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kha茶。家創辦人陳穆儀帶大家透過一杯茶看世界


大家好,我是 CAREhER 的編輯 Jasmine ,很高興今天由我來為大家主持語音專訪。說到香港,大家直覺會想到金融、法律等產業,可是我們今天邀請到這位來自台灣的 Nana ,她在香港用台灣的好茶創業,開了一間極具特色的好店。不只是餐飲,更多是文創精神,還有藝文人士聚集的地方。 Nana 剛剛拓展了第二間店,我們今天特別邀請她,帶我們一起聽聽她對於香港的文創產業以及 life style 的觀點!

Hello,大家好!

我們先請 Nana 介紹一下你的品牌「teakha 茶。家」這間推廣樂活概念的茶坊。

「茶。家」是我大概在三年多前開始的一間小店,那時候真的就是為了圓我自己從小到大的一個夢。因為我們家很喜歡喝茶,每天下午都會一家人坐在一起喝下午茶。我常常會覺得不只是香港,就算是在台灣或者是在國外,其實大部分都還是咖啡店,沒有一家是專門做茶的。有些如果做茶的可能比較老式、中式,坐下來會很拘謹的那種感覺。

我是想要一個很舒服,大家可以真的放鬆、看書、吃點小點心、喝茶的一個很輕鬆、很有家的感覺的地方。其實中間掙扎了很久,可是到最後覺得如果我再不做的話,可能以後就真的沒有機會了。從一個很小很小的店開始,我記得開業的頭幾個禮拜都是我一個人在那邊打理所有的事情。

妳很懷念以前那種以茶為媒介帶起全家人感情的那個回憶,所以妳決定這個時候再以茶重新出發創立自己的品牌?

對,對我來講當然茶是一個很好喝的東西,可是更重要的我覺得它是一扇窗戶,透過它可以促進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它是一種生活態度。比方說我們會看到很多陌生人他們會開始聊天啊,然後會分享他們叫的蛋糕,尤其是在香港會很少看到的一個狀況。

我在看 teakha 的網站的時候,也有看到你們 menu 上的茶類,其實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茶種。所以我覺得妳的店一定也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因為他們都可以在這個地方找到他們最喜歡的那個味道的茶?

我希望是啊!因為香港也是一個很多世界各地的人聚集的地方。你開了店之後,也是認識了世界各地來到香港,可能是一個很短暫的時間,可是各式各樣的人都會聚集在茶家這個地方。

在創立 teakha 之前,我知道妳是一位律師,是什麼樣的情況讓妳決定要轉職?

這其實並不是在外表看起來這樣,一夜之間就好像有個什麼啟發,其實完全不是這個樣子的。

因為我從小到大就很喜歡喝茶,所以從很小就有這個夢想。在比較小的時候可能覺得它是一個很遙遠的東西,它就只是個夢想,有時候想想就算了。後來,應該是在 2005 年,有一次我去中國雲南的香格里拉做志工,雖然聽起來可能有點電影化,可是那次的經驗讓我看到其實生活可以很簡單,最簡單的東西讓人最快樂。我就是從那次做完志工後我回香港,我就開始慢慢去想。我沒有馬上離開我的職業,可是我會開始看很多書、跟很多人聊天,想說到底我的生命是要做什麼的?所以到最後我還是覺得我應該要回到最基本的,就是什麼東西讓我一直去想念、讓我可以用手抓到的東西?後來我就決定做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就是開一家茶店。

在當時那個轉換的過程,妳有沒有覺得最難放下的是過去哪些事情?遇到比較困難的地方?能不能跟我們分享一下。

我想大家可能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舒適的生活、有很不錯的薪水。你在某個行業做得越久,會越難把自己抽出來,因為不知道前景會是什麼樣子。當然這些就是最開始的時候會想到的很多問題:我以後沒有這個薪水了,我要怎麼辦呢?

可是後來慢慢想,就開始覺得其實讓我最快樂的東西是一些最簡單的東西。好比說像是一杯茶,它其實是一個便宜的東西,可是它往往是我回到家之後最想喝到,或最想接觸到的一個東西。當然也遇到很多反對,像家人當初也不支持,尤其是三、四年之前的香港跟現在差滿多的。那個時候文創這塊還真的是剛剛起步,大家都會覺得,怎麼會想要做這樣一個賺不到錢的東西?所以當然是遇到很多困難。最後還是讓我堅持下來的原因就是因為真的已經掙扎很久了,我再不做,我年紀越來越大,我就更沒有可能再去做這個已經想了這麼久的事情。所以我也是想要跟大家分享,它永遠不會像是電影裡面那樣子:你突然得到勇氣,然後突然就可以下定決心。它永遠是一個很漫長的思考過程。可是我覺得不應該因為這個漫長的路而去放棄,如果是你真的很喜歡的東西,到最後還是會讓你得到一個最大的滿足感的一件事情

我剛聽妳這樣整個的故事,我覺得妳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是,大部份的人在可能執業的過程中,遇到一些困境,他們可能在一些他們以前熟悉的事物下面得到新的安慰後,又會回過頭去繼續他們的工作。可是妳是會一直念念不忘著以前最喜歡的那種感覺,然後妳會一直搜尋相關的資訊,一直在心裡面讓它發酵。

最後我想妳還是有看到一個時機點,然後就決定把它整個創建起來,對不對?

對,我想時機也可以說是一個可遇不可求的東西,有時候也是需要一點點的運氣。當時是經過太平山街,看到一個我很喜歡的角落,剛好在我離開律師這個行業之後,我有一段空檔的時間,就在那個時間裡面讓我碰到這個空間,所以最後就決定趕快把它租下來。

所以 teakha 落座在香港的太平山其實是一個巧合?

對,我覺得可以是這樣說。

teakha 第二間店也剛剛開幕,是在哪裡呢?

在跟香港大學滿近的一個地方,它是在一個叫山道的分支的一條小路。山道是從香港大學往山下走的一條很斜的坡。我覺得我可能對斜的坡有點情結吧,所以第一間跟第二間 teakha 都有點是在斜坡上。

現在看到第二家店,妳對於品牌整個未來的願景還有計劃可不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說真的因為我不是一個生意人,所以我沒有說就是五年之內我要把這個品牌發展到什麼樣子。一直都是很多機緣巧合讓我去開第一家店,又第二家店也是類似這種原因。所以我的願景應該是滿簡單的,就是希望把現在兩家店經營好。因為 teakha 我不希望它是一個連鎖的東西,所以我想最多我也只會多開一家店,這樣我就很滿足了。

teakha 對於香港的茶這個產業來說應該是有一點貢獻:在到處都是咖啡的時候,我們開始讓大家對於茶這個東西開始有興趣。我會不斷地在茶這塊做一些研究,可能會有一些新的計畫,可能它會是用另外一個形式,也可能是用另外一個名稱發展,就不會再是 teakha。

teakha也現在也徵才!所以如果你們想知道 teakha 最新的動態還有最新的計畫,就要 follow teakha 的網站囉!

現在香港一般還是給人金融商業為主的印象,妳覺得現在文創產業還是很有機會在香港生存的嗎?台灣現在也有松山、華山這樣文創的地方,妳覺得香港跟台灣在這個方面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呢?

我覺得目前來講差別還滿大的。因為香港在文創這塊比台灣起步晚很多,台灣又比香港有很多方面的優勢,比方說地理環境的優勢、有很多空間可以去提拔文創方面的人才、有很多農業讓台灣人有很多發揮的空間,也有更多的歷史跟文化。可是香港因為一直都是以金融商業為主,所以它的起步真的會有點難。像現在的創立方跟台灣的華山跟松山,我個人覺得差很多,因為它還是很靠商業的店家來支撐整個環境,沒有辦法單純的靠文創來吸引人。我覺得是有困難,可是現在香港年輕人跟以前差滿多的,像去年的雨傘行動,我們就可以看到這點。我覺得做這行的其實都抱著滿大的希望,可是它還有一段距離,然後它可能進步的也會比台灣要慢一點。

香港越來越多年輕人想要投入這一塊,但是妳一方面也覺得香港整個環境,恐怕跟台灣比起來還是沒有這麼支持這個產業?

整個大環境來講,香港沒有台灣好,那個支援系統 (support system) 沒有那麼強,政府也沒有投入這麼多去鼓勵年輕人做這一塊。所以我常常就會覺得有一個滿孤獨的感覺。我想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跟台灣人也有點差別,因為台灣人還是比較熱情一點。在香港常常會覺得有很多有心的人在做一些事情,可是大家好像沒有辦法結合起來讓這個力量能夠發揮得更好。所以是稍微有一點無助。可是我覺得已經在慢慢的進步了。

我們一開始好像沒有特別說,其實 Nana 妳在台灣出生,但是妳會選擇在香港創業是因為妳在那邊長大。所以對妳來說,那個地方其實是有一份妳對社區的感情?

有一部分是因為社區的感情,我那時候其實也有考慮說回台灣創業,因為我們家人都在這邊(香港)住了這麼久,對這邊是有滿濃厚的感情;另一方面,知道身邊的朋友都很喜歡台灣,可是好像沒有人有膽量去開創一個類似台灣這種文創精神的小店。那時候大家也都在潑我的冷水,說不可能會成功、可能就做幾個月玩玩就算了。所以有點是固執、有點好勝的,要證明給大家看說我是可以的。

所以創業真的是要有一點固執跟好勝心?

我覺得對我來講是滿有用的。

如果大家也是有興趣自己創業,或是對餐飲有興趣,或是對前進香港的產業有興趣的話,有沒有什麼要思考的問題跟評估?

我是真的覺得自己的興趣很重要。之前也有唸過一個 MBA 的課程,在那個課程裡面老師教的都是你要怎麼樣去分析這個產業有沒有潛力、你可以賺多少錢,一些很現實層面的問題。

可是我覺得在我自己創業的過程中,這些其實完全都沒有用,是靠一份堅持,這份堅持也是靠我的興趣發展出來的。像我們菜單上面,我一直堅持我一杯咖啡也不會賣,我不管現在咖啡有多流行、有多賺錢,我一定要賣我自己喜歡的東西。我覺得你要真的有這份熱忱,你做出來的東西才會好。

我覺得今天 Nana 給大家最大的一個提醒其實是創業的初衷。不管大環境如何,重點還是自己一直以來最喜歡的那個產品,還是從小帶給你最深刻的那個回憶,才是讓你一路走來的原因。我們今天真的很謝謝 Nana !如果你對香港的文創產業也有興趣,或是你想到香港工作,或者甚至是創立自己的品牌,我相信今天 Nana 一定可以帶給你很多新的靈感和啟發。下次去香港也別忘了拜訪一下 teakha 噢!

那我們今天謝謝 Nana !

謝謝!

2015 / 9 /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