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假想未來的自己出發,為職場媽媽解決切身痛點 – Bananny 托育小幫手創辦人 Audrey



CAREhER 的聽眾讀者大家好,我是今天的語音專訪主持人 Jasmine。
這次語音專訪,我們邀請 Audrey,她是 Bananny 托育小幫手的共同創辦人,Bananny 是一個提供給新手爸爸媽媽找保母的服務平台,很特別的是,在創業以前,Audrey有七年的專業會計師工作經驗,足跡遍佈加拿大、盧森堡、香港以及台灣。今天我們將與 Audrey 聊一聊,她過去在財會領域的豐富經歷,以及為什麼後來創立了 Bananny 這個平台。

先請 Audrey 跟大家打聲招呼

大家好我是 Audrey,本身是加拿大的專業會計師(chartered accountant),就像 Jasmine 所說的,我的確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四大會計事務所都工作過,有七年的財務會計經驗。我在 2016 年時回到台灣創業,目前是 Bananny 托育小幫手的共同創辦人。

我很好奇,Bananny 這個名字當初是怎麼去發想的呢?

Bananny 其實是結合 baby 跟 nanny 兩個字,聽起來也有一點像香蕉,所以我們想用可愛的感覺去顛覆大家對於保母和托育的想像。

我有看到你們的 logo 是一個很可愛、溫馨感的香蕉圖案。

所以過去有五年,妳都是在香港工作,能不能跟我們分享妳在香港的工作經歷,對於台灣與香港職場文化的觀察?

香港金融業還是佔大宗,金融業本身是很獨特的生態圈,可以說有點菁英主義,在職場文化上不僅和台灣有很大差異,甚至和當地其他傳統產業比起來也很不同。我當時在香港的會計師事務所,我負責的是私募基金和地產基金 (private equity & real estate fund) 企業併購(M&A) 的稅務架構,就是說當這些私募基金和地產基金在考慮併購、企業收購時,我們會協助他做稅務的架構和諮詢。這時候接觸到的 deal 就是遍布世界各地,很多是 focus 在亞洲,比如說我們曾經碰過中國、香港、日本、印度、新加坡、韓國的 deal 都有碰過,那因為這樣所以合作的團隊也是很國際化,我會覺得這其實就是香港職場文化的一個特質,就是你會接觸到不只是客戶,你自己的團隊、自己同事中也是來自世界各地,各個文化、語言、背景的人,也因為這樣,我覺得香港是一個文化大熔爐。

我當時從加拿大搬到香港的時候,我其實沒有感覺到太大的 cultural shock,因為在職場上來講,她文化是很偏於西方,她很講求專業、講求效率,可能沒有像台灣或是日本這麼樣的重職場階級,hierarchy 這件事情。這對我自己本身來說,我是比較容易去適應的,甚至在專業事務所,或是在金融業,很多時候你會碰到的是表現很亮眼的一些人才,他可能在幾年之內升職跳過原本的上司,這些事情在香港可以說是蠻常見的,這我想在台灣就比較少見到。

如果要說香港職場有什麼特點,應該就是國際化。由於她是個 international hub,像當時我在香港的時候,他們聖誕節也放假、佛誕節也放假,所以你會體會到很多不同 culture 的特點,甚至在辦公室你也可以感受到,當時我上司是澳洲人,他會在中國人過年時他會發紅包,在聖誕節時他也會跟大家交換禮物,或是辦 Christmas party,向來自澳洲和紐西蘭,他們很瘋 Rugby,像上個禮拜是一年一度的 Rugby Seven,整個香港都會為之瘋狂,整個辦公室不管來自世界各地也會一起 join in,那種感覺其實是蠻特別的,可能在台灣的職場可能比較少會融入國外的文化,而是期待外來的人去融入在地的文化,我覺得這也是一個不同的地方。

會一開始問 Audrey 過去在香港的工作經驗,一部份因為我與 Audrey 第一次接觸當時就是因為 Bananny 這個新的平台成立,接著知道你過去七年的背景都是在做會計專業,見到妳本人後,我覺得是與會計還有保姆服務是完全截然不同的,給人的感受。剛聽到妳說在香港這樣國際化的環境之下,其實你的 entrepreneurship 就已經展露無遺,包括妳現在做的一切整合各種不同人力、資源等,來做的這個創業。

那麼對於想往財會領域發展發展的讀者,能不能夠分享妳當時的工作內容?

好,我當時除了是做稅務諮詢外,比較專精的項目是幫助金融業的 private equity & real estate fund (私募基金和地產基金 )去做他們投資的稅務架構。這就包含當我們的客戶,這些基金他在考慮一項投資或是收購的項目時,他會請我們去做稅務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也就是對於他的 target 是否有潛在稅務風險,或是可能需要我們協助他做出一個既符合他商業模式,又很 tax-efficient 的架構。

大家想到稅務會覺得聽上去很無聊,對於會計有一些刻板印象,可能是戴著眼鏡在電腦前打 spreadsheets,但其實會計-特別是諮詢類的會計,是很對人的一個工作,所以是運用你的專業去協助客戶解決他的問題。你每天 face to face 的,還是回歸到幫助人這件事,對我來說工作成就感也是來自這裡,所以如果你是一個 enjoy 可以去幫助別人達成他的目標,其實會計或是諮詢方面 consulting 都很適合你。

對於有興趣到香港從事會計相關工作的讀者,妳有什麼建議給大家?

我首先會建議加強英文能力,特別是你如果期望 cover 的產業是金融業,英文的讀寫能力非常重要。還有再來一個重點,特別是對於女性來說,在香港的工作文化裡,你不要因為害怕「出風頭」而不去爭取表現的機會。的確在一些亞洲文化裡,可能會比較重視團隊的和諧和職場階級,但是我會說,在香港的金融業和專業事務所節奏這麼快的工作環境,這反而不是那麼合適,你可能會因此被上司認為你不夠積極。

我會鼓勵大家去勇於爭取你有興趣的 project,甚至是你從來沒有碰過的 account,這些都是成長的機會。不要因為覺得自己「沒有經驗」所以膽怯,這可能反而限制住自己,你要先對自己的專業能力有自信,你的團隊和客戶才能信任你。

Audrey 有提到在香港的女性千萬不能因為害怕出風頭,而不去爭取機會,我想這觀察跟妳之後創業其實是有相關的?當初是怎麼樣的原因或契機,讓妳從財會領域轉身到現在創業呢?

其實我一直就覺得,我在做專業諮詢工作的時候,它最根本就是在幫我的客戶解決問題,是我成就感的來源。你瞭解他們需要什麼、評估我怎麼幫助你解決問題,幫你推出方案,當時客戶所代表的是一個企業,但是每天最直接的體驗還是人與人的互動。

我在不同的城市裡工作過,我看過很多女性同事、主管或客戶,每一天他們都在家庭和工作的拉扯中很辛苦,甚至有一些一起跟我走過這條路的同伴,或是上司,都會因為負荷不了而慢慢離開,反之我也有看過很多例子是,他身邊的支援非常充足,不管是育兒還是家庭角色,他都很享受,他也可以繼續留在職場裡打拼,我看到這樣的反差之後,我自己會想到我對於未來的人生規劃,要怎麼要做到兩全?或可不可能?

這也讓我問自己「我既然這麼擅長於解決問題,我為什麼不可以為未來的自己,或是每天身邊跟我一起奮鬥的人,去解決一個很切身的痛點?」

所以我選擇回到台灣,來創立 Bananny 托育小幫手。想為職場女性提供她們很需要的很需要的育兒支持。

當時妳已經在香港工作那麼久,對於那個環境反而是更熟悉,相對比起台灣的創業環境來講,為什麼妳會選擇是在台灣創業而非香港呢?

其一是缺乏育兒支援這件事在台灣特別的嚴重,在香港蠻幸運的是有外傭這個選擇,同時也是比較經濟實惠,可以提供二十四小時的 support,讓她們在職場上比較沒有後顧之憂。甚至別說是職場,一些生活上比如瑜伽、健身,妳可以留給自己的時間會變得比較多。

我在台灣的女性身上就比較少看到這點,因為他們很缺乏周邊有人可以提供他們支援,同一時間,台灣的政府也注意到這個問題,所以在近兩年來開始推出托育補助,和管理托育人員的相關法規,所以剛好是一個很合適的時機。再來我其實覺得台灣的創業環境算是友善的,我們有好的技術人才,有很棒的 co-working space,有各種特色,最重要的是,整個新創生態圈,以我目前的體驗來講,都是非常地 supportive。我碰過的其他團隊 founders 都非常願意分享他們的經驗,幫助像我們一樣年輕的團隊。

妳過往的經驗對於現在走在創業路上有沒有什麼幫助?

創業真的是一條蠻艱辛的路,目前我們每天會碰到的問題都是百百種。所以很難講說有什麼經驗可以很好的準備你走上創業的路,但我過去的工作經驗帶給我最大的幫助,除了會計和財務管理的知識,應該是「專業態度的培養」。特別是過去面對 M&A 這種刻不容緩的 deal work,任何延遲或缺失都可能造成客戶極大的損失,所以在那樣的環境下就培養出一種使命必達的覺悟。我覺得養成了這種態度,對我在創業路上有很非常大的幫助。

妳剛提到一個讓我印象深刻,妳說到「專業的態度」,其實保母服務這議題,妳有專業的態度,就像我現在跟妳接觸所感受到的,更會有信任感。

而保姆服務平台是很特別的主題,我很喜歡你們網站給人溫馨又一目瞭然的設計感。不過我很好奇,妳本身有小孩嗎?妳對這個議題有什麼樣的觀察,讓妳想創立這個平台?可以跟我們介紹一下Bananny 提供的服務嗎?

先從注意到的問題開始,為什麼會需要有 Bananny 這樣一個提供保姆服務的平台?其實現在雙薪家庭和單親家庭,在台灣都逐年成長,相信大家也有體會到,工時越來越長,或是你可能要加班或出差的頻率越來越多。很多時候,在工作這件事情上,已經不是朝九晚五的飯碗而已,而是我們長期經營的事業、你的專業和理想。

特別是我覺得我們這一代的女生,從小被培養要有自己的夢想和生活的追求,但是到了考慮,或是妳開始有自己小家庭、有自己寶寶的時候,忽然發現在現實中妳要獨力兼顧所有事情是非常非常困難,甚至是不可能的,而妳的長輩,或妳身邊的人,有時也未必能夠即時的協助。

這時候,妳除了犧牲自己的生活,我覺得應該有更好的方案。所以才會有 Bananny,就是希望讓每個女性都可以安心託付自己的寶寶。這樣我們可以在當了媽媽以後的人生階段,也可以更彈性的去規劃自己的生活。

雖然我還不是媽媽,但是我看過很多走在前面的前輩的這種艱辛,包括因為要臨時加班,找不到保母所以把寶寶帶來公司,我看過我的同事用檔案夾圍成一個小的遊樂區,把寶寶放在裡面爬,她一邊在旁邊打報告、趕工。

很辛苦!

還有一個我的非常信任,是我個人的 role model 的一位女性上司,她有一天也是因為下班趕著要接小孩,她差點出車禍,第二天她跟我說她當時就是坐在路邊,壓力大到大哭。這些是非常真實血淋淋的在身邊發生,你就無法去忽視它,這逼著我想到「有一天這可能是我」,如果我也想要有一天有自己的家庭,我又認清了我是需要有自己事業跟生活的時候,我就需要更積極地解決它,所以我希望幫我自己,以及跟我同要處境的女性,找到很需要的育兒支援。

Bananny 可以提供給大家就是一個更清楚、透明和安心的平台,我們網站除了很清楚的介紹每個保母的收費,她的資歷之外,我們還有進行審核,所以確保每個上來合作的保母,她都是有通過健檢,有行事紀錄檢查,還有專業資格的合法保母。所以讓媽媽可以確保說她在上面找到的托育人員,都是可以讓他安心的人,最重要是我們讓媽媽跟保母可以很即時地在線上直接溝通,縮短時間成本。

給媽媽更多可以安心的選擇。

沒錯!

創立 Bananny 到現在,你有什麼建議是可以給目前正在身為職場媽媽,以及之後即將成爲職場媽媽的人呢?

我覺得最重要是,不要把「犧牲自己」當成每個困難點的預設解決方案。我覺得更重要是要把自己身邊建立起滿滿的支援系統,可能包括妳的另一半、長輩、朋友、專業保母等等,妳會發現妳可以不用這麼辛苦自己兼顧所有的事情、自己扛起一切,讓你有更多時間,去享受這個應該是很精彩、很 special 的人生階段!

我猜很多人想兼顧一切,是因為對事情感到不放心,他們會覺得交給別人,是一件讓自己沒有辦法安心的事情,所以這時候反而有一個讓人可以安心的選擇,就可以解決他們心裡不安的感受。
我很同意妳剛一直有提到的支援系統,supportnet 真的很重要,我們在 CAREhER 看到很多職場女性,她其實是懂得如何去運用身邊的資源,去支持自己,幫助我們每個人在不同人生階段去追求自己不同的 priority.

這個月, 4/21 日 Banny 將舉辦一個職場媽媽沙龍活動,關於職場媽媽如何平衡職場與家庭角色?請 Audrey 跟我們預告一下當天會有什麼樣的活動內容呢?

我們請到四位都非常具有自己個性、專業態度的職場媽媽,她們從創業到高階主管;從從政到舞台上的舞蹈者都有,橫跨各個角色,其中包括余宛如委員,她對於友善職場議題一直都非常 vocal,很榮幸請她當天來跟我們分享。對自己未來人生規劃掙扎、不確定是不是當了媽媽要回到職場,或甚至你還沒有成為媽媽,但是你在想自己未來人生能不能夠平衡職場和家庭角色的女性,我們都很歡迎你來參加當天活動。

聽聽這些前輩有什麼樣的經驗分享,她們經歷過什麼樣的心路歷程,讓她們找到今天人生中的各個角色?除了當媽媽之外,還可以更精彩的在自已的舞台上發光。所以歡迎大家在 4/21 (Fri.)晚上 7:00,來女人迷樂園加入我們。

今天非常謝謝 Audrey 從過去會計領域相關領域到現在創業的經驗與大家分享。

謝謝 Jasmine,謝謝大家。

👉更多活動詳情請見:Bananny 托育小幫手-職場媽媽活動沙龍  (進入頁面即可報名活動)


歡迎加入 CAREhER 粉絲專頁,收到最新各領域跨國工作者專訪,一起提升你的職場競爭力

_
延伸閱讀:

2017 / 4 /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