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飛的上海,關鍵的七年:Johnson & Johnson Consumer 財務經理 Denise


哈囉,各位 CAREhER 的聽眾大家好,我是主持人Tiffany。今天我們的地圖到了上海,與我們一起在線上的是 Denise,她在 Johnson & Johnson 工作已經快要五年,現在在上海負責財務方面的工作。

1. 我們先請 Denise 跟大家打個招呼,介紹自己的工作。

哈囉各位 CAREhER 的朋友好,我是 Denise Chao,我目前在上海 Johnson & Johnson 擔任財務經理,我主要從事的是品牌財務支持的職務。我在台北出生長大,待到高二,然後去了溫哥華完成高中跟大學的學業。
在 2005 年時回到台灣四大會計事務所之一,擔任審計的工作。工作三年後選擇到上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攻讀 MBA,並在畢業後留下來工作,所以我目前在上海已邁入第 7 個年頭。

2. 在東方之珠最精華、起飛的時候待了七年,剛剛 Denise 分享了她的教育背景跟現在的工作,從台灣到加拿大到中國,感覺妳的教育訓練受到東西兩種文化,這樣的過程對妳現在在上海工作有沒有什麼影響或幫助呢?

有的,其實對所有台灣人而言,相較於外國人,在中國工作最大的優勢是語言跟文化。比如說從五千年來的歷史地理、文字用語,成長生活一樣的經歷,或是祖、父執輩曾在中國大陸生活的點滴,都很容易拉近彼此距離,融入中國同事的元素。
在加拿大高中、大學的經歷又剛好補強我比較順從、內向、安靜的一面。我學到如何多方面地思考,我知道什麼是開放問題(open question),也懂得去跳脫在填鴨式教育下被禁錮住的思考邏輯。我知道原來很多東西是沒有標準答案的,而是每個人根據他所知道的訊息、自己的意願,去勾勒出屬於他自己的正確答案。與之而來的,是更懂得為自己適當發聲,去說出自己想要的,跟自己的感受。
在加拿大的最後幾年,因為加拿大對中國大陸開放移民,所以也讓我提前認識到很多來自中國的同學,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近距離跟來自中國的朋友接觸。當時中國人跟台灣人彼此很像蒙了一層面紗,都很神祕,對彼此很好奇,不可否認也有些成見。但是真的相處後發現,中國同學跟我們沒有太大的差別,他們一樣會有很友好、很堅強 、很獨立、很有教養的一面。
我想這是我當時比起同輩台灣朋友,更早接觸並了解大陸人實際上是什麼樣子的機會。跟之前在台灣時的認知,是非常不一樣的。

3. 妳剛剛說在加拿大是妳第一次接觸中國的朋友跟同學。中國有個詞叫「海歸派」,妳覺得現在回到中國後,她們跟當地人才有顯著的不同嗎?

海歸派跟當地的人,我觀察到的是我公司同事,還有在上海後來念 MBA 的同學,其實老實說也沒有特別顯著的不同。可能在一些生活習慣上面,比如飲食習慣,會跟中國當地的同事或同學會有些不一樣。他們實際上帶來的視野可能也稍微廣泛一點,因為他們在國外有居住、生活過。
可是真的不能小覷一直在中國土生土長,學經歷非常出色的朋友。因為我在上海念 MBA 時,有更多機會跟這樣的同學相處接觸。
我來到中國以後,第一個驚喜就是身邊每個人的英文都很好。像我的學校是英語授課的,40% 是外籍同學,有美國、歐洲或印度的同學,有 60% 是中國籍。在這群同學裡海歸派佔少數的,但是可以看到他們對自己的產業非常了解,甚至可以用英文在課堂上直接跟教授討論或辯論等等。

4. 中國同學會比較主動嗎?因為大家都說中國人的積極性,平均起來比台灣人顯著很多

沒錯,中國同學跟同事是非常勇敢去表現自我的。我覺得當然是他們人很多,所謂僧多粥少。所以很懂得表達意見(voice out),告訴別人我的存在和價值,然後去爭取該有的權利。這是我當時在那念書 18 個月,觀察到很多跟台灣一樣的地方,但也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

5. CAREhER 很常專訪在海外工作的女性,但是我們還真的沒有第一線了解在上海念 MBA 的人。這個經驗對於妳在上海找到第一個工作,有沒有影響呢?

我很幸運我的工作就是在學校裡的校園招聘找到的,其實 MBA 學校都一樣,雖然我們是 18 個月的學制,但到次年初,學校還是會找些企業,是願意到學校來進行校園招聘活動,提早來找些不同的人才。剛好我們公司那時有來,所以也就搭上了這樣的平台。
CAREhER 的朋友,如果想來中國或上海工作的話,其實放諸四海最準、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透過內部轉介(internal referral)。如果有認識的人在中國工作,讓他幫妳留意在中國的機會,其實從公司內部,會是成功率最高的方式。
那如果像我一樣,來中國讀書,我現在遇到不只是念碩士學位的,我發現在大學,有很多台灣大學生會來交換學生念書。在中國念書的同學,想要進入有一定規模的公司,校園招聘會是一個很好的途徑。除了這兩個外, 大部分所謂社會招聘(social recruit),大多是透過獵人頭公司招聘,跟台灣主要透過求職網站是不太一樣的。所以有人想西進工作的話,可以嘗試跟該產業專精的獵人頭公司接觸。
對台灣人而言,在中國工作的機會大概分為三類。我們最常看到的 80%,是在台資企業的中國分公司工作,比如各式各樣的電子業或製造業,像是富士康、旺旺等。第二種是在外資企業工作,比如 J&J、Phillip。第三種是目前觀察到最少,在陸資企業工作,比如像是阿里巴巴、騰訊,一些中小型、新創等等。因為中國市場比較大,所以未開發機會很多,這邊的工作種類相較於台灣也比較多。
比如像是公司策略相關、業務發展(business development)的職位,但像我這種業務支持(business support),專門幫忙我們公司行銷、業務(marketing、sales),在台灣市場可能比較少。而這種已經被縮編、合併的職位,其實在中國還有。如果有興趣前進陸資工作的同學,就可以參與到中國新興產業一直崛起,也迅速成長的階段,也會是很有趣的經驗。

6. 台灣人才到中國找工作,妳觀察有什麼樣的優勢應該被好好發揮?

如果今天是想要進入外資企業,或是妳進入的陸資企業是放眼全球的話,外語優勢確實是需要培養的。因為很多我看過的招聘的要求(job description),其實英文的流利性都是一個必要的要求。
再來就是,台灣人不要太害羞,一定要在某種程度上,懂得讓別人看見。這是我對有機會想來這邊工作的台灣人的一些建議。

7.工作能做得久或不久,很重要是妳生活上能不能適應。對於上海大家有很多想像,像是對當年十里洋場的樣子。妳從加拿大再到上海白領工作,妳覺得跟當初妳設想差別最大的是什麼?有沒有不能適應的?有沒有特別喜歡的呢?

其實上海很特別,有人說上海就是上海,她不是中國;就好像紐約不是美國一樣。
其實我來上海念書之前,從沒來過,身邊也沒有什麼人是對上海很熟悉。就像 Tiffany 剛剛提到的一樣,我對上海有很多的想像,覺得她是個很神祕的城市,充滿無限可能,所以當時很毅然決然就到了。其實我學校的地點在上海浦東的金橋,金橋是個新開發,很像歐美社區的地方。即使這樣,我當時來上海念書時,還是非常不習慣。就像我們常常聽到或看到,上海是一個硬體設施很超前,但是軟體可能還來不及轉化的城市。妳可以看到在一棟很華麗的高樓旁邊,有一間間矮小破舊的老工房,可能有好幾戶人家要擠在一層。或是路上也有很光鮮亮麗的上班族,就是外地來上海謀生的民工或普羅大眾等等。
教育程度跟人民素質,還有經濟能力有著巨大的差異。所以上海雖有歐美城市的外觀,但還沒有足夠的人民素質來支撐,這跟我在台北或是溫哥華生活的感受是有巨大的差異,所以一開始在上海也是非常不適應。
慢慢地,我開始學會去看上海很好的地方,也就是一些讓我願意待下來的原因。比如一些比較知名的活動或展覽。再來就是因為這裡外國人很多,所以有很多各式各樣道地的異國料理,週末真的就是所謂的「巡禮」。她是一個大熔爐,所以在工作或生活上,妳會遇到很多不一樣很有趣的人。當這些上海比較好的地方,多於那些我覺得不舒服的地方時,就成為我留下來的理由。

8. 妳本來是在四大會計事務所,對很多專業人士不管是法律、會計、顧問來說,從事務所到企業端(in house)是一個轉換。當初妳轉換的理由是什麼,轉換後的感受又是什麼?

絕大部分人的原因都是因為工作時數,不可否認這也是我當初轉換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事務所工作時間真的很長,每週一到週六,從早上 9 點到晚上 11、12 點都很正常,淡季又越來越不明顯的情況下,其實身體會給一些警訊。所以我就趁著 MBA 結束時,轉換職業跑道。
但是其實事務所的工作,是一個很好的基礎,除了基本職場倫理外,做審計可以讓我很粗淺地看到不同公司的帳務處理,不同產業的財務特性。可是當我到了產業,反而要對某種財務類別做比較精、比較深。比如說總帳,或者是稅,或是像我現在做的業務支持。而且進到大規模的公司,我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例如我們要很熟悉系統、流程,所以工作已經不像是審計時,就是遵循前期的底稿,力求完成;而是我們要跟著產業、環境的變遷,公司也會鼓勵我們要跳脫思想框架(think out of the box),去創造新的價值,這些都是跟在事務所不一樣的。
除了轉化到企業端外,我身邊很多之前同學或同事,他們選擇自己出來開小型事務所,自己接案子、做老闆,這也是一種追求。就是看每個人自己想要跟社會接觸,點線面的不同,尋找自己最舒服的姿態。
還有工作時數可以承受的不同!
其實不可否認到產業裡後,工作與生活的平衡(work life balance)會好很多,給家庭的時間會多很多。

9. 最後我們要問的,覺得未來幾年在中國,像妳做的民生快速消費品(FMCG),這領域的發展妳有什麼看法嗎?

我想大家都有感覺到中國經濟最近逐漸放慢趨緩,人民手上的閒置資產越來越少,同時中國政府很致力培養陸資企業,並給予陸資企業很多的支持,所以外資企業這幾年在中國面臨到很大的挑戰。以我所在的民生消費品產業來看,在前幾年就已經受到影響。今年開始,我看到醫療相關產業也受到衝擊。
中國長久以來,是這些外資企業放眼全球,帶來巨大成長機會的國家。一旦中國經濟開始放緩,很多外資企業就開始進行全球、亞太或中國區的資源重整,我們就會碰到一些裁員、縮編等情形。我相信未來五年,在本土競爭品牌不斷竄起的情形下,外資企業在 FMCG 這產業還是會趨緩的。所以如果有正準備來中國工作的朋友,可能要稍微做功課,了解自己所踏入的產業在中國目前的前景。還有選擇的公司現階段在產業裡的競爭位置,才不會造成太大的預期落差。
另外,我覺得跟 FMCG 產業息息相關,應該要提到的是電商在中國的迅速發展。電商的崛起,反應了在中國妳是否能迅速、即時抓到趨勢,是成功的關鍵。像中國這樣幅員遼闊的國家,電商的平台彌補了產品分銷的深度或是廣度等困難的不足,它也讓民眾買產品變得比較簡單。但外資企業組織龐大複雜,有層層流程,所以一般而言很難迅速跟上這樣的潮流跟趨勢,所以外商企業在電商的表現並沒有本土品牌來得好。其實電商的崛起只是一個過渡,如果往後還有其他更牛的平台出現,不管是外資企業或是本土企業都需要能更精準並迅速抓到趨勢,才能在不斷成長的產業規模,還有不斷競爭的產業環境裡面,脫穎而出。

2016 / 1 /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