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工作與興趣

關於工作與興趣

2013 / 3 / 11

親愛的安俐:
hesaidshesaid要看一個人心智年齡幾歲,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看他現在困惑的事情。
在人生的每個階段,我們往往問起彼此相同的問題,沒人能給出滿意的答案,大家四處尋找、拼湊著各種七八十分的回答。
三十歲前後,最常聽到的問題之一是:「我對我的工作一點興趣也沒有,我真正喜歡的是…我想換工作,你覺得好嗎?」
你覺得因為沒有興趣而換工作,這樣好嗎?
 
分工合作,是柏拉圖理想國的實踐
經濟學之父亞當史密斯 (Adam Smith)說過,提升社會整體效益的方法之一是讓人們去做他最擅長的事情(前題是這件事情得對社會有貢獻的,好比看日劇或睡覺就不行)。
只要每個人專注於她擅長的項目,專業分工,所有人便能過得更好。
這是工作的起源。

photo credit: Andres Rueda

photo credit: Andres Rueda


薪水則量化了付出,是人們彼此換取勞力的度量衡標準。對社會貢獻越大,便可以換得越多人的服務。這是理想的薪資衡量標準,當今的社會顯然距離理想有一段距離。
不過,照理想的準則來看,工作需要的能力是「擅長」而非「喜愛」。倘若今天選擇工作的標準是喜愛,那麼打開收音機,聽到的不會是Adele的新單曲,而是《哆啦A夢》裡技安的第一萬場iTune Live 。
擅長跟喜愛或許呈現正相關,但絕對不是完全正相關。
這點從我很愛寫文章卻…唉,就可以很悲哀的看出來了。
責任是工作與興趣的最大差異
photo credit: Helen K

photo credit: Helen K


工作中常存在著如同婚姻之中那些無法避免的責任。
你很想睡覺,但還是得半夜起來替小孩換尿布;你很討厭蟑螂,但還是得硬著頭皮追殺它。
興趣則是輕輕鬆鬆的戀愛,不,搞不好連戀愛都稱不上,只能說是單戀。
在單戀中,妳期待第一道冷鋒趕快南下,妳才能去挑毛線替他打圍巾。妳不求任何回報,僅僅是付出,就能讓妳感受到最純粹的喜悅。
興趣也是這麼一回事;沒人付妳薪水,妳卻願意在假日做愛心義賣的義工,願意為了一杯心中的夢幻單品跑遍巷弄間的咖啡廳。
要是將興趣與工作結合,就好比從「單戀」進入「交往」、乃至「婚姻」。我們開始期待付出後的回饋。
替他繫上圍巾,下個節日我們要嘛是得到一個驚喜,不然就是一個驚訝。
期望落空的驚訝會快速損耗情感。
經不起損耗的感情,很快會結束。
承擔不起責任的興趣,很快就會消失。
有些興趣,事實上遠不如想像中的有趣。它只是放在心裡那個名為夢想的位置,壓著那位置,讓我們活得比較安心,說服自己不是沒夢想的凡夫俗子。
許多人說結合工作與興趣,會讓你失去興趣。
我想,這是個機率問題,而且機率應該不小。
成就感是興趣的來源

假設服膺於選擇工作的最初條件——做最擅長的事。
那麼除了物質的好處外,工作順利伴隨而來的成就感,更是重要的精神食糧。
許多熱愛工作的人,起初並沒有這麼喜歡他的工作,是因為成就感的回饋,提供了動力讓他投入,產生更多的成就。正向循環讓他愛上自己的工作,功成名就後的訪問上,他露出幸福的模樣,嘴角微微上揚地說
「我比別人幸運很多,我做的,恰恰是我喜歡的事情。」
說到這裡,已經有點雞生蛋蛋生雞的味道了。
我們可能不清楚自己喜歡什麼,但至少肯定,大家都喜歡成就感,喜歡自己的能力受到認可。
只是,這樣就夠了嗎?
就算有成就感,很多人可能還是無法接受這樣機器般的準則。
再怎麼說一天有將近一半的時間奉獻給工作,要是沒有一點興趣,只是擅長而已,哪能作得下去?
你曾愛過你的工作
photo credit: stuartpilbrow

photo credit: stuartpilbrow


的確是這樣沒錯。
現在,妳想起幾年前,當妳接到現在這份工作的面試通知,精心挑選著套裝。面試時,雙手放在大腿上,微微握住,向主管解釋妳想要這份工作的畫面了嗎?
儘管當時說的是場面話,但裡面必然隱藏著幾分真心,妳是對這份工作有興趣的。只是那樣的興趣,可能早被家常磨慧骨,在工作中漸漸流失了。
《紅玫瑰與白玫瑰》一開頭是這麼寫的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黏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工作與興趣,就是每個人心頭上的這兩朵玫瑰花。
最後,請別因此誤會我認為工作跟興趣該徹底分開(也別誤會我是個會把婚姻跟愛情分開的男人),應該是這麼說,我覺得沒有必要強求工作一定得是自己喜歡的事情。熱情之於工作就像是留學的 GRE,只要過一個門檻就好,真正在工作中最該被重視的是能力,以及面對工作的專業負責態度。
這是我的一些想法。
當妳周遭的朋友問起妳關於工作與興趣的看法時,妳會怎麼回答呢?
 
祝 上海的氣候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