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們,你其實可以不念 MBA

女孩們,你其實可以不念 MBA

2013 / 10 / 6

編按:許多人在工作一段時間後都思考是否應該申請念商學院。念商學位能夠增強自己的 skill set ,對商業世界運作的邏輯有更深的認識及瞭解,更重要的是還能夠建立強大的人脈網。但是,這些好處真的得在學校才能學到?
念商學院最令人擔心的就是龐大的金額支出,紐約時報這篇文章從女性的角度分析了念 MBA 在高額學費外,其它值得考慮的事情
哈佛商學院正試著改善女性學生的就學環境,先前 Jodi Kantor 在時代雜誌曾提過,儘管就學時的情形一樣,女性在校的學業表現卻依舊比男性同學來得要低。但是過去兩年裡,哈佛商學院成功地改善了這個差距;但這其中並未說明的是,假設有的話,學校做了哪些措施,以及對於以兄弟會 (frat-house) 文化為主的學生族群又造成了哪些影響?這也正是 Kantor 報導提到的一點:許多受到華爾街磨練的女性私底下透露,其實哈佛的情形比任何一棟交易大樓都還來得糟糕。
這不禁令那些對職場有野心的年輕女性產生疑惑:到底為什麼要念商學院?
2004 年,在我華爾街生涯的第二年,就考慮過是否要申請 MBA。我就是那種 22 歲到華爾街上班,如同 Michael Lewis 說的「其實對任何事情都還不清楚」的人-這個事實讓我上班的第一年過得非常痛苦。所以我想,或許念個 MBA 可以讓我更具有正當性,去做想做的事。當我參加了當時的公司(雷曼兄弟)所提供的夜間進修 GMAT 的課程,有一次,老板翻遍了佔領我辦公桌上某一角的模擬試題,接著問了我一個值得思的問題

是否真的覺得去商學院會比現在的位置學到更多?

跟醫學院或法學院不一樣的地方,MBA 這個學位在商業世界裡並不是職場晉升的必要條件。許多成功的 C.E.O. 並沒有 MBA 的學位, 例如:雅虎的 Marissa Mayer、 亞馬遜的 Jeff Bezos、IBM 的 Ginni Rometty。在華爾街或矽谷,商學院通常會被當作是一個去玩樂放假的時刻。像是創投家 Marc Andreessen,就觀察到商學院畢業生對某個部門的興趣是經濟泡沫的主要指標。
另外如果就招生條件來看,正在考慮是否要念 MBA 的這群人(以哈佛商學院的入學生為例)其實是最不需要這個學位的。更具爭議的是,令學生能夠確保畢業後成功的條件,正是她進入哈佛的最初特質,反倒不是學位本身。同時,一個 MBA 學位並不一定值得學生付出高額的支出:例如學費、住宿跟伙食費。現在一位哈佛商學院的學生要花上十八萬美金,而且這還沒算到失去工作收入。
但是對女性而言,另一個也同樣,或者是更重要的考量是:損失的時間。
令人難以忍受的真相是:出於家庭考量來看,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離開職場,或者是在取得 MBA 學位十年後中斷她們的事業。根據哈佛針對芝加哥布斯商學院畢業生的研究,在取得 MBA 學位十年後,至少中斷一次事業的經歷而言,女性的機率較男性高了 22%,無業的女性比例佔全部的 13%,男性則佔 1%。而女性即使沒有因為育兒而中斷事業,但她們的職涯必定受到影響。研究發現,MBA 媽媽似乎更主動選擇家庭友善的工作,避免工時長但卻有更多晉升可能的職場環境。

商學院帶來的好處是?

從機率來看,對女性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不就是在她還二十幾歲的時候,盡可能的打拼並升到最高的職位,且生活越簡單越好?這樣一來,過了十年或更久之後,她將擁有更多的存款、更多的工作經驗、以及更多談判的籌碼-而這一切都可以視為有更多的可能。
雖然一個考慮要不要念哈佛 MBA 的年輕女孩可能會說:「那不是我。我聰明、有上進心,更加不可能退出。」但是看看資料,一份 Vanderbilt 研究發現,從精英機構畢業的媽媽,反而比那些沒那麼有名的機構畢業的媽媽更容易退出職場,特別是那些擁有 MBA 學位的。另一份哈佛研究則發現,在哈佛擁有某項專業學位的畢業生中,MBA 學位女性的勞動力參與程度最低;所以如果一個正在考慮哈佛 MBA 學位的年輕女性,如果觀察學姊,她更應該懷疑這個學位所能帶來的價值。若把時間換算成犧牲,真的值得花兩年珍貴的時間去讀一個學習環境艱困又不是必要的學位嗎?
想想這兩年的其它用途:與其靠著 MBA 來提升自己的能力,女性也可以用自學的方式培養專業能力,例如程式設計和第二外語;或者,也可以開始自己的新事業。如果她在矽谷或者華爾街上班,或其它不是靠 MBA 提升的行業,她便可以留下並持續晉升。如果她現在想不到這兩年該如何利用,但過陣子或許有更好的用途,那麼何不保留這個選項?
這正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對於要不要念商學院這個考慮,反而在我在華爾街的第三個年頭變得不這麼緊迫。我在團隊中,晉升到一個 MBA 畢業生進入的職位。當然我仍考慮要念 MBA,但也同時開始了自己的事業以及學習中文;因為華爾街對我而言並不那麼適合。
我想要重新定向自己的職涯,但仍不確定商學院就是答案。結論是,我從未申請。而無法預測地,在 2009 年,我在華爾街的第七個年頭,選擇了離開金融業當起小說家。可以預見的,如果我決定取得 MBA 學位,兩年後我的經濟狀況會更窮困,而且職業生涯也會落後,我就沒有辦法嘗試那樣的機會。
當然,一定有些 MBA 女性會覺得這兩年是最棒的投資,譬如一些想從非營利組織轉型到金融業的女性。但這顯然不是一個適用於所有人的選擇。如同 Kantor 所說,在急著進入商學院之前,一個女性應該自問她的時間是否願意花在聆聽她的男性同學說自己如何「公開的尋找那些他們可能會痛宰、上床或者結婚」的人。或者參與那些只有 8% 是關於女性主角的案例分析課程。如果她不是那麼確定這些事,或許她就應該在別處展開事業。
 
原文:Why women should skip business school
延伸閱讀:Harvard Business School Case Study: Gender Equity(討論哈佛商學院裡的性別歧視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