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音專訪新聞】要好奇、要執著,記者是一種生活方式- 新浪新聞駐華府負責人家婕


喜歡我們的語音專訪嗎?會員可以前往資料庫 (點此),聆聽更多過往語音和會員專屬逐字稿。

各位讀者大家好,又到了我們每週三的語音專訪時間。每次我們都會邀請在各領域表現非常優異的女性,來跟我們聊聊她的工作和經歷。 今天我們邀請到很多讀者非常有興趣的媒體產業。來跟我們聊天的是新浪網在華盛頓(DC)辦公室的主任-家婕。先由我來跟大家介紹,家婕之前是台大社會系,畢業後到北京的財經雜誌實習,就一路在媒體產業待下來。她也擔任過特派記者、主播,現在在 DC 是報導財經跟科技新聞為主。她訪問過的名人包括蜜雪兒‧歐巴馬(Michelle Obama)、馬雲等等,還有很多名人,大家如有興趣可以到她的頁面參考。這次她其實是為了台灣大選報導回來,已經忙了兩個禮拜,先請家婕跟大家打個招呼。

妳很早就對記者這產業有興趣,可不可以跟我們說說是什麼啟發了妳呢?

記者很重要的一個特質就是對事情的好奇心,還有表達跟敘事的能力。我從小在一個老師的家庭長大,可能耳濡目染之下,我對於表達還有面對群眾不是很陌生。記得我媽媽說過,我還小的時候,她常常給我一個錄音機就可以安撫我,我就會對著錄音機一直講話,還有我們家一直都是新聞台的忠實觀眾。後來發現從小累積很多事情,一直支持我在這條路上,我覺得這就是我的興趣。

妳大學念的是社會系,到媒體產業後,在社會系的經歷有幫助嗎?還是很多事情是工作後才開始學習的?

我一直覺得人生每個階段的學習都是累積的。其實我一開始是念台大會計系,到大三才轉系。轉系的理由,一個是我發現會計師這條路,不會是我未來的職業選項;另一個是我發現社會學對我有很強大的吸引力。我後來發現其實社會學對一個記者,甚至是一個公民來說,都是很好的能力。

當時有個影響我很深的教授說,在社會學裡要培養的三個能力,第一個就是集體的視野。妳在看事情時,不是只單一地看一個角度,可以用不同角度去看。再來,集體的視野可以感受到各種不平等的原因,就是進一步去分析原因在哪。第三點就是,因為了解這些不平等,就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批判、想辦法解決。我覺得這三個能力是在社會學培養,對於記者或是現代公民來說,都是一個很重要的能力。也是我當記者時,幫助我看事情、看問題的方法。

進入媒體產業後,有重新再學習其他的部份嗎?

我一開始就進去財經媒體,到這時遇上了會計跟商業相關的內容時,他們說:「家婕,這不就是妳學的嗎?妳來負責一下。」

在媒體產業很有趣的一件事就是,它是一個一邊工作一邊學習的事。因為新聞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東西,每一個新的東西來就是重新學。所以它就是一個做中學的職業,因此會很好玩。

CAREhER 讀者一直很有勇氣踏出舒適圈,到國外工作。其實到國外工作是件蠻辛苦的事情。

妳在 DC 待了快三年,當初為什麼決定到 DC ,是什麼樣的機緣讓妳開始這份工作?

我在媒體這條路上蠻幸運的,一直遇到很多人的幫助。一開始在大學時就開始實習, 2009 年的時候,我是在北京財經雜誌。它是北京一個很指標性的自由派財經雜誌,創辦人是胡舒立,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媒體人。當時我看到了很多新聞界的前輩,他們在一個受言論自由壓抑的環境下,追求新聞的熱情,我非常的感動也很喜歡,就一直留下來。回到台灣,就做了特派台灣的記者,直到 2012 年美國大選時,美國需要人,剛好就有機會過去。一方面也是因為舒立說,這對記者來說是個很好的培養,在台灣看到的格局太小。所以我就很開心過去了。在紐約待了半年之後,DC 剛好也有記者的缺,我就調過去,就從那時一直待到現在。

所以是等待機會,遇到還不錯的可能,就直接去試了對不對?

對,也沒有想太多,當機會來了,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就去了

我們其實訪問過很多女姓,後來一直想追究妳們成功的機緣,每一個都回答:「不要想太多。」或許直接去嘗試,可能就是一個不同的開始。其實我跟家婕是臉書朋友,今天第一次見面。大家都可以上臉書找家婕的頁面,會發現到很多不同的資訊。而且妳是一個非常會善用社群媒體表達個人看法與觀察的記者。

新聞業是怎麼看待社群媒體的管道,妳覺得它是助力,還是會把讀者的注意力吸收掉呢?

我覺得這是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我自己看這 10 年間,從臉書 2004 年起來,然後 Twitter 2006 年起來,然後 Instagram 2010 年才起來。這幾年間,社群網站已經改變整個新媒體,還有閱讀大眾吸收資訊的習慣。身為媒體人,其實我們也要跟著環境演變。妳要怎麼善用這些社群網站和這些消息來源,是個很重要的事情。我剛看到一個數字,現在美國使用臉書的成人大約有七成,這群人當中,有近五成都是在上面得到新聞。其實社群網站已經變成美國大部分民眾的新聞來源,尤其是在新世代特別明顯。所以我覺得這是台灣可以去觀察的趨勢,以後該怎麼用社群網站跟新媒體、傳統媒體做結合。

我以為 Twitter 比較盛行,所以臉書還是蠻流行的?

Twitter 跟臉書的新聞取向不太一樣。Twitter 比較是突發性的新聞,比如說美國哪裡有暴動時,在 Twitter 就會有第一手消息。但是如果是轉發、分享,在臉書上會更明顯。

臉書其實還有另外一個特性是,更凸顯社群的概念。它是封閉的,只有妳的朋友群。除非妳有特別關注一些公眾帳號,才會看到大量資訊,但是通常是經由妳身邊朋友篩選過的訊息傳給妳。Twitter 比較面向大眾,妳只要放上去,所有人都看的到,這是兩個比較不一樣的地方。

在這個資訊淹沒的狀態下,身為記者,一定比我們狀況加強 10 倍、100 倍。家婕在吸收資訊時,妳都怎麼去篩選呢?或有什麼樣的機制?

我這幾年比較多時間在美國。所以一早起來會聽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會有每天的新聞總結(summary),這幫助我在 10 分鐘或 5 分鐘內,快速地知道當天會發生的大事。還有很多傳統權威性媒體,現在也做一些 app 幫妳濃縮當日的新聞。比如說英國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有出一個 The Economist Espresso,每天會有 5 則到 10 則新聞精華,這是我每天得到訊息的第一個方式。我知道今天會發生什麼事情之後,我對哪些事情想深入了解,我會去點其他的媒體來看。在篩選媒體時,當然會挑選比較權威性的媒體,例如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郵等等。第三個還是社交媒體,看身邊的人在關心什麼。還有我在大陸媒體,我也要知道大陸讀者最近關心的是什麼,我就會看微信、微博上討論的話題。

跟我們一般人吸收資訊不太一樣,我們是很被動地上臉書看今天有什麼資訊,妳反而是比較主動、有層次地去看今天該關注哪些事情。

不一定只有記者,當妳在接收訊息時,每個人都要有判斷訊息真假和篩選訊息的能力,這些能力其實都可以在生活中培養。

新聞媒體人的專業,在現代很容易受到挑戰。第一種質疑就是覺得記者寫得都是假報導,第二種是,以財經來說,讀者會覺得為什麼不直接看分析師寫的東西、直接看財經類專家講的東西就好,還要看記者報導的東西嗎?記者寫得有比較專業嗎?類似的質疑聲浪出來。就專業新聞人來說,妳自己怎麼看待這些事情?

其實我一直不敢覺得自己是專業的新聞人。在這個時代,記者本身是個公民的能力。對於讀者,我覺得在接收訊息時,最重要的是培養判斷、查證的能力。之前有篇文章標題,是臉書創辦人說:我為什麼娶醜妻。後來發現這篇文章是假的。

這其實告訴我們,當妳在看訊息時,第一個要想的是這東西從哪來?作者是誰?他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事情?他想要告訴我什麼?這是一個基本的能力,要能夠判斷訊息。再來是查證的能力,這是第二步,就是在有這些疑問後,妳看這些訊息會有些想法。第三點就是,判斷我要不要相信這個訊息?這是從哪裡來的?我覺得在這個時代,大家都可以當記者,大家都可以是新聞的提供人時,反而要培養這三樣能力。基本上,大家都可以當媒體人,記者其實不能說是個專業,但它是妳可以帶得走的能力。不管妳在各行各業,妳會查證、妳會說故事、妳會把事情看得透徹,這就是公民能力。

透過好的專業的記者,他查證的資料和判斷能力夠好時,我們就不用花這麼多時間,透過他的眼睛就可以看到很多值得需要吸收的資訊。所以其實看作者很重要?

我覺得蠻重要,像是看作者、看消息來源、看媒體是誰。別人丟給我訊息時,我都會先看出處是哪裡?尤其現在網路不斷轉發文章很流行時,一定要知道東西從哪來,第一手的訊息非常重要。

查證功力要很強。

對,大家都要是鄉民。

最後想請家婕跟大家分享一下,對於有興趣進入媒體產業的讀者,妳有沒有什麼建議或提醒呢?(會員獨享)

我覺得媒體是個對新鮮人來說,充滿刺激的行業,也是個讓妳一次看到社會很多面向的行業。我覺得做媒體人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好奇心跟熱情,妳要一直對這件事情有很大的執著。我一直相信選擇記者這個行業,不只是選擇一個職業,是選擇一個生活方式。基本上,妳 24 小時都暴露在新聞當中,就算休假時有新聞也會進入備戰狀態。不管是什麼職業,我記得有句話說,如果這職業是個讓妳早上會很開心醒來的職業,那就是值得妳一直做下去的事情。

家婕V3

家婕v1

 

2016 / 2 /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