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累了嗎?重返校園充電所需要調整的心態

工作累了嗎?重返校園充電所需要調整的心態

2015 / 11 / 26

從忙碌緊湊的工作生活轉換到美國當學生的日子也一陣子了。對很多人來說,會覺得工作一陣子後回去當學生是喘口氣、讓生活步調緩下來的一個好方法。我大學剛畢業時也曾經這樣天真地以為。所以當身邊大部分的人都接著念研究所時,選擇先去工作,想說等未來工作累了再看看要不要繼續念書。想不到,自己反而非常享受工作中緊湊的步調,也在工作上學到很多,對於轉換回學生生活喘口氣的想法反而不再強烈。

然而,後來因為職涯規劃的關係,從學生的身份開啟美國職涯是我最有機會的職涯規劃,不得已還是回去當了學生。工作後重返學生生活,因為有明確的目標,因此最大的不適應性,反而是感覺學生在心理與生理上都比工作累更多。也就是說,比起上班而言,唸書反而是份苦差事。

當學生需要的「心理準備」

除了上課時間可能比上班還早且不彈性、課堂中需要密切集中精神的時間比工作還長等身體上的勞累外。我覺得更重要的是,上班時你所習慣的一切,在學校時反而派不上用場。因此,即使我們過去都當過學生,這次的轉換卻跟過去不同,而我的體認是反而更需要考量潛在的心理勞累。

不能再用工時衡量付出

首先,學生的課業與私人時間界線較為模糊。大部分的辦公室工作有明確的上下班與週末劃分,且有表定的工時,即便超時工作,也會知道這是超出理當工作的時數之外,可以衡量自己是否花太多時間在工作上。如果要安排休閒行程,基本上不用思考,一定是排在週末。

但學校生活,極有可能某些平日下午完全沒事做,週末卻得全部拿來趕報告。時間安排也得配合課堂小組其他組員的行程。可安排休閒活動的時間看起來多了許多選擇,但過多選擇也意味著需要花更多心思。忙碌與休閒時間不固定,且劃分模糊的學生生活,可能會讓習慣了每週生活穩定的上班族ㄧ時難以適應。

課外吸收反而降低自主性

以前在工作時我讀非常多與工作相關的東西。從書、雜誌、線上課程到學術報告等,每天都花幾個小時在看。然而我發現課堂上的閱讀我完全提不起勁看,即便那跟我平常自己在看的其實是很類似的內容,甚至有些還是一樣的資訊來源。主要原因是上班時的額外學習完全是自主性的行為,我可以找自己感興趣的內容來看,沒有一定要看完的時間,也不用向任何人交代。

然而在學校,除了每堂課每周有固定的閱讀內容外,通常還需要寫心得報告,容易讓人覺得自己得完全照著規定走,不如在工作時來的自由。同時,很多時候工作上的專案比較有彈性,可以自己思考並決定要用甚麼方式來處理一個問題,而學校的作業通常為了達到教學目的,有比較嚴謹的規範,這也是讓我感到自主性變低的原因。

成就感來源更加抽象

先前在顧問業時,我最大的動力莫過於來自客戶的讚賞與感謝,並實際看到給岀的解決方案對客戶帶來正面的影響與收益。但是這種成就感在學校不太有機會感受到。

即便努力交出的作業得到高分,也很難感受到自己對真實世界產生了影響。除了抽像的成就感之外,也少了具體的成就-金錢回饋。很實際地,工作時每個月的薪水入帳,都是辛苦一段時間後獲得的最直接的反饋。而學生通常沒有這樣子的機會,在短時間內感受到花掉的時間有了回報。更糟的情況是,如果選擇去美國念書,學費通常非常昂貴,在沒有賺錢的情況下還要花掉大筆銀兩,容易讓人無法像在上班時可以用消費犒賞自己,間接影響到成就感。

降低轉換時的落差

以上這些差距都有可能對工作一陣子後回去念書的人造成精神上的疲勞。當然,念書的目的跟工作不同,不能奢望當學生還能享有當上班族的自在。但我相信提前思考自己是否能接受這些生活型態上可能發生的轉變,對思考究竟是否該回學校進修是有幫助的。

以我為例,我知道回去學校對我來說只是為了達到目的的過程,不會是件太開心的事。但我還是高估了自己的耐心,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接受這個過程。然而目前也只能找尋各種方法讓自己慢慢適應。以下是一些我覺得還不錯的方式,可以降低從上班族回到學生生活的落差。

1. 自己制訂上下班與周末時間

排出時間表,決定哪些時段與日子是分給學校相關的事,哪些是留作自己的事、哪些是休息,並在可能的範圍內盡量遵守。以我為例,除了課業以外,我還有持續在找工作與接外包案、寫文章,並學習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也就是跟學校閱讀內容差不多,但沒人規定我讀的東西)。我規定自己周一到周五的六點以前(一般的下班時間),只要有空閒就拿來做學校功課,做完的話就提前做下一周的,而不是拿來休息。六點以後則是作自己的事,包含找工作、寫部落格等。目標是在周末前可以把所有事情都作完,把周末拿來休息、見朋友等。

當然總是有突發事件或需要彈性調整的時後,不可能完全照著這個時間表走。但我發現一但心裡有了這個安排,會覺得比較能夠掌控時間分配。不會把生活、工作、學業、休閒混在一起,且每天比重都不一樣。

2. 偶爾讓自己回到工作生活的場景

前面提到海外學生的生活可能比較刻苦,不像工作時偶爾還能吃些好的、搭計程車逛街看電影。我的解決方案是找住在市區且在工作的當地朋友,偶爾約在他們家喝酒吃飯聊天,藉此脫離學校氣氛(學校通常離市區有段距離),回味一下上班族的生活(而且也比去餐廳負擔小)。

除此之外,持續參加在工作時會參加的活動也是一種方式。我在新加坡時每周至少會去一兩個與工作相關的 meet up,回到學生生活後參加的頻率只有增加沒有減少。一方面持續與現實世界接軌,避免困在學界的象牙塔,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找工作而拓展人脈。

調整心態是減少轉換期困難的最好方法

因為做這些事情,讓我在本來就很緊湊的課業上又更加忙碌,常常一下課就得馬上離開,完全沒時間也沒心思跟同學閒聊。對我來說學生身分僅是為了留在當地找工作的手段,任何跟學校有關,需要花時間的東西,包含上課、作業、小組討論等,都讓我覺得不耐,也不想花太多力氣。

但事實上我覺得這樣的心態是不健康的,畢竟任何經驗都有它的價值與值得學習之處。例如我常被提醒老師與同學可能也有不少資源與人脈可以運用,許多工作相關的協會與組織也都有學生價可以趁此時加入等,這些都是學生才能享有的福利。因此我得時時提醒自己記得拋開成見、保持更開放的心胸。讓自己不要被學生的生活型態淹沒之餘,也不要本末倒置,犧牲了做為學生可能有的機會。

這也是我想提醒想要利用學生身份轉換職涯的讀者,需要特別思考的部分,你會怎麼設定這段人生經驗,才不會既失落又沒有收穫。

 

延伸閱讀:給 MBA 的青春和金錢能不能十倍奉還?