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玻璃之城的包容心 -荷蘭工作談 

學習玻璃之城的包容心 -荷蘭工作談 

2013 / 11 / 14

前往荷蘭的開始

六年前園藝碩士畢業,我申請到荷蘭就讀 International Horticulture 碩士課程,除了讀書,其實是還想趁這一年時間,省吃儉用也要玩遍歐洲,沒想到這些自助旅行的規劃與經歷,會變成我現在工作的重要養分。
荷蘭的教育很務實,許多課程包括進入企業實習的論文學分,需要協助解決企業丟出的任務。 全世界都是荷蘭園藝產業表現的舞台,當時許多公司目標發展中國市場,我就是在一家火鶴花育種種苗公司(RijnPlant 瑞恩火鶴花)進行中國市場研究,畢業後也繼續在這間公司工作。
企業實習是尚未有工作經驗學生的最佳求職管道,在這幾個月時間裡,企業可以觀察是否是「對的人」,你自己也可以體驗這是否是自己喜歡做的工作內容。
 

區域經理的工作

現在我是亞洲區域經理,負責中國以外的亞洲國家業務,每年固定會去拜訪在其他國家的客戶。這幾年來拜訪的客戶分布台灣 、中國、日本、 韓國、泰國、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本來 11月份要去以色列,但同時間會在台北參加花展,改由別的同事去,因此排定我在1月份要去非洲某小島拜訪新客戶,每次出差都還是抱著當年自助旅行的興奮感,很期待啊!
這是我們公司 10公頃的自動化玻璃溫室,全部都是種火鶴盆花。
公司位置在荷蘭的 Westland,這邊是世界最大的園藝業聚落,尤其是花卉與溫室蔬菜,都是在玻璃溫室裡生產,又稱作「玻璃之城」,若在飛機上或用 Google map 可以看到綿延不斷的玻璃溫室。除此之外,FloraHolland 花卉拍賣場是全世界花卉交易的樞紐。而這一切是發生在平均海平面下 5 公尺!
 

荷蘭的職場媽媽

基本上荷蘭是一個 「我有我的看法,但是我尊重你的意見,不會強迫你照我意思做」的社會 (大麻跟同性戀就是例子), 所以生育後的女性比較少因為外在意見被限制在家裡,原因大多是她們本身選擇想待在家。
在荷蘭很多婦女生小孩後選擇回職場,與雇主協調將工作調成兼職, 一周上班 20 或 25 小時。譬如,上兩個全天外加一個上午,盡量讓自己能擁有高品質的家庭生活,又能不與社會脫節保有經濟收入。
平均分攤家事在荷蘭很普遍,男性也會希望擁有充分與家人互動的時間。此外女生收入比男生高也沒壓力,以身邊同事來說,兩位男性經理的太太薪水都高出他們非常多。我自己的薪水也是比我先生高一點,但是先生對這也很 okay,我們也商量以後如果有小孩,他可以選擇待在家裡顧小孩煮菜。我想這個現象除了因為荷蘭男女較平權,另外很重要的是荷蘭尊重別人意見的社會文化,不太會評論別人「為什麼你跟別人不一樣」,少了旁人閒言閒語的社會壓力,每個人都可以更自在選擇什麼是自己想要的。
 

荷蘭職場情況

在荷蘭工作有令人羨慕的福利條件與彈性,每年有25天帶薪假,想要一次請2~4週的長假並不難。夏天假期前會發一筆"假期金",是從每個月的薪水裡提撥,讓你放假可以有錢花。學校暑假期間,很多公司也會鬧空城,因為爸爸媽媽也安排休假帶小孩去玩。只要老闆同意,連上下班時間都可以很彈性,我有認識的人為了避免上班尖峰時間,早上5點進公司,下午3點下班;或是每個星期固定一天下午不上班,因為跟小孩約好這個下午是家庭日。
我體會最深刻的是自己第一年工作期間的轉變,從台灣的成長背景跟思考模式,需要融入一個全荷蘭人的工作環境。
在荷蘭有很多很國際化成員的公司,會有來自各個國家的職員,在這樣的公司裡可能感受到的文化差異不會太大,但當年我進到公司時是公司的第一個外國人,兩方都經歷一段不輕鬆的磨合期,我必需去感受差異跟調整行為。荷蘭人目標明確,說話直接,我就不能用潛規則過日子,如果有不懂或懷疑就必須要開口問;荷蘭人父權權威不明顯,老闆會希望員工是有想法的,因此我不需要畢恭畢敬完全服從,反而與上司爭辯會得到更好的評價。
然而某些差異反而成為我在工作上的優勢,當荷蘭人的直來直往得罪亞洲客戶卻還不自知,一頭霧水怎麼會斷了聯絡?這時就要挺身「閃開,讓專業的來!」,用同理心寫出能讓客戶滿意,公司立場也明確的郵件。
另外是雖然我自己不覺得作為女性在工作表現上有什麼差異,在現實面上還是會遇到。 譬如之前面試的經驗,都有被問到「妳認為妳是女性怎麼勝任這個工作?」 (在美國可能不敢直接這樣問,可能一狀上法庭, 但是荷蘭人很直接,想什麼就問什麼。
又譬如,業務上若是遇到客戶是女性社經地位仍然較低的國家(譬如印度跟中東),因為當地仍有些人不習慣與女性來往生意,或平起平坐,我就需要變通成仍是電腦銀幕後出「腦力」的人,但讓男性同事出面。畢竟我的目標是要成交,而不是在乎被怎麼看。
 

練習包容力

說起來,我很喜歡這類型的工作,能把自己放在一個能每天接觸不同國家客戶的環境(我們銷售出口部門是個六個人的小團隊,但是出口到 60 多個國家),在這樣的環境讓我可以看更多,更廣泛思考。就像最初選擇到荷蘭學習銷售園藝商品,我相信想要成為哪種人,就要把自己放到哪種環境。 荷蘭是個相當具國際觀的環境,我在這裡學到人與人之間的差異不是重點,重要的是能否具有包容差異的能力。
當台灣越來越多一窩蜂的事件,越來越多「怒!外帶竟然加 5 元!」這類操控人情緒的芝麻新聞,或是「博士竟然賣雞排」變成具新聞性特別案例,都漸漸把群眾導向習慣單一情緒,也越來越不快樂。
相信我,越有包容差異的能力,生活能過得更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