原因之一是因為分公司都有公主病(Princess Tendency)!
這個病在醫學上並不存在,但是如果一個人有公主病,那可真的病的不輕。

職場公主病?

過去我們對於公主病的印象都是來自於女性,但是我主管竟然用公主病來形容海外分公司團隊不求努力求上進;總是不願意出門拜訪客戶;面對困難的報表與財報,不願意詢問理解內容,直接兩手一攤表明要由總公司自行著手;或者抱怨總公司的決策;總認為自己行情很好,隨時準備跳槽;甚至認為沒有他,業績就會掉個兩三成等。
如果我們查 Wikipedia 會發現,公主病是用來批評一些養尊處優,嬌生慣養,要求獲得公主般待遇的女性。然而上述例子可以發現公主病也稱呼那些在職場上自我感覺良好,自私愛抱怨,總是希望別人替他把工作做完,而非自己動手動腦完成。所以這種病男女都會有,只是「公主」這兩個字,容易讓人覺得這是女性的專利,然而實際上不管男女,甚至是外國人都會有這種病。
其實大眾媒體很早就幫公主下好定義,從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等,這些童話世界裡的公主,每每都在等待王子的救贖,帶她脫離現實的困境,從此與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於是小女孩們從小就被這樣的故事與觀念灌輸,很容易認為自己的將來會有一個王子到來,從此他的人生可以過得更美好。如果我們從小閱讀這樣的內容,這一身公主夢很可能到了職場也不容易擺脫。面對上司甚至客戶的質疑時,不是自己去找方法,而是期待有人可以幫忙解決。

公主病例們,男女都有

誇張的病患可能會用眼淚攻勢,導致主管們不知所措,尤其當主管是男性時,在面對有公主病的女職員時,因為害怕應付眼淚攻勢,寧可把質疑縮回去,把工作轉移在其他成員身上,也不願意面對在辦公室潰堤的眼淚和委屈的表情。我就有聽過一個故事,朋友在中國設立公司,草創時期老闆跟著職員一起在生產線上應付每天的訂單,有一天一位女作業員邊作事邊哭,老闆關心地詢問她怎麼了? 她說: 「父母養我這麼大,我卻在這邊做這種事情?」這突如其來的眼淚與委屈,還真讓人措手不及。不知道是主管該去修習如何處理員工情緒問題,還是該職員要去訓練自己的情緒管理。
但是公主病也好發在男性身上,少子化和父母的過度呵護,導致很多人不懂人情世故,總是以自我為中心。有次朋友公司急於出貨,需要幾個臨時工搬運貨物,原本以為雇用到的會是年輕人,但沒想到那天來了四個中年大叔,每個人年紀都有五十歲以上,朋友問,怎麼都是中年人?
人力仲介表示,「因為年輕人現在都有四個長輩在扶養: 自己的爸爸媽媽和自己的爺爺奶奶,所以很多人都是在家打電動,或者是挑輕鬆地做,因為養尊處優慣了,這種工作他們不願意做。」雖然這個例子在中國,但我們真需引以為戒。這樣的公主病是否會像病毒一樣散播開來,銳減了我們的競爭力與企圖心。
尤其在組織中,有一人開始得病,就會導致其他人倒楣,因為工作 loading 可能開始加重。就像我第一個例子裡,分公司的人可以勤勞地拜訪客戶,總公司就不用一直派人盯著他們或者是駕著他們一起到偏鄉地方耕耘等。
然而在面試的時候,為了可以順利得到工作,很多人都表示,我有團隊精神,可以以組織的利益為出發,遇到問題我就會提問等。這些說穿了,其實都是場面話。坦白說,不論我們在甚麼職位,我們都希望每個人可以各司其職,把自己份內的工作完成,這樣整個組織才可以順利的運作下去。即使我們要做著自己不喜歡做的事,面對著不喜歡面對的人。
因為這就是成長。
過去我們可能在父母或師長的保護下,他們對我們多了一點寬容,多了一點諒解,一旦出了社會我們不能再期待長官對我們應該有相同的保護,需要學習獨自面對事情,甚至要獨當一面替客戶與公司解決問題等。

當遇到職場公主病時

在工作上,如果我們真的遇到有公主病的人該如何處理?其實這不是主管的責任而已,而是整個組織與團隊的責任。就如同我先前所說的,當公主病例好發在同事與夥伴們身上時,我們的工作 loading 都會加重,為了讓大家各司其職,最好的方式是團隊裡每一個人都可以相互提醒,當然也要表態對於工作進度無法完成時的困擾與合作上的態度要求。有救的公主病患者,可能因此逐漸改善,融入團隊,沒有救的可能自然受不了這樣的團隊氛圍與壓力,自然就會離開了。也因此履歷表上總是可以看出某些人常常更換不同的職務與內容,可是卻沒有真正從工作上學習到該有的態度。

然而我們沒有義務要改變一個人的公主性格,因為對團隊來說,

工作如期完成,目標可以達成,才是宗旨。

因為這樣的人格養成是時間堆積的,因此也需要時間來琢磨。

另外我們也可以消極的方式處理,例如面試者在第一線時就直接刷掉這樣的人選。因此我往往會注意面試者的履歷表,他在大學時參加甚麼社團,有無甚麼特殊的人生體驗或經歷,往往有受挫者或失敗的經歷反而是我想要追根究柢的部分,想知道他當時的感受與做法。這是以我的經驗出發,因為想要做好一個業務,是絕對不能允許有公主病的,因為我們要面對的挫折實在是太多了,沒有時間養尊處優,只有第一時間接受然後趕緊想辦法解決或改善。

保有公主的氣度和外交手腕

不過話說回來,公主不應該是個負面詞。
不管是歷史上或是當今歐洲皇室們的公主,還是有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精通各種外語,為國家出訪、展現外交手腕與溝通技巧的公主;他們負有不同的使命與榮譽感,也因為是公主,在舉手投足之間更是需要展現親和力,當然也有我們不知道的困難和限制,但是保持優雅地盡力完成使命,才是真正該仿效的公主氣度。
或許下次遇到這種狀況時(如果有時間的話)可以反問這些病人:要當一個有智慧有使命的公主,還是要當一個有公主病的公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