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拿掉了「萊雅公關」光環,我還剩什麼?前 L’Oreal LUXE Division Communication Director 張凡恬

如果拿掉了「萊雅公關」光環,我還剩什麼?前 L’Oreal LUXE Division Communication Director 張凡恬

2014 / 5 / 11

想像一下時尚產業的公關工作,永遠站在流行趨勢的最前頭,那是最光鮮亮麗的。不只如此,擁有充滿信賴的婚姻關係,和兩個獨立發展的孩子。一個兼顧家庭和事業的女性,你會覺得這根本是天方夜譚吧!今天的主角--凡恬,也覺得是。

畢業於政治大學的凡恬主修日文,研究所在舊金山藝術大學 (Academy of Art University) 研究時尚行銷採購,回到台灣從時尚雜誌開始起步,一路從品牌公關到接下萊雅集團 LUXE(luxurious) 美妝事業部 Division Communication Director,亮眼的職場經驗讓人羨慕。

看不出來已經有兩個小朋友的凡恬告訴我們,如同每一位職場媽媽需要面對高壓的職場競爭和繁忙的生活責任,她學習在這些考驗中慢慢調整心態,在挫折中找到定位,在需求中作出取捨。凡恬和我們分享她如何使用同一個角色,在各個環境中悠然自得。

Q1. 妳如何在快速變動又競爭的時尚產業脫穎而出?在女性佔多數的產業中工作,你感受最深刻的是?

別想太多卻不行動。

我原本是一個凡事都思考很多的人,但在工作跟年紀的訓練下,我漸漸調整步伐。

時尚產業的個性是很快速的,如果慢了、沒有在對的時間點反應了,即使之後再多的思考,也已經來不及。像我的主管通常需要我能夠快速給建議甚至是決定,如果我心中還在猶豫「這樣說好不好」、思考措辭是否正確,對事情進展是沒幫助的;而慢慢地,這樣的思考方式也影響到家庭生活,有些事情我會直接下決定,當孩子來問我,我會在第一時間說出想法,或限縮到兩三個選項內,讓他們自己決定。

然後,做了決定就不要三心二意。

人在哪裡就做哪件事,全心扮演當下的角色。要做到百分之百有一定的難度在,因為一定會發生一些緊急情況,好在公事上有很多科技工具可以幫忙處理,而我所處的產業剛好又有 90% 是女性,大家重視的事情相似,除了日常生活很多事可以分享外,有狀況時也容易找到幫手,這是我認為在女性為主的產業最棒的一件事。

via 凡恬

via 凡恬

2. 公關是很多人的夢幻行業,能不能和我們談談妳的工作性質?在妳的觀察中,年輕人會很容易犯什麼禁忌呢?

當公關的主要工作是:和別的行業建立長期關係。所以我的工作內容就是在 networking。

一講完這個,大家可能會以為我們很愛交際,但其實我並不擅長快熟,也或許是公司文化及個性使然,我發現自己的公關團隊並非刻板印象中的那樣長袖善舞。雖然與傳統印象不同,但這也是某種好處,例如像我們圈子裡的同事或合作對象通常都比較重感情,直來直往的工作方式,或義氣相挺,更容易交到朋友。

我的建議是,抱著「交朋友」的心態才有機會長期經營。現代社會大家心中都有一把尺,衡量彼此間的輕重關係。例如大環境影響下,很多公司行銷預算吃緊,在有限的資源下,有些時候就得靠「真正的」交情才有合作可能。此時公關的重要性也會被凸顯出來。 正因為人情很難衡量,我才更常思考:

如果拿掉了「萊雅公關」的光環,我還剩下什麼?

或許會理我的人只剩 50%,但換個角度想,還有一半的人會因為工作投緣而依然樂意幫我。這麼一想,我已經覺得很值得開心了。人際關係就是你來我往,對於別人,不論是工作或私人領域,如果有機會幫忙,我一定放在心上。

還有一點想提醒的,與人交往時,裝懂或裝熟其實很容易被發現,不要因為想套交情或自我表現而太過刻意,工作都是看長期的。尤其是公關,不必想著要立即性的回報,很多我得到的幫助,都是更早之前的合作所建立下來的基礎。其實台灣圈子很小,任何做過的瞎事都會跟著你一輩子的。

 

3. 在繁忙的工作與家庭義務中,如何迅速的調整腳步與心情,妳的時間分配是?

我有個哲學是:媽媽太能幹,小朋友會更依賴媽媽

阿,這樣聽起來好像有點找藉口(凡恬頓了一下),不過我真的覺得我的兩個小朋友很獨立。

從照顧生活起居來看,我不是個能幹的媽媽,但反而給孩子獨立的機會,不需要凡事依靠我。像大女兒現在有升學壓力,生活很緊湊,她自己會規劃行程,有時候晚下課,還會告訴我要怎麼接送她,所以生活上有時候我感覺我像是她的秘書;當然了,沒辦法總是陪在孩子身邊,陪伴他們成長,還是會產生罪惡感,這是女人的天性。像有時候我工作到忘了時間,一接到我們家小男生打電話問我:

「媽咪妳怎麼還沒回來陪我睡覺!」

當下真的很心疼,也覺得自己是個失職的媽媽。但這是職業婦女一定會發生的情況。我彌補的方式是將時間分配好:週末盡量不工作,把自己留給孩子和家庭。一到五上班時以工作為主,下班後以他們為重。

而這樣的原則不是在自己心裡決定就好,還要事先和孩子溝通,讓他們瞭解媽媽的工作情形,當他們理解,就會找到別的平衡方法。不過,凡事都有例外,遇到偶發狀況時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心理壓力,依事情的優先順序處理。但大原則要記在心裡,不然會落得兩邊吃力不討好。

via Fantian

via Fantian

4. 對於養育,妳最在意的部分是甚麼? 怎麼樣對妳而言是有品質的陪伴?

最早時候我覺得教育要自己來。但我會不自覺地用工作的標準要求小孩,最後搞得兩邊情緒壓力都很大。

我印象最深刻有一次女兒小學時,我因為她一直學不會而氣急敗壞,結果她淚眼汪汪地問我:「媽媽,妳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兇?」

我當下被女兒點醒「這不是我要的」。從那天起,我就決定「教學不是我的專長,要讓專家來做」,我則是能力範圍內盡量幫助他們,譬如選擇合適的學校,給他們更恰當的訓練。在小朋友成長的路上,不用樣樣自己來,有些部分外包給專業,這樣親子關係會更輕鬆 。

因為人一天的時間就那麼多,很現實地,職業婦女的親子時間在「量」上一定達不到平均值,不過我有自信在「質」的部分我屬於前 5%。有品質的相處方法很重要的是全心注意對方,該屬於小孩的時間,就把心思放在他們身上,陪他們玩、和他們聊天,不要無時無刻一直看手機(我知道很難),這不僅是基本尊重,也可以讓互動變好。我甚至覺得不止親子關係、像是朋友關係或甚至客戶關係都是適用的。

除了平常相處外,製造回憶也能起很大作用。像我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安排全家出遊,不管去哪裡,一家人在一起,拋開煩惱專心地玩,一定可以累積許多開心的回憶。

 

5. 職場媽媽除了在工作上要有表現、照顧孩子,另一個角色是妻子,你都怎麼維繫兩人的感情?

我跟我先生從小學一年級認識到現在,真的認識太久了,兩個人也培養出很好的默契、信任。雖然有點老生常談,但信任和空間真的是最好的幫手。有時候雙方很忙,但只要用電話聊聊天,或互傳全家福照片,就有一種聯繫的感覺。

但信任跟放任不一樣,兩個人一定會有摩擦、需要調配的時候,我謹守的界限是不要去挑戰對方的禁忌,用希望對方尊重自己的態度去尊重對方,這麼一來,自然會拿捏好相處的分寸。

via 凡恬

via 凡恬

夫妻相處上,彼此的家人也很重要,只著重自己小家庭的愛有點單調,我先生在這點上就做得比我好,他很用心和我的父母相處。我看到他的耐心,自然也想多跟公婆培養感情。另一個好處是,不用什麼話都自己說,例如我想叫先生多注意身體,男生有時候就是不愛聽嘮叨,這時候不如讓婆婆說更有用。不要把責任都扛在自己身上,家人,是最願意互相幫忙的 。

偶爾我會聽到,有些人覺得自己為了家庭而犧牲事業,或為了事業而犧牲家庭。這種犧牲的念頭有些負面,如果將每件事當成是妳的某個面向,目的都是在讓「妳」這個人更完整、更立體,心裡的負擔和憂慮會頓時少了很多。

 

6. 忙碌的生活中你如何保有自我的興趣與空間呢?

工作以及跟家人相處,對我而言就是自己的時間。很多人會問我:「為什麼要這麼拼命的工作?」

但是反而這些工作上所獲得的成就感,以及與同事的相處,就是我自己最真實的一面;跟家人也是一樣,那是我柔軟的樣子,所以都是我真實的面貌,我可以在這些場合找到屬於我的時刻。

另外在面對人群時,我的哲學是不刻意分類,有些人會強調同事是同事、朋友是朋友,或是公婆跟自己的爸媽等。我的態度會覺得每天花這麼多時間相處的同事、客戶,又有革命情感,當然是朋友啊!家人也一樣,如果有另一半,不要刻意分兩邊,不然在人際處理上如果一直要切換不同的角色面對,到最後會疲於應付這些事情。

人生中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風景,都是在建立一個「妳」,如果這樣想,就會用更真實的自己去面對每個人。

 

7. 你看起來很享受生活,會有想要改變的地方嗎?

我的確很滿意現在的生活,不管是事業或是家庭。但可能正因為太安逸了,我反而有點想再試著走出台灣,想跟家人一起到不同的國度生活。

應該也是剛好我在萊雅工作,有機會跟歐洲的同事共事。我受到一些老外同事的影響很深,發現不同民族的邏輯和思維真的相差很多。

在台灣,雖然每個人有自己的想法,但因為大家受的教育差不多,對事情的角度還是落在某個大框框裡;一旦跟別的國家的人聊天,會很驚訝原來他們是這樣看待事情;以我的工作為例,台灣對公關的定義不出那幾種,但跟外國同事開完會後,會發現原來他們對於公關的角色可以這麼變化多端;或者對於品牌經營這件事是用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一輩子的時間在思考。

IMG_2540

via 凡恬

我在萊雅,看到所謂的「懂生活」,不只是在生活上物質的享受,也在法國人身上看到他們對於生活和工作的詮釋,常常讓我有很多不同的想法。

也因為這樣,我很擔心自己成了跟不上時代的井底之蛙。但我又感覺到要在這個框框中努力突破,有著某種程度上的困難。或許直接出去走走看看,跟不同的人互動,腦筋自然就會轉一個方向。除了我自己,我也在說服孩子一起出去,小朋友要離開熟悉的生活圈一定會緊張,但我想要透過那種無形刺激讓他們眼界更加廣闊,更有自信。

職場和家庭,都是不同的妳

如果細細看凡恬的行程,你會發現她的時間被切割得很細碎,但她在這麼忙碌的生活中沒有埋怨,只想著自己還可以怎麼做。即使時間不夠,面對各種不同的角色與責任,她從不覺得是犧牲自己成就別人,而是在每分每秒間努力寫下「她」的故事。

因為想要讓生活更精彩,故事更豐富,她習慣保持著好奇心,也不時地警惕自己:拿掉頭銜的我剩下什麼呢?

或許正是時常用這樣的心態檢視自己,不被傳統觀念綁住,反而更能熱衷冒險吧!

母親節的這天,我們想為和凡恬一樣正在努力創造不同故事的媽媽們鼓掌。你們都值得最美好的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