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倍奉還你辛勞的好工作

十倍奉還你辛勞的好工作

2013 / 9 / 28

這陣子半澤直樹很紅,我也很認真地每周追進度,前陣子陪日本教授去陽明山踏青時,還跟他聊起這齣日劇。
「我也有看,雖然有那麼一點誇張,不過的確替許多日本上班族出了一口怨氣啊。」
好不容易找到話題,我開心地跟他討論劇情。我說,整齣日劇讓我印象最深刻的,除了堺雅人的側臉外。是第六集裡一段對話,透過半澤的嘴,編劇對職場上最困難的問題「工作是為了什麼」,給出了他的看法。
我很喜歡日劇,其中一個原因是,日劇爾偶會出現令人想要按下暫停的好對白。再說出半澤的答案前,各位可以先很快地想想,對各位來說,工作是為了甚麼呢?
 

工作是為了替人們帶來幸福

工作是為了賺錢、權力、自我實現,也可能僅是為了面試時看到的分信件青春小弟或帥氣的熟男面試官。除了最後一點說不出口,其他都是很常聽見的答案。半澤(差點講直樹,好像我跟他很熟)與大和田常務對話時,他給的日劇式答案是:
「銀行說到底是放貸,放貸,賺利息,僅此而已。所以我們才要準確地鑑別借款人,並對他們的未來負責。銀行職員不是為了保護銀行而工作,而是為了這個國家的勞動人民在工作。
這個理念絕對不能忘。
我們不是為了上司和組織在工作。即使對方企業規模再小。只要他們在認真工作,我們就沒有踐踏他們熱情的權利。」
乍聽之下或許過於熱血。但仔細想想,或許,正是這樣。
走在街上,每一塊店家招牌,都具象化了人們的某項需求:小吃店是為了填飽肚子,服飾店是為了外表,咖啡廳是為了打發時間跟十次希望有一次的邂逅。同樣,隱身在辦公大樓之中的企業,最終也將影響到某些人,讓他們的生活變得更好,更便利。
藉由分工合作,每件事都由最適合的人去負責(很遺憾,政治這個領域在台灣永遠不是),社會整體效益得以提升。好比我不會殺蟑螂,但我會換電燈泡,要是我能跟一位很會殺蟑螂但不會換電燈泡的人一起生活,她負責殺蟑螂我負責換燈泡,這世界便會幸福許多。
幫忙某人時,正是將幸福交到對方手中。
至少幫忙殺蟑螂跟換燈泡都是。
 

現代工作的幸福感變低

然而,當現代分工越來越精細,一件任務甚至得由跨國團隊來完成時,我們便僅能扮演小齒輪的角色,在巨大的機器裡賣力運轉。長久下來,一不小心就忘了這部名為「公司」的機器,當初設立的緣由是什麼,是為了解決那些問題,幫助那些人。
我們漸漸以為工作,只是為了推動接鄰的齒輪。
史學家分析二戰猶太屠殺事件,為何可以貫徹得如此徹底。研究結果發現,一部分原因是納粹將殺人拆解成許多程序,參與其中的德軍不覺得在殺人,僅僅帶著微小的罪惡感在工作。
如今,成為小螺絲釘的我們正面臨相同的境遇,做專案,跑客戶,寫程式碼,繁忙的工作讓我們僅能專注於眼前的任務,早已察覺不出是誰因為自己的工作,而得到了幸福。
工作的真正目的,在高度拆解分工後,已經無法輕易讓人感受到了。
當無法感受到工作的使命時,便只能退而求其次,從自身利益出發,金錢、權力、讓樓下的單身同事覺得我很厲害,成了我們掛在嘴邊,心裡唯一能想到的工作目的。
 

消極性與積極性的工作

哈佛大學的教授邁克爾·諾頓(Michael Norton)在一場名為「如何買快樂」的演講,提到只要將金錢用於助人,就能用錢買到快樂。他做了跨國實驗,證明不管在美洲還是非洲,把錢花在自己身上,都遠不如花錢助人來得開心。
工作上,不也是這樣嗎?
大多數人都有類似的感受吧,儘管存摺裡的數字越來越長,生活不虞匱乏,越來越受主管重用,不只一位單身同事(到底要說幾遍)覺得你很厲害,但莫名的空虛感還是從內心浮起,反覆地自問「這真的是我們要的嗎?」偏偏又怕被說「得了便宜還賣乖」,根本沒辦法找人討論。
我認為人天生是被設定成渴望「被需要」的動物,一昧為了自己,便無法感受到「被需要」,久而久之,當其他需求都被滿足後,便會心生疑惑,失去工作動力,或職場上比較常用到的字眼,passion。
一份工作有所謂的消極性跟積極性的完成。
再懶惰的人也知道積極是好的,但實際上,就像周末五點晨跑一樣,不是作不到,只是提不起勁作。熱情是積極的開關,要打開這個開關,能否察覺到工作真正的目的,意識到這份工作將讓誰受益,我想是很關鍵的。
 

做擅長的工作

我認為工作應該要從有一定興趣的事情之中,挑出最擅長的去做。這樣的想法從「工作是為了帶給他人幸福」來看,更是成立的。
既然工作是為了替他人帶來幸福,做自己最擅長的,最大化自身的貢獻,能給帶給更多人幸福,也才能得到最多的回饋,不論是物質或心靈層面皆然。
滿足興趣,跟幫助人的幸福,這兩種感受是不同的。前者可能會讓你興奮地睡不著。但後者可以讓你帶著微笑走進辦公室,踏實地確定自己所作的事情是有意義的。
 

使命感比薪水重要?

許多主管常強調工作的使命感,熱誠。想像自己做的產品有多少人在使用,你即將加入的團隊是在進行一件多偉大的任務,希望員工能先共體時艱,別太在意薪資。
乍聽之下,這跟方才提到的相似。
但事實上,我認為這是完全相反的兩件事
薪資是主管直接量化屬下的數據。主管給低薪卻跟你說工作很重要,反過來用低薪當作鼓勵你透過使命感找到工作動力,就好像另一半劈腿了,卻說「要是你能夠把已經變心的我追回來,那樣我們的感情將更勝於一般的愛情,才是真愛。」
有個常見的專有名詞專門形容這樣的說法——藉口。
多一兩千塊對於買房子、旅行、甚至從此每餐伙食,事實上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但比別人低一千元,就隱含著這份工作比較不重要,被取代性高。當然不排除,真的有資金拮据,但這間公司真的很有願景,那還是值得投入,還是可以帶給人幸福。
可要是那位受到幫助的人,其實坐在走道盡頭的董事長辦公室裏,那,我不覺得我們會因此感受到「幫助人」的快樂。
 

你的工作帶給誰幸福呢

給小孩子糖果或流浪狗一罐狗罐頭,他們歡喜的表情都能輕易牽引起我們的笑容。
我們都渴望被需要、渴望被感謝,我們內心中都有一部分,想透過工作,獲得這些「被需要」感受。
能認清自己的工作,最終將以何種型態影響到那些人,意識到在看不見的地方,有一個人正因為自己此刻的努力,露出滿足的微笑。
我認為這是除了賺錢、權力、自我實現,單身同事說我們很厲害之外,最重要的一項,關於工作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