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從 9 歲就想做沒人辦得到的事 – 血液檢測女王 Elizabeth Holmes

她從 9 歲就想做沒人辦得到的事 – 血液檢測女王 Elizabeth Holmes

2014 / 7 / 3

2003 年在美國史丹佛大學校園,就讀大二的伊麗莎白・福爾摩斯 (Elizabeth Holmes) 踏入化學工程系教授錢寧・羅伯森(Channing Robertson) 的辦公室裡,接著,伊麗莎白用堅定的語氣說:「老師我想開公司,我想用全新的發明幫助這個世界。
那一年伊麗莎白到新加坡學習利用血液和唾液檢測 SARS (造成全球大恐慌的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的最新技術。當時的她直覺這個系統不夠有效,應該要有一個更好的辦法,加上之前在演講上學的藥物傳遞 (drug delivery) 技術,她腦子多了一個想法:她想寫一個專利,讓原本只用於藥劑釋放的貼布,也能夠長時間監測患者血液內的特定指數,以便記錄藥效以及病情。這個方法能夠讓醫生能更通盤了解藥劑的效用是否達到預期。
聽完伊麗莎白的想法,羅伯森教授心裡直覺:自己教書這麼多年,雖然對這個小女生解決問題的方法與創新的思維印象深刻,但今天,她竟能提出一個自己鑽研三十多年以來的領域,從沒有想過的點子。當下,羅伯森毫不猶豫的支持伊麗莎白創業。直至今天,羅伯森不僅是伊麗莎白的指導者,也在多年的義務協助後擔任她新創公司的資深顧問,坐在伊麗莎白辦公室附近的位置繼續支持她的夢想。
十一年後的今天,伊麗莎白・福爾摩斯一手創辦的 Theranos 已是醫療檢驗界一顆閃耀的新星,根據《Fortune 財富雜誌》報導,Theranos 這家結合了 therapy (治療)及 diagnosis (診斷)含義的公司,已經募集到四億美金,市值預估超過 90 億美金。

讓所有人都能使用的醫療資源

雖然沒有延續最初構想的檢測貼片。但 Theranos 推出一套全新的檢驗系統,這套系統只需要從病患手指頭輕輕的扎針取得一小滴血(約 50 微升),便能在數小時內得到 70 多種檢測結果。傳統上,如果使用現有檢測系統,需要超過 10 毫升(是 50 微升的兩百倍)血液量以及數日的等待才能取得相同結果。
這項全新發明讓病患免除面對針筒及抽血針頭的恐懼 (伊麗莎白本人就是針筒恐懼者),也能讓許多面對靜脈抽血有困難的病患,如老人、小孩、過瘦或肥胖者更輕鬆地取得檢體;也能夠讓醫生增加檢驗頻率並有效減少臨床診斷及治療的等待時間;另外,檢測所需的金錢及時間成本的大幅降低再加上分析儀器尺寸的縮小(僅一台大型計算機機台大小),也讓血液檢驗所的設置更加容易,造福許多偏遠地區或第三世界的醫療院所。
長遠而言,她希望這項系統能讓血液檢驗如同測量血壓般,成為容易獲得的資源,讓大眾定期接受基本檢驗,在疾病發生前看出端倪,藉此成為預防醫學的重要指標。她也堅信所有人都應擁有了解自己檢測結果的權利,因為資訊透明化能讓病人在接受治療時處於更主動地位
那麼為什麼說 Theranos 顛覆了傳統血液檢測市場呢?
在一個約 70% 的醫生仰賴檢測結果來做醫療決策的市場中,僅僅在美國血液檢測產業總市值就高達 730 億美金,民間檢測公司每年處理大約 100 億筆檢測樣本,而美國本土醫療保險公司光在醫療檢測項目,每年就必須支付給醫院超過 100 億美元。因此不難想像,Theranos 的檢測系統才剛問世,就馬上以低價,低侵入性,快速的等待時間與透明的價格撼動整個傳統檢測市場。
如今 Theranos 的檢測系統已經獲得聯邦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計畫服務中心 ( Federal Centers for Medicare & Medicaid Services, CMS) 的認證,成為美國公立醫療保險給付項目之一,能夠檢測的項目超過 200 種,目標設定未來要超過 1000 種。

不只是製造商,期待對社會作出更多貢獻

Theranos 的潛力也被美國藥局超市龍頭之一的 Walgreens 看準,他們已開始在部分地區藥局裡面的迷你檢測站,以傳統檢驗 1/2 或 1/4 的價格,甚至是醫院定價的 1/10 推廣這套全新系統。未來更計劃在全美 8200 間 Walgreens 分店設立 Theranos 檢測站,提供病患無痛,快速又方便的檢測服務。
這項舉動也符合了伊麗莎白希望能讓無法擺脫對針筒的恐懼,或無法負擔高額費用,而沒有依照醫生的指示做檢測的病患能接受該有的照顧。
由於 Theranos 有自己專用的特殊迷你試管和自產的分析儀器,而且實驗室已通過聯邦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計畫服務中心認證,不需要再經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認證。但也因此遭受質疑,傳統醫檢龍頭 Quest Diagnostic 公司的顧問表示:「我們無法了解 Theranos 如何得到這些檢測數值,也無法證明他們檢測結果的精準度是否符合市場標準。」為了解除這些疑慮,即使沒有任何義務需要取得 FDA 認證的情況下, Theranos 還是投注大量資源希望藉由 FDA 的結果證明檢測結果的真實性。
不過,不管市場評價如何,伊麗莎白確實已成功虜獲醫檢市場裡了所有人的注意,Theranos 之後如何能順利擴張服務更多地區與人民,同時還能夠維持產品的品質還有待觀察;除此之外,Theranos 也必須面對競爭對手的專利訴訟官司,然而,這些事件,從未影響伊麗莎白前進的腳步。
從 19 歲說要開公司,這十年間伊麗莎白不曾停止創新的步伐,29 歲的她本身已申請 82 項美國專利及 189 項他國專利,而 Theranos 也申請了 186 項國際專利。面對激烈的競爭,伊麗莎白認為

不停地創新,才是讓公司立於不敗之地的最佳方法

對手永遠只能抄到過時的設計。

而擴張版圖之餘,伊麗莎白從沒忘記過自己最初的信念:改善醫療體系的現況,讓血液檢測變得更為親近但實現夢想同時,她也發現想要改變一個國家的醫療狀況,就必須尋求更多優秀戰略家的幫助。
為此,Theranos 積極延攬多位前美國政府官員,組成美國公共服務事業史上陣容最為顯赫的董事團隊,包含:三位前美國內閣部長,兩位前美國參議員,一位前海軍上將與一位海軍陸戰隊上將。如此團隊陣容不但顯示出伊麗莎白想從醫療體系的制度面進行全面性的改革,更顯示許多前輩對於這項技術發展的重視。去年決定加入 Theranos 外部董事會的前海軍陸戰隊上將 James Mattis 解釋道:“ 伊麗莎白正在改變這個世界,而且是一個正向的改變。”

堅強的信念

伊麗莎白在九歲時就告訴爸爸:『我想在我人生中發現一個全人類從沒有想過可以辦到的事情。
而創業,是她認為最容易對世界產生影響力的方法。十年後,年方十九的她一如所願的找到她創業的立基點,她的父母也尊重小孩的志向,將原本的大學學費拿來支助伊麗莎白勇敢追夢。
大學決定輟學創業的伊麗莎白說:

我希望利用我的發明可以顛覆整個醫療體系的生態, 不僅是在現有的制度中出現修正性的變化,我希望我的科技能讓世界上不論種族性別的所有人都可以受惠,享受高品質醫療資源。

在這個長遠計劃的藍圖之下,伊麗莎白拒絕任何只想快速回收獲利的投資客,堅持尋找能認同她的理想與計劃的投資團隊。
然而擁有好的點子並不是一帆風順的保證。在史丹佛 「傑出校友」的分享會上,伊麗莎白大方分享當初創業的艱辛。 一個 20 歲不到的小丫頭,為了讓腦中的構想成為產品,抱著必須與兩百個創投經理面試後才能籌募到創業基金的決心走出校園,她用紮實的關鍵技術與商業模式,化解了投資者對這個年輕輟學小女生的疑慮,進而願意投資 Theranos,伊麗莎白內心堅強的信念與執著和深謀遠略的策略,都是 Theranos 能走到今天榮景不可或缺的關鍵。

Think outside of the box

資訊爆炸的時代,當你只是將所有資訊視為理所當然,毫無消化地吞進腦袋,我們終究只會成為舊有體系內的一個小小螺絲釘。
伊麗莎白在短短大學兩年內發現教授三十多年來從沒有想過的概念,是來自於她能清楚拆解每一個資訊背後的元素,並且將不同概念加以整合重新應用,創造出劃時代的全新系統
《財富雜誌》照片裡的伊麗莎白顯然是美化過的。
看看她在史丹佛談創業的影片分享,你可能會選擇用「瘋狂科學家」來形容她散亂的頭髮和略帶害羞的眼神。然而,照片或許能夠美化,但她的成就絕對不是靠著幾位大頭站台就能堆疊出來。不可諱言,她的背景與她的成功在醫療檢測界雖然是屬於少數中的少數,但也清楚地再次證明,成功的關鍵不在於年紀,性別或背景。而是你是否具備獨立思考與判斷的能力,是否具備夠創新的想法,還有在付諸行動時是否能夠永遠不忘記初衷,眼光放遠,堅定向前。
 
本文參考資料:
Theranos 公司網頁Fortune 專訪以及之前討論其董事會組成文章Forbes 專訪、在史丹佛分享創業故事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