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每件事情做得越出色,你的工作就越好玩- 資深顧問律師 Sandy Lin


Hello! 各位聽眾大家好,又到了我們語音專訪的時間,我是今天的主持人 Tiffany,我們今天邀請到的是一位律師 Sandy,她在北京的一個事務所工作,她從加拿大念書到華盛頓念法學院,到在華盛頓工作,最後到了上海,現在北京,在這些城市裡有哪些不同的職場文化,她自己也是個媽媽,現在有了小孩後,她怎麼在律師這麼繁忙的工作,和她的家庭生活取得一個平衡,在工作上有甚麼樣的座右銘呢?我們今天就請 Sandy來跟我們聊一聊,歡迎 Sandy!

Tiffany: Hello, Sandy!

Sandy: Hello, 大家好。

今天很開心 Sandy 有時間來跟我們聊一聊她的工作經驗,那想要問你的是,你一開始是 Georgetown 的,就是在華盛頓唸完法學院的,所以你第一份工作應該是在美國華盛頓,那接下來到了上海跟北京。你覺得這三個不同的階段,工作文化上有甚麼不一樣? 你又是什麼樣的機緣到上海,最後到北京呢 ?

我當時是在加拿大從大學畢業以後,就直接去了 Law School,然後拿到 JD 畢業以後,就直接待在 DC,當時在 Vinson & Elkins 是一個美國專注能源的一個大型國際律師事務所,他們的辦公室,英文就是 Big Law,他們 V&E 的總部是在德州,所以他整個所,他的德州的文化是很濃厚的,我特別喜歡他們的文化,就是說在工作上,當然他們是 Big Law 所以他們對於你的專業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但是他們德州文化就是大家都很隨性,大家特別關心彼此,特別幽默就是很有幽默感的,然後他們也不會就是 take themselves too seriously,然後在同事工作的時候,他們非常重視的就是有趣, 要很 fun 非常有趣的元素,要有趣味感,大家沒有階級的意識,所以我們常常會跟合夥人,就是很隨意,你會頂嘴或是挑戰他們, but it’s all ok!

然後他們常常三不五時就會有 happy hour,我們當時的辦公室就是在 Pennsylvania avenue上面,在 DC Pennsylvania avenue,可能大家都知道白宮也在 Pennsylvania avenue上面,是一個特別漂亮的一條路,然後我們辦公室當時在 Pennsylvania Eve new 的 balcony ,一個陽台,然後常常會忽然說我們要 happy hour 了! 然後HR 就會搬來一個很大的 cooler ,裡面放了一堆酒,白酒、啤酒之類,然後我們大家就會站在陽台這邊,一邊看風景一邊喝酒一邊聊天,他們真的很愛喝酒,然後很喜歡 have fun ,這種氛圍我特別喜歡,到現在還是很想念。

會不會常常到彼此家烤肉 barbecue ? 因為德州人很愛 barbecue。

Yeah! That is an important part, too, of the culture ! 你的合夥人就會三不五時,辦這種 at home party,大家就喝酒啊 ! 一堆外匯食物,一堆特別好吃的食物,然後合夥人的老婆就會穿得很漂亮招待我們,特別好玩 ! 到了上海就真的沒有。

到上海是不一樣的所。

到上海,我當時 V&E 在他們 DC 辦公室,待了兩年半的時間,後來還是希望能夠來到亞洲,一方面覺得有 language skill,如果不去利用的話還蠻可惜的,所以希望回到亞洲,那時候我跟他們說,我希望轉到他們上海的辦公室,他們也同意了,所以就轉到他們上海辦公室了。所以一開始到了上海,是在他們上海的 V&E 辦公室,他們有點延續了德州的這種感覺,但是畢竟已經來到了中國,所以說還是有一點不一樣,合夥人大部分都是白人,所以文化上還是比較國際,但是馬上的一個衝擊就是管理,有點不太一樣,在美國的時候其實你有很多的 admin staff ,其實他們的角色比較是支持你,幫助你 to be a better lawyer,其他事情就不用管,但是到中國突然變成 admin staff ,他們是有這種行政人員,他們是有權力的,他們要批你的病假,批你的請甚麼假,各式各樣的東西。

請假是要他們 OK 你才能請阿?

這一點其實我還蠻不能接受的,應該是你的合夥人 OK 就好了 ! 為甚麼要行政人員 ,所以我就還蠻不太習慣的 ! 至少 V&E 當時行政人員是有比較大的管理權限的,不太習慣,當時就有這個問題,後來在 V&E 上海待了兩年半以後他們就把上海辦公室關了 ! 關了以後,我就轉所轉到另外一個美國所,叫做 Greenberg Traurig ,GT 他們的上海辦公室,GT 他們的總部是在邁阿密,然後所以他們的文化也是比較 casual,蠻好玩的,但是兩位合夥人就不是白人,都是中國人,其實我當時選了這個所,也是覺得我不能一直 stay in 一種太白的文化,我還是希望去深入中國一些。

接地氣。

然後就去了 ! 當時還有點擔心,就是說我能不能適應在中國人的這種環境裡面?

還是在做能源方面的嗎?

到了 GT 其實就不做能源了 ! 就做得比較多剛才說風險投資,venture capital。但是領域的話,就比較雜,主要以醫療比較多,就不是能源了。

就比較是募資相關的一些法律程序,然後他們因為畢竟還是一個美國所,所以他其實在文化並不是中國那種感覺,他還是很西方的,跟合夥人之間也沒有階級、隔閡,其實都是很友善感覺是一個 team的感覺,所以倒是沒有我當時擔心的那一種文化的衝擊,但是有一個非常大的不同當時在 V&E 的時候,團隊很多都是在國外很久,或是外國人。

海歸就對了 !

對 ! 在 DC 當然就當然都是外國人,他們的那種互動較專業一些,他們可以說是比較正式,大家雖然感情都很好,但是你還是覺得你在一個專業的場景。

就事論事。

到了 GT 以後,就是裡面基本上都是小女生,全部都是中國土生土長的,要不然就是只有出國過一年,要不然就是沒有出國過,的這種中國小女生律師,所以大家的互動就變得比較像是一家人常常會「親愛的.......」,常常會有這種比較可愛,比較小女生的舉動,這種就不太一樣。

對,了解。剛剛講到這麼多關於中國,連 law firm 不管是美國或是英國的 firm 到中國都會有在地化的這些需求,跟我們聊一下,如果是外來的人才,因為我覺得現在個五年前又不一樣了,現在要到中國工作的話,要有什麼樣的心理準備?現在的中國到底是麼樣子呢?

第一個,大家要來中國的話必須接受一個事實:中國是一個開發中國家,你必須接受這個事實,因為他的交通,就會很亂,他的空氣就會比較不好,就會有一堆各種各樣的亂象,比如說,行人常常會路邊吐痰、小孩路邊上廁所、衛生習慣比較不好,mall 裡的廁所可能很髒,排隊的時候可能有人插隊,然後地鐵,就是在捷運上可能會有那種暴力的推擠這種事情。其實我剛來的時候對這種事情很不習慣,就譬如說排隊被插隊的時候就會特別生氣,在排星巴克結果被插隊了 ! 我就真的特別特別生氣,因為我覺得在星巴克這種地方還會有人插隊,那時候就比較憤怒一些。

但是我後來想說既然你決定要居住在這個地方,then you have to make a peace with it. 要不然你就是跟自己過不去。所以我覺得要來中國第一點就是必須接受中國的亂,可能會有這種比較亂的這種現象,但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中國他一直也是以一個比較快的速度在改變,就像剛剛 Tiffany 說的,其實五年前的中國,跟現在的中國真的可能都不一樣了,其實一年前的中國或著是半個月前的中國跟現在的中國,真的都很不一樣。六年前我搬去上海的時候,那時候常常被插隊,但現在其實基本上還蠻少的,還有就是說我們現在做的 venture capital 這塊。

非常蓬勃。

有非常多的創業、創業家,以及後面有非常多的資本,去支持這種創業家做各種不同的事情,那所以說譬如說在六年前你在中國買東西其實大家都是用現金,因為用卡是很少的,但是現在到哪裡其實全部都是用支付寶,你去路邊小販買甚麼路邊攤都是用支付寶,你繳水電費也都是用支付寶,基本上都是用支付寶了。然後共享單車,也是我們現在一個特別大的公司,就叫做「摩拜單車」,他是去年下半年進入北京的。

他是腳踏車。

對 ! 他是共享單車,他們那邊的共享單車是在各處放一堆那種單車,像在台灣就是有固定地方要插進去那種,他們這種是完全不用插,到處放,然後你就一掃碼,掃完以後,就直接騎走,騎完你就停在任何地方,然後關起來就好了 ! That’s it! 非常非常的方便,其實他這個東西,在北京其實是去年下半年進來的,所以其實現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北京的共享單車已經全部都是了 ! 你走兩三步就有一輛共享單車,有各種不同的品牌給你選擇,你可以看他們這邊進步的速度,改變的速度是非常非常快的。

那我想問問 Sandy 你講的這些不管是環境,或生活上的改變,以前台灣的人才可能會覺得,我們會講中文所以跟中國比較親近,可是其實現在中國很多去海外工作、留學回來的,已經越來越多,所以台灣人才的 edge 還是有嗎?

我覺得還是有,但其實中國人現在也非常厲害所以是一個非常 competitive 的市場,我覺得都有,因為我現在自己的行業裏面我們自己覺得說,現在人才應該很多,非常競爭,但是像是我們現在在找中低階的律師其實還是蠻難找的,我發現這類人才還是少,所以大家來都會有機會,尤其是你在國外有這種留學的經驗,英文特別好,其實這種人,他還是相對少得所以你現在來還是會有機會。

你其實工作上面做了很多跨境項目的事情,我想未來跨境相關的項目會越來越多,因為整個全球各地的流通會越來越容易,那對於想做跨境項目的人才,你會怎麼建議呢 ?

我覺得就是不管做什麼樣的項目它都是一樣的道理,就最終還是回歸到人,事情要做得好做的成功,你需要讓你會遇上的人,覺得跟你合作是很順暢、很舒服的,所以關鍵是說看你做哪種項目你要培養,你會遇到甚麼人,然後你要培養是可以跟這些人合作的這種能力,就是在國外留學很久,再回來還是要下很多功夫。其實我也還在學習。

連你都還要下功夫 ?因為你的語言其實都已經很 ok。

要的,因為其實也不只是語言,譬如說他們的法律框架,如果你跟客戶他們的法務,因為他們從小是那種中國的法律系統上來的,他們思考東西的時候有那個系統,思考東西的時候有那種(他們是以那個系統為) reference point ! 所以做海外項目他們就搞不懂那個情況,那你要了解他們的系統,你才能跟他解釋說你這邊的系統不太一樣甚麼的,所以你要去了解他們法律的系統、法律的思維。

接下來要問 Sandy 的是,你也有了一個小 Baby,有一個兒子 ,也結婚了,但是律師是一個非常 demanding,working hour 非常非常長的一個職業,所以你有所謂的 work life balance 嗎 ? 對於職場跟家庭之間要取得平衡,這個對很多職業婦女都是很困難的議題,你有沒有甚麼經驗要分享給大家?

我覺得我還蠻有 work life balance 的,不論 my demanding career,我覺得每個人對於 work life balance 的定義很不一樣,所以我覺得自己要先了解自己想要一個什麼 balance,來達到你自己想要的那種平衡。
對我來說就是要有一份給我成就感,對我來說非常有趣的工作,這非常重要,for me is the core of you know what I want 一個非常好的一個工作,在我們的這個行業工作要做得好,就必須投入大量的時間,然後項目在忙的時候,我們可能有幾週,每天都加班到半夜,周末也要上班,常常就是沒有項目的時候,也要投入很多時間去學習,去跟蹤一些最新的法律跟行業這些動態,這些是工作的部分非常 demanding 的;另外家裡的部分有一個小孩,他還非常的小 ,才兩歲半,所以我也很希望有時間可以陪他,去實踐當父母這對我來說也是非常的重要。

所以說在這種情況下,你希望每天都有一個平衡,這個是不可能的,不要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你必須把這個時間,這個 reference 的時間把它拉長來看,我可能看我這個月的時間 maybe 我前兩周我很忙,忙項目,後兩周我基本上每天都能回家吃晚飯、陪小孩,這樣子我就覺得是有可以接受的 balance,另外有一個很重要的就是在家裡要有一個很 strong 的 support system,我覺得這特別的關鍵,像我老公他之前也有自己的店,但他現在基本上為了支持我的事業,現在就是一個 stay at home Dad ,然後現在就是每天他早上幫小孩穿衣服、煮早餐、接送小孩上下學。

這好難得喔!

我覺得特別難得,尤其是在中國,中國還是一個比較傳統的這種思想。

除了上海以外。

對,但我覺得沒有老公的支持,我是不可能可以在事業上這樣子衝刺的,那之後當然身為媽媽有時候也會希望自己能送送小孩上下學,幫忙小孩洗澡、準備晚餐甚麼的,但是我覺得 doing it all ,這是非常不現實 because you’re just one person,你必須 leverage ,所以我覺得 working mother 你不能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就現在的社會其實會給你很多的壓力,現在的社會對於一個好媽媽的標準超級無敵高的。

對 !

對吧 !大家公認的好媽媽就是你要 every waking hour ,waking moment,你都貢獻給小孩,各種細節譬如說做便當,還要做那種有卡通圖案的,it’s so hard ,那其實在 Sheryl Sandberg他在 Lean in的那本書裡面有提到,那種東西叫 intensive mothering 的一個現象 ,但是其實她的 studying 都有 show ,其實你 intensive mothering 它其實沒有一個 comparative impact on the development of your child ,所以你就是要去相信,你給小孩的時間不像是其他 mother 這麼多, stay at home mother 這麼多,但你有 quality time that’s what matters 。

對 , 而且那麼 intense 對小孩真的不一定好,然後你又失去了自己。

對!

你有沒有所謂的職涯哲學,你的 career philosophy 是甚麼?

我以前忘記是在哪裡讀到的一句話 ,something like this " Work is something that adult inventive, to keep playing with each other. " something like that. 我就特別喜歡這句話,我一直記得,所以我在工作中就一直在尋找這種 fun 的感覺,because it's a game, it's a play, you know that you continued to do.

那要怎麼樣才能夠有這種樂趣,這種 fun 呢? 在專業上的話,我覺得 "the more that you work at the highest level, the more fun it is." ,就是如果你做事情做的很普通、很平庸,其實是很無聊的事情,你把事情做得越出色、越傑出,就越好玩。但如果真的是要把事情做好的話,背後需要花很長的時間, you have to work really really hard, 所以長時間的這種堅持跟努力是非常重要的

這是真的。

另外一方面,having fun with your team,就是同事之間,如果同事之間整天就是勾心鬥角,互相推卸責任,那就太痛苦了,I’d rather not work. 所以我覺得在同事之間也要培養大家一起齊心齊力 ,把事情做好,互相支持一起成長,這樣才好玩,最後我覺得一定要 have real fun 勇敢地把真正的自己表現出來,英文的話叫做 " Be authentic " 就是對自己有信心一點,然後勇敢地把自己表現出來,這樣才能找到真正工作的樂趣。

沒錯,很多人可能忽略掉,蹲馬步以後,你到一個更高的 level 你才夠真正的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才能 be impactful,才能像你說的 enjoy、去 have fun。

我們謝謝 Sandy 今天的訪問。謝謝。

謝謝!


歡迎加入 CAREhER 粉絲專頁,收到最新各領域跨國工作者專訪,一起提升你的職場競爭力

2017 / 7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