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動態的職涯時代裡,累積自己下一份工作的籌碼-Tea with Besties 創辦人簡薇


哈囉,大家好!又到了我們的語音專訪時間。今天我們邀請到簡薇

她之前是在美國工作,現在回到台灣創業。希望簡薇來跟我們聊聊,她待過不同公司,對於女生在職涯規劃上的一些想法跟建議。

簡薇,先跟大家打個招呼吧!

大家好!

妳原本是唸的是工程背景,但第一份工作是在華爾街的投資銀行工作,為什麼呢?

其實每個城市都有屬於自己的價值觀。譬如你要拍電影,你會去洛杉磯;你要創業,就會去矽谷。紐約就是金融產業。我大學是在紐約讀書,所以就踏入了財金這個行業。

請問妳之前在投行主要的工作範圍是甚麼?

我當時是做天然氣市場分析。像有些人是分析股票,我們則是分析天然氣價格的走向。

提供客戶天然氣價格的交易,產業速度非常快。

對,壓力蠻大的。

所以後來在投行工作。我們知道投行,尤其在美國,是以男性為主的。身為一位亞裔女性,有沒有受過什麼比較大的文化衝擊,或是職場觀察上比較不一樣的地方?

應該說是領悟。很多時候對方其實沒有惡意,譬如他們如果出去玩,可能二、三、四十歲的男生,八、九個人一起出去玩、去滑雪、討論美國足球,或一起去喝酒,那時候大家其實是有善意的、沒有特別要排擠妳的意思。但我們的文化其實很不一樣,真的沒有辦法融入。所以如果你知道別人沒有什麼惡意,而是結構性上的問題的時候,妳不會有很強烈的受害者心態,反而讓自己比較舒服。

所以妳覺得跟性別比較有關係,反而國家、國籍的不同其實還好?

我覺得性別一定是第一個,因為對方也怕被告性騷擾,我也怕給對方錯誤的訊息。

妳現在已經回到台灣創業了,應該與投行工作有相關,能與我們介紹妳現在的公司?

我的公司叫「 Observe  Commodity」,我們是用演算法做美國天然氣交易市場分析。

所以可以說我做了快要十年,而我覺得可以做得更好,所以就自己出來創業。我們的客戶都在美國,但團隊都在台灣,所以我花兩個半月在台灣,接下來我花兩個月的時間在美國各大城市,等於是 road show 再回來繼續打拼。

這樣很辛苦,要兩邊奔波。

就是爆肝的人生。

為什麼會想回台灣創業呢?

可能跟個人在乎的點比較有關係。我以前在台灣享受非常多的教育資源,以前的同學很多都在美國,這些同學其實都很想回台灣,因為父母都還在台灣。但整個薪資架構的關係就是回不來,我覺得這是一個可以被改變的事情。我們可以抱怨,但其實應該要改變,改變有幾個方式-可以從政,另一種方式就是創業。若我能說服十家公司,都給合理的薪資環境,有一群人開始願意做這件事,就會慢慢地改變。

所以妳面對這個現象,妳想要試試看。

我希望在十年之後,所有理工科畢業的人,他第一個想進來的不會是 Google,也不會是 Facebook,會走 Observe。

非常遠大的夢想!

 簡薇的經驗非常豐富,從投行開始到現在自己創業,團隊人數可能是在個位數的。這個員工規模,妳從幾萬人、幾百人,到現在現在個位數(三個人)。這中間的差別,妳對於規劃一個適合自己的路線,有沒有一些建議?

有個觀念是「你的職涯是動態的」。剛出社會前幾年,你的態度、風格,還有你在乎的重點,跟你做了十幾、二十年後,一定是不一樣的。你會越來越有價值、越來越有籌碼,這些改變其實是你成長的證據。你一定要保持開放的心胸,心中永遠想著你的下一個工作。在這時代,我們一個工作,真的不太會做一輩子,所以你此刻這個工作,是為妳下一份工作做準備。

尤其是女生,我們人生的階段不同,妳會有不同的需求,有一天妳會考慮要結婚、考慮生小孩。出社會前十年的重點,其實就是留點空間給自己,讓自己在面對人生變化,有更多的彈性、更多的籌碼。

當然這也不是男生跟女生的戰爭,而是妳一開始出社會時,跟男生的差異性是最少的,妳應該要 take most risks。譬如我一開始選擇投銀的工作,因為是我人生中最不怕的時候。當開始有小孩等,妳就不可能做一百小時,也許妳可以做很多時間,可是妳需要對自己的時間有掌控性,但如果之前沒有做投銀,我現在就不可能有這彈性的工作。

沒有當時的訓練,也沒辦法自己出來創業。

對。

其實簡薇非常特別,她不僅創一個業。她回台灣,對於她想改變這件事情,她跟妹妹一起創了另一個以女生為主的社群,叫「 Tea with Bestie。請跟我們說說這個故事。

有一個網站叫「 Tea with Strangers」。他的做法是找些不認識的人一起來喝茶、認識朋友。我跟我妹兩人一直覺得,出了社會後,不像讀書一樣容易交女生的朋友。學校的朋友因為搬家或工作,不像以前一樣可以常常見面。我們覺得女性交女生朋友應該容易些。最自然的交友方式就是兩個人坐下來喝杯茶,所以我們叫「 Tea with Bestie」。如果妳想約會交男朋友,有一堆文章、一堆意見、一堆 app,但交朋友卻一個 app 都沒有,所以我們就建一個網站。

一開始 Nike 辦了女生跑步,所以我們去 Nike Run 發傳單、在臉書上拜託認識的人,在一星期內拉了兩百個女生報名,然後我們用演算法確定是真正的女生。我們依照大家住的城市、興趣、喜歡的書、喜歡的新聞平台,幫用戶配對。但配了幾次,我們覺得不是很有效,覺得大家互動不夠強烈。於是我們辦了一個派對,這次我們找了三十個女孩出席,先玩一個破冰活動,因為大家都是女生,所以很放得開。我們有玩 Speed friending ,像 Speed dating,我們玩這個的目的是讓大家嘗試成為對方的朋友。大家坐在桌子兩邊、面對面,我們替大家準備一些問題,讓大家可以開始聊天,譬如:「講講妳最丟臉的一件事」。

女孩子一定馬上就會變好朋友,把自己的秘密都告訴別人。

沒錯,所以每一輪十分鐘,其實我們一開始也擔心會不會像工作面談一樣時間到就換位子很尷尬,所以有點擔心會不會像 結果完全不會,我們玩了五輪,每一輪結束都要趕緊催大家換位置。

其實我很好奇,簡薇在美國待了十年,在台灣女生這樣交友的 app 其實很少,在美國這樣的管道是非常豐富多元的嗎?

我覺得也不夠多,有逐漸開始看到幾個 app 出來,但這是我個人看法啦。

妳剛剛提到,對於重視職涯發展的女生,她可以先到比較大的公司磨練自己,到後來的創業,妳覺得 Tea with Bestie 在一個女孩的職涯裡,它有可能會扮演甚麼樣的角色呢?

我們有時會想要有目的的去認識人。但在 network 這件事情上,你要有一個想法,它是一個技術,你照著做就是對的,你 network 其實根本不知道妳的結果是甚麼。譬如說,我自己找到投銀的工作,是我以前交換學生的主任的表姐把我的履歷傳到另外一個公司,所以我得到了 UBS (瑞銀集團)的工作機會。我以前的學長我曾經跟他提了好幾次找工作的機會,但他都不太理睬我,可是我拿到了 UBS 的工作後,他就幫我介紹了 Lehman Brothers (雷曼兄弟空股公司)的工作。人生很難說。所以妳有時會做一些表面上沒有立即成果的事情。

可是這個成果,可能是要到好幾年,妳的人生階段都變化了,這個東西才會出來的。

沒錯。

台灣對 net-working 的想法還是比較不熟悉。

大家很習慣在這件事情上一定要交換名片。但是我覺得換名片就會讓人開始拘謹了起來,甚至進入業務開發的模式。

會有既定的儀式和程序。你覺得以交朋友的心態,不要預想我跟這個人認識會不會發展甚麼樣的關係。

對,我自己會去想這個人「他強不強」,如果我覺得他是一個很強、很有潛力的人,我就會想去認識這個人。也許我不知道會從你身上得到甚麼,但是我如果持續做這件事,然後我認識了五十個我覺得是很厲害的人,我的人生一定會朝很厲害的方向發展。

所以對於重視職涯規劃的人來說,交朋友是滿不一樣的事。它不僅是給你情緒的支持、生活的幫助。有時在職涯上的幫助,雖然不是立即,但有可能在很後面的時候,它效果會出來。

我覺得不只是在很後面的時候,會在你完全沒有預期到的時候出現。

我相信現在一定非常多讀者很想交朋友,都很想知道「 Tea with Bestie 有沒有甚麼樣的活動,跟我們說一下?

我們七月時辦了一個烘培課,宗旨是希望透過活動,協助女生在職場、生活,還有自我成長上的提升。可以上我們的網站

我們下個活動會在秋天,還沒有完全確定,也許是辦一個迪士尼公主交友派對,或是找一群女生來分享職涯發展,就是食物、酒、和甜點,然後激盪如何拚事業。

對於自己職涯規劃,未來想要認識更多有力人士的讀者,大家可以上「 Tea with Bestie 先看看。不要欲設立場、不要覺得我現在一定要認識甚麼樣的人,只要是有潛力的人,都是你 net-working 的開始。

就只要站對邊就 ok,然後我們是對的這邊。

所以大家可以上 Tea with Bestie 看看,對的那邊,長得是甚麼樣子
今天非常謝謝簡薇!

謝謝!

 

2015 / 8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