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喜歡職場的那個妳嗎?試著讓真實的自己發揮,帶領團隊

妳喜歡職場的那個妳嗎?試著讓真實的自己發揮,帶領團隊

2016 / 3 / 24

每天我們被許多事情推著向前,上一次停下來,審視工作時自己的狀態,是什麼時候?妳喜歡妳看到的自己嗎?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為了達到目標,在經過「歷練」後,職場容易讓人學會武裝,不輕易展現自己的真實反應,更別說各種可能被視為弱點的情緒或短處。不過,過度隱藏自己,反而會漸漸讓我們遺失初衷,並讓其他人無法和妳建立真誠的交流。

讓我認真檢視這件事的契機,是 2015 年初從日本調回新加坡,剛接下大中華區業務團隊管理職的時候。我首先需要做到的,就從重新瞭解每個人負責的內容和工作方式開始。幾次例子後發現,我太擔心給建議會被當成是批評,因此綁手綁腳,反而無法發揮我原本擅長的、有效率的分派和完成工作。

我和當時的主管(也是帶領我走過職場最青澀幾年、影響我最深的夥伴)說了這件事。他給我的建議是:做妳自己就好。妳要先打開那層自我保護走出去,然後相信對方能感受到妳的善意。

「關掉保護機制。做我自己。」

我想了幾天,把這個想法和我的團隊分享。我就是我,大家都是一直在同部門工作的同事,彼此認識也多少熟悉每個人的風格,我既不會因為回來變成主管而突然變得英明神武、也不會突然傻了什麼事都不會做,what you see is what you get,但我保證我會一直分享我真實的想法,並和大家共同完成各種挑戰。

在職場中,我們都會遇見很多新的、不熟悉的情況,不管是跟新的團隊共事、爭取資源、或是跨部門間的合作。每個團隊的目標不同,因而時時啟動「自我保護機制」,或者有些人的盔甲就從沒卸下過,但是這樣多累?

選擇面對和展現真實的自己

我對自我的期許是,即使在最掙扎的時刻,也要強迫自己迎面去感受工作帶來的成就感、沮喪、自我懷疑、甚至是一直如影隨形的不安。當能夠真實地面對並和種種的情緒和平共處,我才能迎頭而上。即使成功或者失敗,至少做到無愧於心。這是一個需要不斷選擇的決定:我必須堅持面對自己,不逃避自己實實在在會有的負面想法(或情緒),然後坦然地接受。和大家分享對我而言,三個需要展現真實自己的地方:

實力不是用裝的,是從真實的自我面對才能開始進步

因為我認真審視了過去的經驗和能力,才幫助我更客觀計劃有哪些必須馬上補足,哪些可以慢慢的按步就班。承認自己不夠會或者不夠懂,很像是承認,「嘿,我並沒那麼強大」,而這在工作場合裡跟自我保護機制是完全抵觸的。我也害怕別人「發現」自己沒那麼好(事實上我總是在不安中渡過),但即使如此,我仍然相信,從真實的審視自己、付出所需的努力然後得到的自信,是更負責的作法,也會比總是暗自擔心什麼時候被戳破而來得輕鬆。我只是選擇了一條更舒服的路。

表面和平不一定就能讓合作愉快,真實面對反而能讓雙方開始互相理解

我們都不喜歡被人攻擊,但或許事情不是永遠得爭個你死我活。會發現這個是有次和同事,在經過多次協商但始終在爭論同一個點後,我還真的就用有點疲憊又帶點破罐子破摔的情緒,跟對方說,「你要求的是我做不到的,今天如果你是我,你也不會做的,那我們總是這樣討論也很沒意思。」

結果出乎意料的是,當我表現出真實態度時,對方反而理解了,往後的溝通變得異常順暢。偶爾想起,我還覺得有些莫名奇妙— 呃,我好好講的時候你不聽,等到我真的脫掉那層客套甚至帶出點情緒時,反而溝通到了點。但待我再細想,我卻覺得,或許就是因為我不再試圖從莫名的制高點出發想說服對方,反而讓彼此理解到我們共同的立場吧。

真實面對,包括真誠地和身邊最緊密的工作夥伴相處

我們每天花好多時間在工作,和同事相處大概比和家人的時間還多。也因此,所有人看到的妳永遠比妳自己看到的更清楚。你是不是言行不一?是不是會在背地裡打擊別人?是不是真心的為彼此著想?當妳認為有更完善的作法、或者是對方做了讓妳感覺不舒服的事時,妳能不能率先信任並假設大家都是善意的,並提出妳的看法,讓對方有機會說明和改進?

因為加入得早,我有機會協助建立一個直到現在,我都很享受一起工作的團隊。不可否認,這樣的環境的確帶點先天的優勢,但真實面對,是個需要持續兌現的承諾:能有緣份從世界各個角落來到新加坡,就好好的一起歡笑、一起流汗、一起劈荊斬棘,不枉我們對彼此的信任和真心以對; 而哪天時間到了,相互祝福互道珍重,再各自飽滿地啟程到下個階段。

從相信善意開始,讓真實面對發揮它最大的效用

後來熟悉之後,團隊成員有次跟我說,剛開始我回到新加坡時他還真有些怕和我相處,因為我給人在工作上的印象一直是認真並要求嚴格、溝通上好像還有些強勢。之後慢慢發現,哎呀妳還真的是這樣,但這樣的妳反而容易相處,因為妳很真實,並值得整個團隊信賴。

聽他說完後我很高興,因為這代表著即使這些年來,我在不同階段間轉換和成長,也沒有變成自己不喜歡的樣子。

妳呢?妳喜歡現在的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