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做有興趣的事情不可以嗎?

我只想做有興趣的事情不可以嗎?

2013 / 3 / 18

親愛的以威

photo credit: Khánh Hmoong

photo credit: Khánh Hmoong


如果你的紅玫瑰和白玫瑰是同一個女孩,你會不會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如果我們每天去上班,都覺得迫不及待,明明是做自己最愛做的事情,卻有人願意付錢給我們,那我們會不會覺得人生真是美好?
也許我們終其一生,就是在追求這種幸福美好。
記得很久以前在選填志願的時候,爸媽都會説唸某某科系比較好,工作穩定薪水豐厚,而且社會地位崇高,所以成績好的學生都去唸醫工法商,同學的青春歲月就是不斷的考試拿證照。邁入中年之後,我們經常可以看到大提琴琴藝驚人、但是醫術普普通通的醫師,或是畫圖畫得極好,但是打官司經常丟三落四、粗枝大葉的律師,每次欣賞他們的作品,我心裡都有點惋惜,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浪費了老天爺給的才華,讓我們的社會少了一位馬友友或畢卡索。
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當工程師、會計師、公務員、大學教授... 是人人稱羨的社會中堅份子,是一個「有用的人」,但是當我們説,「我的偶像是舒馬克/李安/侯布熊/藤子不二雄/林懷民!我要當世界第一的 F1 賽車手/國際大導演/米其林大廚/漫畫家/舞蹈家...」然後全世界就笑我們頭腦有問題,連素昧平生的大伯舅公嬸婆姨媽都跑來勸阻我們,説年輕人不要太衝動,現在還少壯卻「不努力」,老大就要徒傷悲了!
主流與非主流
photo credit: mikebaird

photo credit: mikebaird


其實當個社會的「非主流」比當主流人物辛苦多了,不但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證明給全世界看,最困難的是還要有「打斷手骨顛倒勇」的驚人意志。別人都不相信我們的能力沒關係,但當我們在實現理想的路上不斷遇到挫折,受盡他人白眼還要對自己信心喊話,失望的人很容易就會放棄自己的初衷,懷疑自己只是盲目的熱情,興趣和工作結合根本是癡人説夢。
可是貝多芬可以不作曲嗎?李白應該不寫詩嗎?那我們就聽不到觸動心靈的「快樂頌」、也永遠不懂得「天生我材必有用」。
如果我們天生就喜歡做一件特別的事情,又可以把它做得很好,怎麼捨得不把它當成職業、甚至志業呢?
現今的職場
何況,今天的職場其實和老一輩們熟悉的環境不太一樣。隨著科技日新月異,現代職場追求的是「全球零時差」的速度,因此我們在工作上必需投入大量的心力,幾乎到了人雖回到家、心還留在辦公室的程度。如果不是樂在工作,這樣的生活實在讓人難以忍受。
問題是,現代社會分工如此細膩,我們怎麼可以肯定當興趣變成了工作,還會是我們的最愛呢?就算「自我感覺」高大帥氣歌神再世,我們能夠承受經常被評審打槍退貨的試鏡嗎?
即使我們天天文思泉湧下筆如有神助,連諾貝爾文學獎致詞都已經準備好,我們真的經得起一次次被退稿嗎?
當興趣變成工作
photo credit: canonsnapper

photo credit: canonsnapper


興趣變成工作之後,好像美少女娶回家,結果是牽手相愛一生呢?還是自掘愛情的墳墓?
也許,在於婚前你們有多麼了解對方,愛是否深刻到可以包容彼此的缺點和困苦。「試婚」可能是一個頗有幫助但卻不太標準的答案,但是「實習」卻千真萬確是了解一個職業的不二法門。我喜歡你的説法,熱情是好的,但在工作中,能力、以及面對工作的專業態度更該被重視
我們看到很多興趣與工作成功結合的例子,想必與熱情的堅持有一定的關係,但如果工作與興趣是分開的,熱情在別處燃燒,那還能堅持在工作崗位上嗎?
想念台北的春天,和木棉花開的人行道。
現在就加入 CAREhER,或是讀讀他的前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