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不也是一種事業?

感情不也是一種事業?

2013 / 7 / 4

新工作前的溫馨提醒

我以為到香港前要做的準備,會和一些政府架構以及金融體系的知識有關係,最起碼,也理解人家怎麼做都市美化,但是我從朋友那裏收到的第一份資料,跟這一切都沒有關係,那是一本半戲謔半寫實的書,名稱是 Life is Too Short to Date Men Like Me(註1),香港男人寫的。Pearly,這篇文章是妳寄給我的,謝謝你認為這是最需要提醒我的一件事情,妳真的幫我省了好多時間。

謝謝你,因為如果我沒有先念這篇文章,我一定會跟每周末到唯美的 JW 酒店吃早午餐的女人一樣:眼神哀怨,半秒鐘都沒辦法不看手機,講的話題千篇一律都是:「他倒底愛不愛我,他一定對我有感覺,否則不會在倒酒時親我,但是為什麼我找不到他?」─我到香港兩年,平均每一個星期都會聽到類似橋段重複上演。

Pearly 妳到香港的時間比我長,聽到的一定更多,如果我一直都在講這些話題,妳會覺得我很無趣,我們也不會變成好朋友了。

感情的重要?

女人跟戀愛是分不開的:女人需要被滋潤、也天生喜歡滋潤別人。以化妝來譬喻,眼妝是這個神聖儀式中最重要的部分(沒有之一),那是我們的靈魂之窗;而對於單身到香港來工作的人來說,戀愛生活是也整個神聖儀式 (?) 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戀愛生活搞好了,等於 Tom Ford 飛到妳在的城市親自幫妳畫眼妝,往後一輩子妳都不用再卸妝了。可惜,包括我、以及我認識姐妹中,在一片披荊斬棘之後,發現香港的約會生活其實是一隻會暈開的眼線筆、是怎麼都黏不上去的假睫毛、是一套帶著紫光的眼影:它只會讓妳的眼睛浮腫塌陷、佈滿血絲,面對陽光,怎麼睜都睜不開。

為什麼?妳問。

在香港工作的的單身男女,大部分以金融業為主,這些「中流砥柱」多金、有才、累積到天邊的里程數可以隨時飛去非洲塞舌爾島度假;香港休閒生活以喝酒和Clubbing為主,在刺耳的 Chris Brown、Drake 以及不服老的 Jennifer Lopez 的鼓點中間,清醒一點的交換電話號碼,不清醒的就交換房間號碼;喔,香港當然有戶外活動,香港人也很愛親近大自然的:闊氣的banker會包下一艘艘遊艇出海曬太陽,一群好友可以帶著書,假裝自己會在甲板上開始討論哲學或是抽象畫派,但因為船上都是酒,女孩們都穿著比基尼,書還沒翻開,已經被拿來墊食物了,恩,「游泳」是很累的。

所以,妳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嗎?

我想「人性」應該是這個問題的第一層答案。

如果我是一個男人,離開家鄉幾千萬里,住在公司配給我的公寓,月租四萬港幣起跳,還有阿姨幫我燙衣服,讓我能穿得帥氣去吃可以報銷的晚餐,點一客上千元港幣的牛排配紅酒,而如果對面的女孩很有趣,下個星期我隨時可以帶她住首爾或台北或倫敦的 W,用 Corporate rate ...,那為什麼我不會盡可能的找到更多更好的刺激呢?

不論男人女人,都在追求好玩的生活,只是這個好玩,每個人的定義不同罷了。

「供需」應該是這個問題的第二個答案,雖然大學我的經濟學快要被當了,但是好歹在香港的愛情市場上,把這個概念學了個透徹。香港男女比例本來就已經男少女多了,再看進去,好的男生跟好的女生的比例,又更懸殊。我一個好朋友 Connie,柏克萊大學經濟學女博士,身高挑高 165 公分,身材凹凸有致每逢過節卻形隻影單,超過三年沒有男朋友,你就知道這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香港的約會形態

我想了一下,發現香港的約會生活有下面幾種類型:

簡潔有力型:天雷勾動地火,結束後互不相欠,貫徹香港的效率價值。

躲在暗處型:一天十幾個訊息交換,動不動就有曖昧的詞句或貼圖,卻從不清楚表態,周末也不見得見面,畢竟訊息上纏綿悱惻、承諾海誓山盟多容易,動動手指就好了。

型男的飛行日誌型:這人根本不在香港,但當他在香港的時候你們會碰面,或,一起到第三個城市度假。碰面的相處濃情蜜意,一切都是蒙太奇慢動作跑過夏天的沙灘,畢竟電影都是這樣演的,但不碰面的時間,大家都大了,得當個獨立的大人。

門當戶對型:情人在一起,有時候理由能比「喜歡」更複雜,可能跟一些投資交易有關係 (!),這時候就覺得剛來香港的時候,還是該多念一些金融體系知識,至少要知道家族姓氏和集團名稱。

多角經營型:他很認真,一個月會見妳一兩次,但是他也一個月見其他女人一兩次,反正他還沒結婚,他的意志是他自己的。他會說:妳也可以跟別的男人約會,我們是 open relationship。這個類別的主角可能也是女性,一個月見三到四個男人,輪完一輪,蒐集了四個包包,再慢慢想定下來的事情。

憨實忠貞、掏心掏肺型:恩…..恩….我還真的沒有看過,但我隱約聽過一些遙遠的神話,所以我暫時把它列成一類。畢竟妳知道她們說的,真愛就像鬼,人人都聽過,誰真敢說她真的看過?

學術上要有層次分類,是希望能清楚定義抽象事物。感情也一樣,最怕的就是如果你是憨直型,對方卻是型男飛行日誌的主角,或常常躲在暗處型多角經營,那這個場面還真混亂。

當然,每一個地區都會有這幾類人出現,只是對於香港來說,前三類的比例高出許多,至少高出台北,跟紐約可能旗鼓相當。

(在台北的我的男士朋友們,我有理解錯你們的類型嗎?:p)

而女孩們,妳和妳的他,是哪一種型呢?更重要的,妳想要的自己,和妳想要的他是哪一種類型呢?要進入一段關係之前,這些問題好像應該先想清楚,比較保險,才更好玩!

過來人的經驗

每種遊戲都有攻略(在一個女生為大多讀者的網站講出攻略還真不協調),香港的感情生活也是。我雖然常常幻想自己是慾望城市的凱莉,有豐富的約會經驗,現在才能寫得出好攻略給姐妹閱讀,但接下來這幾個場景都是一些其他過來人的經驗(是真的),我們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才能看得更高。

1. 在外請注意公眾形象:我有朋友說他看過周潤發在街市(香港的菜市場)買雞腿,可能回家要自己煮雞湯,但我相信當時他身邊並沒有一個俏女郎。香港朋友圈是高度重疊的,社會學當中的六度分離理論,在香港大概是二度分離:我跟一個陌生人中間,一定可以找到 N 個共同朋友。所以,在外約會請先360 度環視,上一個約會對象很可能就坐在隔壁三桌。出門在外,言行舉止一切小心。妳並不希望自己、或自己的男人出現在紐約金融圈的八卦話題裡。相信我,八卦從香港傳到紐約的速度,比波音 G6 還快。

2. 維他命B時間是乳溝,用力擠一定有。(大家都女生,這裡我就不裝害羞了),一般金融業、律師、房地產的上班時間都很長,如果又要約會又要兼顧事業,還要必須記得問候媽媽的姨婆的小姪女,那女生請多多吞食維他命 B 群,讓自己的情緒穩定、體力充足、睡眠平穩。

3. 不懂的時候就甜美微笑吧:香港男人事業有成、經濟實力雄厚,他們習慣以自我為中心,燒殺擄掠,喔不是,縱橫情場。所以我們追求他們的最好手段就是以退為進,談論他喜歡的喜歡,稱讚他專長的專長,對方過度驕傲而我們真的不知道一個男人怎麼可以這麼驕傲時,請不要戳破這個美麗的泡泡,我們是八面玲瓏的女人,內心不屑時,我們可以用甜美的微笑溫柔帶過。

4. 男人要一個女人,不是一個女孩:除非你是林志玲,否則請收起過度張揚的公主病。(畢竟這個時代誰沒公主病,對吧,不要過度張揚就好,我先承認我有吧。) 但一個能夠跟妳走長遠的人,他不會是王子,他比較像是夥伴。王子跟駝獸之間的界線好像有一些模糊,但一個生活中的夥伴,會期待他回到家,有一個女人來迎接他,而不是處處有需求的女孩。女人指的是獨立、有見解、有追求、有趣。這裡的界線非常清楚。所以除非妳想要短暫求歡,那只要周末白天睡飽,晚上穿起高跟鞋、撒上香水,看到香港男人先說「我是台妹」,那一切就簡單太多,妳現在也不用閱讀這篇文章了。

屬於你的時刻

In relationships, every moment is a battle.

我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就背起來了,不知道為什麼。小的時候覺得那種 battle 的角力是跟對方:兩人中間,一定要有一個權力的領導方,那是一個 Alpha,另一半只有兩條路走,要嘛乖乖聽話,要嘛在下大雨的半夜頹坐路邊,全身濕透,唱<婚禮的祝福>。

長大之後,尤其到了香港之後,我覺得這個 battle 的對象可能不是別人,是自己。是每一個時刻,都要挑戰自己活出自己最好的可能。

我相信物以類聚。我也相信當一個女人做到自我定義的完美與無懈可擊,她身邊也會出現一個無懈可擊的男人。無論妳想要當夜店女王或是一個深夜捧著新生兒在家哄寶寶睡覺的女人:妳必須先做好妳自己,才能找到一個勢均力敵的夥伴。這樣的關係才會契合,we are all looking for better equals.

也因為妳達到了自己的標準,妳才會有安全感、才有力量、才有權力。那個權力和自信是自己給的。那個聲音會說:「我值得一個好的人生,有趣、豐富、具挑戰,無論有沒有男人在我身邊」。然後這個時候的妳,性感大方,幽默風趣,正到不行。然後,然後後面的故事妳們都知道了。

既然我是在香港寫完這篇文章,討論的也是香港的生活環境,那不如來一首陳奕迅的歌曲,一首雖然不為人知,但是卻真實溫暖的新美人主義。MV 很糟糕,聽著旋律看歌詞就好了。

一點生活經驗和妳們分享,祝福每一個主動掌握生活,做出智慧選擇的女孩們。

註 1:這是一本由美國約會教練寫的兩性書籍,作者坦白承認自己是情場玩家,從此出發,教導女性如何查覺、避免、並且和 players 說再見。文章處處可見諷刺和幽默的場景,除了給都會女性當頭棒喝,也訓練女性如何找到踏實可靠的另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