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未來產業挑戰的另一條路:創意思考

面對未來產業挑戰的另一條路:創意思考

2015 / 9 / 8

當考慮企業的競爭力時,是否具備足夠的「創新能力」可以說是決定關鍵,因為只有做出別家做不到、做不出的產品或者服務時,才能一舉突破,成為該領域的霸主。這也難怪當 IBM 訪問全球共 1,500 位執行長,橫跨 33 個領域及 60 個國家,他們認為面對快速又複雜的產業變化,「創意」(creativity) 才是未來成功的關鍵因素。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組織正在思考如何將創意思考 (creative thinking) 帶進組織文化中。而擁有創意思考的人才,勢必也會是未來企業競相爭取的人才。

而如果把創意思考形容為一種能力,第一個印入腦中的大概就是擁有能夠「無中生有」的能力吧!畫面就是坐在辦公隔間的你,看著桌面上懸而未決的方案,正在苦惱的同時,某個瞬間突然一個「石破天驚」的想法擊中你,接著解決方案就此產生,一切迎刃而解。

只是‧‧‧實際一點來看,這種靈光乍現的時刻幾乎可遇不可求,而且這種「天賦」可能只有 Iphone 的發明人賈伯斯或是想出相對論的愛因斯坦那樣天才才會擁有,一般人是不太可能出現這種時刻的。所以除非你是在廣告業、文創業等需要高度創意的產業,或者本身是個要改變世界的創業家,創意思考才是個必要的能力。

創意是一種技能,不是天賦

如果你也抱著上述一樣的想法,那你就失去在全世界舞台競爭的機會了。因為其他人可能不是這麼想。

根據研究,所謂有創意的人其實是能夠擺脫日常的限制,用一個全新的角度檢視問題,將兩個看似毫不相關的事情產生關聯。所以你並不是「無中生有」的發明,而是來自你對事物的理解後,不斷審視思考得到的結果。這就像講到創意思考就會想到跳脫框架思考 ,如果對框架裡的東西不夠瞭解,那又怎麼知道什麼是框架外的東西呢?

此外,創意思考並不是某些人才能擁有的天賦,你其實也具備這個技能。美國達特茅斯大學研究便定位出大腦中的工作區塊 (mental workspace) ,在這個區塊中你會自動匯集不同影像、符號和概念,並且在此發展出複雜問題的解決方案或是嶄新的想法。所以如果把創意當成是一種天份,其實你反而限制了自己發展的可能,如果把它當成是一種技能,是一種可以透過後天訓練的技巧,你就有機會發展出創意思考的能力。

換句話說,創意思考不是某些人才會擁有的奢侈,而是面對未來快速變遷產業的生存法則

世界第一個以創意為系所主題的紐約水牛城大學,其創意力學習中心的系主任 Gerard Puccio 也認為創意是可以透過學習的。他們將創意思考分成四個階段:說明 (clarifying)、形成 (ideating)、發展 (developing) 以及實行 (implementing)。說明其實就是確保你問了正確的問題,形成則是探索各種可能的解決方案,發展和實行則是為了確保概念實際而且能夠說服其他人。四個當中,第二階段「形成」大概與開創性思考有最直接的關連,而常常聽到的「腦力激盪」法正是要促成這個時候讓想法成型的方法。Puccio 說在這個階段,你需要強迫大腦抽離只專注在一個解決方法而忽略了其他選項的邏輯分析階段,而是更宏觀地看是否有什麼不常見的想法可以其實也可作為選項之一。

讓你的心情準備好開始創意

當你相信創意是可以培養的技能後,下一階段就是看看有哪些方法可以不斷刺激創意思考。只要在 Google 打上創造力或者創意,就會看到許多文章或是書籍告訴我們,透過哪些方法可以刺激你的創意思考。例如:改造辦公室環境,透過衝突不對稱的環境讓團隊勇於突破;或者是開會前讓他們讀電話簿 15 分鐘,因為一個人在感到無聊後會更容易提出奇怪的解決方式;而旅行中各種不同的所見所聞,也被視作是提高創意的關鍵活動

但是在這些外在的步驟之外,你的內在心情,其實跟你的創意也有很大的關係。哈佛商業評論就討論到哪些情緒能夠引發你的創意思維。一般的認知是「正面」的情緒讓人比較能夠引導創造力,因為能夠開闊心境,對各種可能都抱持著開放的心態;而負面情緒則對創造力有害,因為會降低包容性。但是,這種一分為二的分類其實很難將人類思維模式一以概之。

而人的專注力則是跟創意思考有著明顯的關聯。大致的情況是,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大到比較開闊的層面,此時你是讓各類的想法在心中碰撞出花火;而集中注意力在某個狹窄的層面,則有助於較線性、步驟性的目標達成。

心理學者 Eddie Harmon-Jones 和同事的研究,便找出能夠真正影響注意力的情緒分類並非從正面或負面看待,而可以用動機強度 (motivational intensity) 來解釋。動機強度是指你對於某個事件產生的親近或反抗度的高低程度,能夠促使你產生反應。舉例來說,「開心」是一種正面的情緒,但它的動機強度非常低,而「渴望」則是正面情緒中有較高動機強度的。

再舉個例子,Harmon-Jones 的研究團隊讓受試者看貓咪玩樂的影片,此時受試者感覺到開心跟放鬆,而動機強度低;當他們看到美味點心的影片時,此時他們想吃點心的渴望就具備了高動機強度。

也因此,在思考如何轉換心情引發動機時,看看你是在四個階段中的哪個層次。如果是在辨識跟形成階段,那麼低動機強度情緒,將有助於你搜尋新的目標;如果是在後面的發展和實行階段,你就需要高的動機強度情緒幫助你保持專注。

從創意到創新

當我們提到創意時,多半會把焦點放在想出「石破天驚」的絕妙方法時刻。在科學研究領域裡,則稱之為 Eureka 時刻。 Eureka 是希臘文中「我找到了!」。這幾乎是所有創意的開端,愛因斯坦甚至說,當他想通相對論時,那是他一生最快樂的時刻。也因此大部分的刺激創意的方法都是以誘發 Eureka 為主。

但是發現、想到某個點子並不能說你是個有創意的人,頂多可以說你是個「很有想像力」的人。當你形成一個概念後,接著是發展成能夠執行的實際提案,也就是提出創新作法。畢竟職場上的創意思考是要來解決問題,而不是一整天漫無邊際的想,最後陷入只能說卻做不到的困境。

紐約時報便引述多倫多大學教授 Ajay Agrawal 和同事的研究,希望找出自由時間跟創新之間的關聯。他們的方法是研究募資平台 Kickstarter 上面的募資計畫發表時間。他們發現計畫發表時間會在學校假期開頭幾天衝上高峰,而他們認為,這是因為學生(或老師)需要時間完成募資計畫的行政層面,例如寫出執行計畫或是贊助商品設計。這表示人們不但需要自由時間找到 Eureka 時刻,也需要時間執行那些看起來不那麼有趣新穎,但是對於將概念轉化成成品一樣也很重要的執行細節。也因此, Agrawal 強調

「創新不只是發明,這當中還包括那些會把手弄髒的瑣碎事情。」

下一次,當你遇到問題時,不妨轉換一下心情試著納入創意思考的思維。從第一階段問對問題開始,找出實際要解決的困難,所有可能的、不可能的解決方案,然後慢慢具體化。以創新聞名的美國設計顧問公司 IDEO 執行長 Tim Brown 也在哈佛商業週刊評論上說:「每當我遇到商業上的挑戰時,我會試著不要用一般執行長解決的邏輯,而改採設計思考的創意方式去面對每一個問題,這並非與生俱來的能力,它是個技能,透過多年學習精進而得到的技能。」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