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心?我也想睡個好覺

收心?我也想睡個好覺

2013 / 2 / 19

大腦總是太多煩惱

人的大腦有一種愛煩惱、想太多的傾向,這樣的傾向讓我們在忙碌生活的縫隙中,仍然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待完成的目標、心裡掛念的人事物,多少還會有些遠慮近憂。如此愛煩惱的設定自然有其道理:當我們從事當下的活動時,還能為未來作些打算與心理準備,免得事到臨頭措手不及。

photo credit: amirjina

photo credit: amirjina

不過凡事過猶不及,對於身兼多職的職業婦女來說,常見的困擾之一就在於該睡覺的時候到了,卻無法順利地將腦袋「關機」然後安穩地睡去。即將來到的deadline、第二天的大老闆也會出席的工作會議、小孩咳嗽總好不了、家中長輩的生日聚餐這次要辦在哪、待繳的房貸保險學費......這些大小煩心事在白天時就在我們的腦中蟄伏著,只不過我們忙著處理公事、和老闆客戶周旋、接響個不停的電話、回覆收不完的 email、照料家人日常所需,因而未曾留心。

一個人失眠、全世界失眠

photo credit: owlpacino

photo credit: owlpacino

到了安靜的夜裡,全世界只有自己還未睡去時,這些煩惱卻不請自來地佔據了我們思緒。就像是電影「凱特的慾望日記」(I Don't Know How She Dose It)的女主角一樣,當枕邊人早已呼呼大睡時,女主角仍因大大小小的待辨事項在腦海盤旋不去,只能瞪大眼睛看著天花板,遲遲無法入睡。若長期需要躺床超過三十分鐘,甚至一小時以上才睡得著,這樣的情形便符合「入睡困難」的失眠類型

在自由自在的學生時代,無法入睡的問題似乎不那麼令人困擾,大不了可以蹺掉第二天早上的課、睡到中午再起床又是一尾活龍。但對於脫離學生生活的人來說就不同了。小孩的早自習時間不會因為妳凌晨四點才入睡而自動延後,老闆心地再仁慈也不可能讓妳睡飽飽再來上班。帶著睡不飽的身體和腦袋工作,後果可想而知:身體疲倦不適、注意力無法集中、嗜睡......

安穩入睡好方法

為了解決腦袋無法關機的問題,我們不妨在睡前特別安排一段專門用來煩惱的時間來安撫愛操心的大腦。

photo credit: owlpacino

photo credit: owlpacino

依睡眠專家 Glovinsky 與 Spielman 在《不再失眠》一書(註)中的建議,在預計上床睡覺前,我們可以花個二十分鐘,一邊舒服地坐著,一邊在「煩惱專用」筆記本上的左半頁,一一寫下浮現在心中的煩惱與憂慮,然後接著在右半頁寫下暫時的解決方案。

例如,在「決定媽媽慶生餐廳」旁寫下「明天去問 Amy 姐有什麼建議」。這樣的活動可以讓大腦知道這些煩心事已經有了初步的解決方法,因此在睡前不需要不停地提醒我們這些事還沒處理,剩下的就等明天睡醒後再說囉!

CAREhER 祝妳今夜好眠。

註:Glovinsky、Spielman(2010)。「不再失眠」(周舒翎、楊建銘譯)。台北:書泉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