嚮往明星般的臺風-得獎人的說話之道

嚮往明星般的臺風-得獎人的說話之道

2015 / 4 / 2

每次盛大的頒獎典禮上,除了欣賞眾家明星身穿設計師禮服走紅毯,或是關心進電影院看了兩次的某部片入圍多少獎項之外。如果我們把過往奧斯卡得主們的表現拿出來歸類,搞不好可以從中偷學兩招。畢竟在社會上走跳,表達能力就是一項加分利器。即使沒有三寸不爛之舌,但總有機會需要你在眾人面前開口講話。嚴肅一點的,可能是企畫提案發表、工作例行會議。輕鬆的,像是大家幫你舉辦的升遷派對,或是主持尾牙、春酒節目等等。
頒獎典禮這類場合的致詞,多半會由專業寫手操刀,文字的深度與內涵都有一定水準,再搭配得獎者的舞台魅力,一段段感人肺腑或熱血激昂的致詞就這麼呈現出來了。觀摩這幾種奧斯卡典禮的致詞方式,搞不好能激起你的靈感,當哪天需要出席業績表揚,或是成為派對主角時,就不怕腦袋一片空白或是沒梗囉。

激情演出型

業務或是創意無限的企劃人可以效法這兩位的精神:以《美麗人生》幫義大利拿下第十座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羅貝托貝尼尼,聽到獲獎片名的那刻,興奮到(壓著前排演員頭頂)站上椅背向大家致意的瘋狂舉動,看過的人肯定忘不了。踩過兩三排椅背,好不容易甘願下來紅毯,轉瞬間又看到羅貝托完美詮釋「一路跳上台」的這種喜劇或動畫片才會出現的畫面。無法抑制內心那股激動,二話不說先來個九十度鞠躬表達感謝之意,濃厚義大利口音努力擠出所會不多的英文告白說 “This is a moment of joy and I want to kiss everybody!”

沒想到更精彩的還在後頭:因為男主角獎也頒給了羅貝托!這可有趣了,他這次上台照例行了個九十度禮,接著說「這是個太糟糕的錯誤了!因為我已經把會的英文都用光了!」然而義大利人可不會因為語言障礙而減弱他們的熱情,雖然無法具體描述自己有多開心,但卻用了這段更有畫面的譬喻:「我、我想要化身眾神之王朱比特!綁架所有人,倒臥在蒼穹跟所有人做愛。」” I would like to be Jupiter! And kidnap everybody and lie down in the firmament making love to everybody, because I don't know how to express.”

另一位激情演出的,是奧斯卡史上最年輕最佳男主角阿德里安布洛迪。當年以《戰地琴人》稱帝,他驚喜交加走上舞台,緊緊抱住頒獎人荷莉貝瑞毫無前兆地便來個熱情擁吻。「我敢說主辦單位沒告訴你們這也在禮物籃裡面」─ 阿德里安在發表感言前,指著一旁的荷莉貝瑞來了這麼句玩笑話。當然,荷莉貝瑞也很配合地邊賊笑邊抹抹嘴唇;只能說,人帥真好。

同場加映:話說隔年,阿德里安擔任最佳女主角頒獎人時,還拿出了口腔清新劑噴個兩下才宣布得獎名單。
 

借題發揮型

如果你對公司有所建言的話,小小地偷渡兩句或許不會讓妳顯得太過失禮。第一位奧斯卡黑人最佳女主角荷莉貝瑞(雖說是黑白混血),就在台上點出了得獎者「黑白不均」的種族議題。顯然是有備而來的荷莉貝瑞開頭就說這一刻的重要性不在她,而在 Dorothy Dandridge, Lena Horne, Diahann Carrol... 等眾多戲劇界黑人前輩們。「各位默默無名的有色女人們,機會來了,因為那扇(阻礙的)門今晚被敲開了。」"And it's for every nameless, faceless woman of color that now has a chance because this door tonight has been opened."

尷尬的是,今年奧斯卡入圍名單出爐後立刻遭到輿論一片批評,因為演技獎項的二十位入圍者,清一色全是白人。

或者,你確定你想開砲的議題能夠獲得同事支持-例如剛結束的案子超難搞,凹老闆幫大夥加薪,或是尾牙獎品加碼、捐出來之類的,那你可以參考一下麥可摩爾:跟阿德里安同屆獲獎的反戰派的記錄片導演麥可摩爾,得獎作品《科倫拜校園事件》不只探討槍枝文化,更大力批判美國的擁槍風氣與缺乏公義的政策習性。上了領獎台,麥可摩爾毫不客氣地抨擊進軍伊拉克是師出無名,直接點名時任總統的小布希可恥:"We are against this war, Mr. Bush! Shame on you! " 此時血壓高到快破表的主辦單位立刻下音樂趕人,臺下雖然有掌聲,但也有不少噓聲就是了......。

呃,寫到這裡,仔細想想還是學習他的膽識就好。真的像他那樣指著老闆說 "shame on you" 下場似乎很危險......。

同場加映:若你真的、真的很想把某個議題搬上檯面,也已經中了樂透不怕失業,那麼,可以考慮效法《教父》馬龍白蘭度的做法:當年他請一位印地安人代替自己出席並婉拒獎座,因為戲劇界長期塑造印地安人的的負面形象,讓馬龍白蘭度不願意在這種風氣下領獎。
 

安全至上型

若你的績效好到同事們根本看不見你的車尾燈,在這種情形下受表揚,或許可以參考《黑天鵝》的娜塔莉波曼,或是《悲慘世界》的安海瑟薇那樣,誠摯表達謝意絕對是首選。當年橫掃各路影展的兩人,致詞只有一個主題,就是感謝:安海瑟威一口氣感謝了近二十個人;娜塔莉波曼將拍攝這部片子的舞蹈老師、髮型師、服裝 師、造型師、攝影師一一唱名感謝他們的幫助。但該如何拿捏臉部線條,避免不小心給人一種「假誠懇」的誤會,或許可以參考(曾經的)鄰家女孩安海瑟威得獎之後,那些社群網路上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批評文章來做為警惕。

至於想展現謙卑或是擺出「這是老子/老娘應得的」表情,端看平時累積的人品夠不夠用了。我的意思是,大概沒幾個人有本事像梅莉史翠普那樣自嘲「又是我」而不會被討厭了;十八次奧斯卡提名,三次獲獎,以《鐵娘子》拿到最佳女主角那年,以數個謝謝做為開場白,接著,她是這麼說的:「你知道,當他們念出我名字的時 候,我彷彿聽到半個美國都在哀嚎『喔!不!拜託……又來了?為什麼又是她?』不過嘛……隨便他們囉。」 “I -- when they called my name I had this feeling I could hear half of America going, ‘Oh no! Oh, c'mon why? Her? Again?’ You know? But, whatever.”

另個完全不同的例子是,以《鋼琴師與她的情人》獲得最佳女配角,當年僅僅十一歲小女孩安娜派昆(也就是 X 戰警裡的小淘氣),若在台上說出類似「對於評審對我的肯定,我也給予充分的肯定」這種大氣的句子,可是會讓大家招架不住的呢。

同場加映:如果你怕多說多錯,或是怕上台太久會緊張到暈倒的話,那就照抄一下緊張大師希區考克領取影藝學院紀念獎時的致詞吧:有被麥克風傳出去的第一句 是:“Thank you”。而因為停頓太久,大會已將麥克風關閉所以未被聽清楚的第二句是:”Very much indeed”。
 

滔滔不絕型

以《藥命俱樂部》奪得最佳男主角的馬修麥康納也貢獻了一次精彩表演。看過的人肯定忘不了這段抑揚頓挫無一缺漏的演講。馬修興奮地說,他相信逝去的父親肯定正從天上看著他,搞不好還穿著內衣,一手拿著啤酒一邊跳著舞。整段感言透過馬修那桀驁不馴的南方口音,訴說家人、信仰、信念的重要。

而整場致詞最引人發噱的就是那段「英雄論」了,以下是簡化過後的稍微不饒舌版本:我總是在追尋一個人。當我十五歲時,有人問我「誰是我的英雄」,我說我不知道,我要想一想,你過兩個星期再來問我。過了兩個星期,那個人又來問我一次,我說,我想過了,你知道嗎?十年後的我自己就是我的英雄。到了二十五歲,那個 人又來問我「那你現在是位英雄了嗎?」我說不不不,差遠的呢,因為我的英雄是十年後的我自己……。

馬修說,他一輩子都在”keep on chasing”,永遠都在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雖然這段致詞很像是一場佈道大會,但他開朗又充滿魅力的詮釋方式,一丁點並不會讓人感到乏味。如果你是話匣子一開就停不下來的人,除非你有把握像馬修一樣有辦法維持熱度,否則上台時,記得強迫自己分心觀察兩眼有沒有人在偷看錶或是打呵欠,否則場子冷掉可就有點糗了。

當然,事情無法總是如你預期;最佳示範首推《派特的幸福劇本》珍妮佛勞倫斯,她要上台領取最佳女主角時,冷不防地在階梯上絆了一跤。好不容易站到麥克風前,她自嘲說:「你們起立鼓掌是因為覺得我剛剛摔那一跤真的很糗對吧。」這樣機智、大方的態度,絕對是珍妮佛年紀輕輕就立足好萊塢的本錢之一。隨時都可能有突發事件推翻你的美好盤算。

如果說,真的不幸出糗,那就大方迎擊吧。只要你能第一時間一笑置之,保證大家也會幫你打圓場,助你平安下莊。

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

藝術家安迪沃荷說過:

每個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鐘。

當你有機會手拿麥克風,眾人目光聚集在你身上時,這一刻,要做到完全不緊張,真的很難。也因為這樣,所以事前的準備顯得特別重要。平時可以多觀摩別人上台的樣子,尤其近幾年真人實境節目當道,站上舞台的個個是「素人以上,明星未滿」。我們不用將目標定在梅莉史翠普或馬修麥康納那般遙不可及的高度,學學林育羣或蘇珊大嬸應該是比較親民的選項。
如果你很容易緊張,那麼可以先在腦海模擬幾次自己上台講話的樣子,並且事先準備好想講的話,讓舞台恐懼症降到最低,久而久之,自信心就這樣培養出來了。重點是,不要害怕出糗,膽子這東西越練越大,豁出去幾次之後,經驗累積多了,往後什麼大場合就都難不倒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